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四十九章 夜来沈醉卸妆迟(1)

第四十九章 夜来沈醉卸妆迟(1)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感谢“开始勒”大佬又打赏了五万起点币,感谢“eeeyg”、“疯狂老烟枪”、“夜_采花”和“渡渡渡江”的万赏今天只有一更,明天补更)

    感觉到成默的异样沈道一停下了写字,此时也恰好将字写到了末尾:“五十,天衍四十九,其一遁去的道一。”她转着脸与成默在黑板前面四目相对,粲然笑道:“我们再写一首李商隐的《无题》。”

    “昨夜星辰昨夜风,画楼西畔桂堂东。”

    写完第一句,沈道一的另一只手便从他T恤衫的下摆伸进了T恤里面,沈道一纤细的手指轻轻的抚在了他的心脏上方,在成默的耳边吐气如兰的轻声说道:“老师跟你解读下这句,今天夜里的星光灿烂,夜半的凉风从窗外习习的吹过,我们两个在教学楼的东侧相会,老师为你单独补习功课…..”

    沈道一的手指柔软灼热,浅吟低唱的声音悦耳动听,顿时一股热力通过神经直冲成默的大脑,他感到头皮发麻,战栗感瞬间袭遍全身。

    “身无彩凤双飞翼,心有灵犀一点通。”

    沈道一握着成默的手写完第二句,手渐渐向下,并在成默的耳边低喃道:“老师来为你解释第二句……虽然他们没有彩色的双翼,可是他们的内心却像灵犀一样,息息相通…..并且还要更加深入,更加深入的了解…..”

    成默感觉整个身子都酥了,大脑里一片空白,喉咙干涩的连声音都发不出来,过了片刻,成默才从欲望的深渊里挣扎出来,喉头滚动了一下,勉强出声说道:“南姐….”

    沈道一用含混的声音打断成默:“我知道我在做什么,小默默,你放心吧,我保证今天西姐就会出来。”

    听到沈老师这样说,成默最后的一点清明都消失了,他感觉自己的意识开始模糊了,只觉得浑身上下充盈着一股汹涌的力量想要找到一个出口,他的手战抖的愈发厉害,几乎快要握不住手中的那根粉笔。

    “隔座送钩春酒暖,分曹射覆蜡灯红。”

    一边写第三句的时候,因为两个人都无暇看黑板,那白色的字写的歪歪扭扭,不堪入目。

    成默早就不知道在写些什么了,沈道一在成默耳边呢喃道:“第三句的意思是:他们两个玩着爱情的游戏,一人一边需要决一胜负,看今夜是你先射…….还是我先红…….”

    “嗟余听鼓应官去,走马兰台.....”第四句越写越斜,最后几个字未曾写完成默手中的粉笔就已经跌落,然后就再也没有能够写完。

    ————————————————————————

    两人的爱情游戏结束之后,沈道一坐在课桌上给成默举着手机电筒,成默站在一旁,拿着针线小心翼翼的帮沈道一将衬衫给缝上,不让衬衫轻易就被那一对硕大的小白兔给绷开。

    刚才激情四射的时刻,成默没能忍住将沈道一的衬衣扣子给扯掉了,幸好沈道一包里有针线盒,才避免了等下出门成默没有衣服穿的尴尬,假设不能将衬衣缝上,那肯定只有把他的T恤给沈道一穿,而沈道一的衬衣,成默又穿不了,自然是他没得衣服穿。

    午夜十分校园里黑沉沉的,天边只有几颗隐约的星光,这让月亮显得有些孤单。

    沈道一见成默缝的认真,自己的身体还隐隐作痛,揉了揉成默乱蓬蓬的头发说道:“都怪你,平时看上去斯斯文文又冷静的一个人,动作还这么粗野.....”

    成默也不知道自己刚才为什么会这么不淡定,也许是因为沈老师太过诱人,也许是眼下的环境太过刺激,也许是因为这毕竟是十八岁少年的第一次.....

