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悲剧发生前[快穿] > 965.第 965 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空间稳定技术是现在这个世界能够延续的重要条件, 看似平凡无奇的每一个楼房, 无论是老的还是新的,都是因为有空间稳定技术才能够存在, 否则的话,总有些乱窜的空间裂缝会对之造成破坏。

    而每个人对空间的“抗力”是不同的, 简单来说就是身体之内的空间之力多寡不一,密度不一,造成的对空间裂缝的承受能力也不一。

    有两个人同样走过某个地方, 一个人被分尸, 而另一个人只觉得出现了灵异现象,对着分尸的尸块儿不知所措, 就是因为他们对空间的承受能力不一样。

    每一个房间, 每一条道路都有特殊的针对性的空间稳定技术,来保证它们不会被空间裂缝侵蚀,同时保证一些生活在内,行走其上的人类的安全。

    既然是技术, 就总有漏洞可寻,像是黑狼这种不开门直接走裂缝的行为,就是在现有的房间之上乱开窗户, 其结果可想而知, 不是窗户越来越大变成了门,就是房间直接坏掉, 到处都是窗户了。

    这是一种并不值得提倡的做法, 然而还有人图省事图酷, 经常会这样做,就像是那些用生命挑战空间裂缝的人一样,这种心理大约就是一些热衷极限运动的人的心理吧。

    ——玩儿的就是心跳。

    宾次日听到莱利报信说是黑狼被抓的时候还有些回不过神来,“抓,抓什么?”

    原谅他还在床上,昨天修炼精神力之后他又开始研究空间之力,快到晨起的时候才入睡,这时候头脑还有些不太清醒,很遗憾,精神力的增多只是让他困得不那么快,不那么难以抵抗,并不能说服他自己坚持不睡是多么好的事情。

    “黑狼他,你知道他曾经有一个女朋友吗?”莱利踟蹰了一下说。

    宾耸肩摊手:“很显然,我并不知道。”

    莱利继续说:“不久前,也就是你来了不久,他跟女友分手了,那个女人本身就不是好的,我看不出她是哪个种族,但肯定不是人类,我早提醒过黑狼,但是他不听我的,他就像是被迷了心窍一样,有的时候我都怀疑那个女人是不是鲛人种的,如果真的有鲛人的话,但… …”

    “麻烦说重点。”被堵在床上的宾揉了揉眼睛,已经清醒很多了,同时想到了为何原主一来就跟他目前唯一的亲人关系那么不好,不仅仅因为同一位母亲的抛弃行为,还因为他的到来可能直接或间接的促成了兄长的失恋,当然也可能只是时间凑巧,然后,迁怒简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半透明的莱利坐在床上,对宾说:“重点,呃,重点,重点就是他去找那个女人了,然后捉奸在咳咳,你懂得,男人最不能忍这件事了… …”

    “等等,你刚才不是说他们分手了吗?”

    宾有些摸不着头脑,没这么抢着去戴绿帽子的吧,老老实实当个前任不好吗?前男友难道是什么难听的称谓?

    “那个女人单方面说分手,黑狼没承认,呃,他算是默认了,之前我一直以为他就是想要挽回一下,没想到事情会这样,要是我先去看一眼就好了,呃,也不对,总是他的女人,呃,总之,总之,他们打了一架,然后,你知道的,法律对我们并不是太宽容,于是,他现在被法警抓走了,还有上次的事情… …”

    莱利拉拉杂杂说了一大串话,宾提取重点到这里,惊疑:“上次,哪个上次,什么上次?”

    “上次就是前几天,在某个酒店外,他跟法警打了一架,结果么,逃走还算及时,但当时毁坏了不少东西,如今对上号,必然是要做出赔偿的,否则,你知道探索空间裂缝是怎样的危险,我想,你不会愿意看到黑狼就那样不明不白地死了,也许就跟你的父母一样。”

    莱利试图以情感人,却让宾听出了更多的困惑迷茫,法警,就是警察,总还有个“警”字,不算难理解,但是为什么被抓就要去探索空间裂缝?

    在莱利的解释下,宾才知道在没有监狱这种“占用公民税收”的设施之后,罪犯会有什么下场,全都是严刑峻法。

    探索空间裂缝可以是职业,因为高福利高收益,同样也可以是惩罚,当小白鼠,完全拼运气,一次,或者两次,总有那么一次死了,就算是死前的废物利用了。

    如偷盗这样的小罪,如果直接被逮住,也是探索空间裂缝的惩罚,不同的是可能就要一次,不幸的是可能就这么一次就死了。

    这样的结果就是犯罪的成本太高,大部分人就都成了老实人?不,不是这样,而是有些人为了不被抓,暴力抗法越来越严重,社会上的混乱是隐藏在海面之下的冰山,一般人根本看不到。