    总而言之,刚才的成默,表现的并不像平时那么淡定稳重。仔细想,这样的成默才是一个正常的十八岁男生,如果说说一个十八岁的少年在面对沈道一的诱惑还能保持超然的态度,那他真的就不是人,而是天降圣人了。

    成默也认为自己有些失控,满腔歉意的说道:“对不起,南姐。”

    听到成默说诚挚的“对不起”沈道一内心又觉得自己过份了,柔声说道:“其实也没事,要是在家随便你撕烂多少件都可以,在外面的话就不太方便啦!”

    成默点头,“好的,南姐。”

    见成默回答的似乎有些敷衍,沈道一将撑在课桌上手搁在了成默的肩膀上,低声问道:“怎么?不开心南姐这么说吗?南姐真没有怪你的意思,只是想你心疼南姐.....实际上能让小默默满足,南姐真的真的觉得很幸福。”

    成默停下手中的动作,抬起头来说:“南姐,我没有不开心,我和你一样觉得幸福,对于我来说,今天夜里发生的事情,也会永远的烙在我心底,南姐,我给不了你太多的承诺,但我不会让你吃任何苦,不管何时何地,只要你需要,我都会出现在你身边的。”

    听到成默头一次承诺,沈道一甜笑了起来,“谢谢啦,我的super man,可我更介意你刚才怎么对我爱理不理的?”

    成默摇头,“没有,我只是在思考一个问题,情欲这种事情和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我高一的时候也有尝试过打手X,当时觉得这种事情实在无聊透顶,因此尝试过一次之后再也没有试过,我也看过小黄书和小电影,也不觉得这种感官刺激有什么快乐的。但在刚才,老师所给予我的感觉把我对情欲的认知给推翻了。所以我想起尼采说过的话:对于自由的心灵而言,色欲乃是一种天真和自由,同时也是大地的花园之幸福,以及未来对现在的感激之情.....我曾经怀疑伟大又超然的尼采怎么会说出这样话,现在觉得.....”

    顿了一下成默轻声说道:“老师,你实在太美了,美的就如同自由一样。“

    沈道一深情款款的注释着成默,擦了下他脸颊流过的汗水,弯着嘴角浅笑道:“哲学家的嘴甜起来真是没有其他人什么事。”

    成默埋头继续穿针引线,最后将线在沈道一的领口处打了个牢固的结,然后附身用牙齿将线咬断,看了一眼沈道一牢牢封闭起来的领口说道:“好啦!南姐我们可以走了。”

    沈道一从桌子上下来,走了两步便感到小腹下面火辣辣的疼,忍不住扶着桌子稍稍吸了口气,成默马上就注意到了沈道一的状况,转身就将沈道一给横抱起来,向着教室门口走去。

    沈道一心里甜丝丝的,双手搂着成默的脖子,用有点红肿的樱唇在成默的脸颊上亲了一下,两个人在一片寂静中走出教室,到了楼梯口往下走的时候成默问:“南姐,开始你说发现西姐的情绪有波动,现在怎么样了?”

    “放心吧,西姐明天肯定能出来。”

    成默却觉得有些奇怪,他不知道沈道一为何如此笃定,于是问道:“怎么,刚才你们有交流过吗?”

    “算不上交流,但我能够感觉到。”顿了一下沈道一说道:“如果明早起来的是你西姐,记住千万不要错过机会。”

    成默狐疑的问:“不要错过什么机会?”

    沈道一轻笑着低声说道:“你趁着难道的机会让她接受我们之间的关系,并且加深我们三个人之间的羁绊,要达到这个目的你就必须和她啪啪啪啊!不管她如何不情愿,如何拒绝,你都得这样做....”

    成默没有说话,晚风吹过竹林沙沙作响。

    见成默面色纠结沈道一又认真的说道:“要不然就前功尽弃了,你想要让她知道我的存在,她夹在我们两个中间如何自处?她只会觉得自己多余,然后越来越不愿意出来,这样还是难逃消失的结局啊!”

    成默只能点头,他知道沈道一说的有道理,似乎自己无路可走,只能选择做“渣男”,对于做渣男成默没什么心理负担,不过以这样的方式成为渣男成默还真是始料未及。

    幸好成默在那天夜里知道沈幼乙也喜欢他,要不然成默真觉得自己没办法下手,毕竟他一直都把沈幼乙当做姐姐看,这时成默的脑海里有个念头电光火石般闪过,他突然觉得事情的发展似乎太过必然了一点,但他心中只是略感异样,没有来得及细想,思绪便被沈道一的话语打断。

    沈道一问:“你累不累,我下来自己走好了。”

    成默摇头,“不累,而且马上就到了。”

    成默快走几步抱着沈道一走到宿舍进口,在路灯的照耀下可以看到红砖墙和爬山虎,两个人轻声聊着天,穿过了走廊到达沈道一的宿舍,宿舍里的空调没有关,进门后一下就凉爽很多。

    沈道一拖着成默一起洗澡,成默这次没有拒绝,沈道一温柔的帮成默洗了头发,洗了身体,年轻人的精力旺盛,两个人又是干柴烈火,不过成默还是怜惜沈道一的身体,强忍着没有与千依百顺又娇媚可人的沈道一再次行云布雨。

    洗完澡,成默原本打算睡另一张床,沈道一不愿意,说没有床单帮他换,成默确实也不想睡别的女人的床,便和沈道一一同睡下。刚躺下,沈道一便主动扯过成默的胳膊,睡在了成默的怀里。也许沈道一是折腾累了,很快就进入了梦乡,成默则激活了载体去到基地处理了一会事情,待到半夜的时候才回归本体。

    成默的意识刚刚进入本体便听见黑暗之中沈老师的呼吸不像是睡着了那么均匀,成默没有立刻睁开眼睛,但他能从枕头与薄被的颤动感觉到睡在一旁的沈老师是醒着的,

    成默不确定身边的究竟是沈道一还是沈幼乙,便假装翻了一下身,立刻就感觉到一旁的沈老师受惊般的动了一下,须臾之后沈老师小心翼翼的转了个身,面对着墙壁并且挪动了一下身体和他保持了一点距离。

    毫无疑问这个是沈幼乙,沈老师。

    静谧的空气中响着微微的空调声,仔细听甚至能听到窗外的虫鸣。也许这个挂机有些老了,制冷效果不是那么好,也许是因为两个人睡一张狭窄的床稍微有些拥挤,因此被子里有点热,想到沈道一睡觉前叮嘱他的话,成默觉得心头燥热了起来。

    成默睁开眼睛,木头窗户的窗帘拉上的,没有一丝光线,整个房间里一片漆黑,过了片刻成默适应了黑暗,才能看到淡淡的影子。成默不知为何心跳越来越越急促,他强压着呼吸,捏了捏拳头,又松开,重新闭上眼睛。

    他也轻轻的转了个身,面朝着墙壁,也就是面对着沈幼乙的背,顿时成默就感觉到潮热的气息从沈老师那边透了过来。

    成默将眼睛徐徐睁开,见沈老师白皙的玉颈在黑暗中都仿佛像雪,从那里还传来一股淡淡的沐浴乳的香气,成默顿时觉得心跳奇快,即便刚才他才和身旁这个女子共赴巫山,可刚才那个又可以说不是她,眼前这个应该说是另一个人,并且还是沈道一的姐妹,这样的想法让成默更是血流加速。他感到搁在自己大腿上的手心已经缀满了汗珠,他将手在平角裤上擦了擦,假装不经意的将手放到了沈幼乙柔软的腰间,顿时微微的战栗感就从沈幼乙纤细的腰肢处传到了他的大脑,并且成默还听见沈幼乙的呼吸也重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