    “我知道了。”

    万万没想到昨天黑狼没回来,就是干出这么一件大事。

    “目前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尽量交赎金,如果交够了,还是能够出来的。”莱利一句话总结关键点。

    宾沉默,如今的法律还是有些人性化的地方,比如说可以交赎金,只要交够赎金,哪怕是杀人毁城都能得到无罪释放,并不会有生命的危险,而赎金这个门槛,本身就不是为了黑狼和宾这样的穷人设计的。

    “谢谢你告诉我这个消息。”

    宾没有说自己要怎么做。

    莱利沉默了一会儿,问:“需要我陪你去吗?你可能需要知道法警的大门在哪儿。”

    “如果你愿意陪我的话,先陪我去一个地方。”宾翻身而起,随意洗了下脸,就带着莱利出门。

    两人去到了昨天去过一次的造梦社,社长汪兴还记得这个昨天过来的孩子,那个被称之为魔术师的能够杀死虚拟偶像的人,并没有因为对方的年龄小而对他有什么轻视,忙中止了排练,询问他的来意。

    “我看你们演的很好,我这里有一出戏,不知道你们愿不愿意帮忙,如果成功,我会帮助你们再杀死几个虚拟偶像,甚至是麦公司,如果不成功,我想,刀锋也可以反过来杀人。”

    黑色的瞳仁之内仿佛全无感情,连同那黑皮肤都显得一样的黑暗可怖,清脆的孩童声音并没有丝毫动听的地方,语调都显得冷酷而无情。

    “你,你是什么意思?”汪兴有些不明白。

    宾进一步解释:“很简单,豪门富豪没演过吗?我就要你们演那样的人。”

    法警所在的确不那么好找,这并不是一个面向公众的地方,与其说是维护治安,不如说是维护统治,维护少数一些人对这个世界的控制权。

    没有国家之分,这个世界就是一个国家,完整的一个国家。

    宾没有进去,而是在外面看着,大部分建筑,包括法警这里也不例外,采用了那种落地的玻璃门,能够透过大门看到里面的场景,但具体到每一个房间就有些无能为力了,说到底,房间的存在就是为了安全稳定,并不是为了方便外界的窥视。

    “不进去吗?确定他们能行?”莱利有些不明白宾的做法。

    造梦社那些家伙,说真的,如果他们的演技真的那么好,如今世面上也不是没有真人明星,他们为什么不出名,还不是因为演技一般吗?偶尔有动人之处,也是因为他们对自己事业的热爱更令人感动,真实的,莱利看惯了虚拟偶像那种,还真不好评价他们的水平到底怎那样。

    “他们都是人类,跟黑狼不是一个种属,他们的话,法警能信吗?尤其他们现在拿不出什么大额金钱来,呃,你真的确定你的计划能够听得通,那些法警可不是那么好骗的。”

    莱利反复说着,他显然十分担心这件事的样子。

    “行不通又怎么样?”宾无所谓地说着,“反正他们是人类不是吗?”

    在这个世界,弱小并不是原罪,如同人类,弱小如他们,很多人都茫然无知地活着,把那些偶然在众人面前亮出真身的种族当做虚拟偶像,也因为弱小,在探索空间裂缝这件事上,他们从来都是幕后的主导者,而非真正的行动者。

    宾最开始了解到这些的时候不知道该怎么理解,说他们是被圈养的,但他们又拥有这个国家的话语权,掌握着世界的命脉,说他们是傀儡都心虚,但如果不是,还真不知道该怎样理解某些高高在上的种族这样听命行事。

    让人类扮演富豪欺骗法警,这样的事情,如果不是人类做的,可能就会是犯罪,得到同样的探索空间裂缝的惩罚,而如果是人类做的,差别对待就来了,因为他们弱小,不可能探索空间裂缝,或者说探索空间裂缝的效率太低,于是他们会被谈话之后释放,可能还要交一些赎金,却并不会面对更惨的结果。

    因为弱,因为没能力,所以不需要承担责任,很轻松就能够被放过,因为法网的窟窿眼太大了,他们是被忽视的那些。

    也是因为如此,明知道这件事不对,但汪兴等人还是在宾的言语胁迫之下同意了这件事,积极地去做,从头到尾,宾连刀子都没露出来,他们就已经乖乖照办了,配合度极高,因为知道失败的后果也并不可怕,这才是最可怕的不是吗?

    莱利默然,这个社会对非人种族的确是更严苛一些,因为哪怕是同样的犯罪,他们的危害总会比人类更大,因为他们有能力,这是很久之前的共议决定的,当初各个种族的领导都觉得把世界交给人类管辖才是最合理最公平的做法,因为他们最弱,而结果… …

    几千年下来,不知道他们后悔了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