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六十四·警告

一百六十四·警告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等到沈琛退出去了,临江王才头痛的在长桌后头坐了下来,忽而伸手重重的拍了一下桌子,对一直没有声息的屏风后头的人说了一声:“出来吧。”

    徐安英的二儿子从里头闪身出来,很是恭敬的对着临江王跪了下去:“多谢王爷救命之恩!徐家万死不能报其一,以后一定唯王爷马首是瞻!”

    临江王目光并没有更温和,看着他冷淡的笑了一声:“你们是随风倒的树,当初圣上看重你们的时候,可不见你们做出这样的许诺,虽然是亲近我们,可是却也是偷偷摸摸的,不肯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现在是不同了,圣上摆明了因为你们弄伤了张真人的事对你们厌恶至极,你们是无路可走了,才会来向我投诚。”

    徐二老爷抿了抿唇似乎有些尴尬,临江王说的都是实情,事实上就算是到现在,投靠临江王也不过是无奈之举,徐安英自己向来是只想做个纯臣的,可是他们这些后生自然是想着提前找好后路。

    这回是因为他跟临江王妃联手把沈琛农区房山险些弄死,又设计了临江王世子的事情败露了,徐安英不想同时失去两个儿子,加上隆庆帝对徐家再也不复当初,才会叫他来求临江王的。

    他倒是也没有否认,苦笑了一声便道:“王爷明鉴,其实就算是现在,我们父亲也是很迟疑的,只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大哥已经折进去了,总不能连我也这样.......”

    这倒是说了句实话,临江王看他的目光就稍微温和了一些,找合作伙伴,没有人喜欢特别狡诈的,总是喜欢有些弱点能掌控的人。

    徐家从前的投诚他看不上,因为说到底徐家真正的话事人是徐安英,他不站出来,就没有人敢说什么打包票的话,徐大老爷和徐二老爷是成不了什么事的。

    可是现在不同了,情势对于他们极为不利,说不得要是他们不找个靠山来周旋,在郑王的步步紧逼和隆庆帝的厌恶之下,就真的可能全军覆没。

    这个节骨眼上能朝他们伸出手的临江王,会成为他们的救命稻草,他们是不能不全心付出的。

    而与此同时,临江王又更看重了徐安英一点儿,说句实话,要是不出现在这件事,徐安英是真的未必愿意投靠的,这就说明她是个念旧的人。

    这些因素都综合在一起,临江王挑了挑眉:“本王心里都清楚了,你回去告诉你父亲,就说这件事本王心里有数了,你让他避着些,先上请罪折子,避一避吧。”

    徐二老爷恭敬的听着,见临江王这么说,再联想之前临江王对沈琛说的那些话,心里便放心了几分,急忙点头:“是,多谢王爷周旋,王爷的大恩大德,我们永世不忘。”

    等到事情一了,他便急忙回去和父亲商量起这件事来了。

    徐安英这些日子好像老了十岁,其实他的年纪相比较蒋子宁等人来说算是年轻的,可是现在看起来却跟将紫宁也差不了多少了,头发整个都白了,听见了徐二老爷说的话,他从炕上站起来,带着遮不住的疲倦皱着眉头道:“既然如此,那便按照王爷说的办吧,管家那边,你叫人去瞧了没有?”

    徐二老爷在父亲跟前恭敬的立着,听他发问便急忙跟上:“是,已经叫人去看了,只是进不去,林三少管着,底下的人没有敢当着他的面放肆的,送了不少银子,可是都跟石沉大海了似地,没有动静。”

    “这也是应当的,不管是于公于私,林三少只怕都不会对我们网开一面,还不知道他在里头会不会说出什么来。”徐安英取了纸笔奋笔疾书,带着些嘲讽似地笑了一声:“还以为能独善其身呢,可是临到老了,还是一世英名尽毁啊!”

    这句话说得格外的凄凉,徐二老爷面上做烧,见父亲这副形容,立即便跪了下来:“都是儿子不孝,儿子不听您的话,以至于有了今天......是儿子叫父亲落入这难堪的境地了......”

    隆庆帝抬了抬眼,看了他一眼,自嘲的笑起来:“起来罢,说到底,儿子们大了,由不得我做主了,我说的话你们都不肯听,才会惹出这桩祸事来,而自古以来,只有儿子不孝顺父亲的,哪里有父亲不看顾儿子的,你大哥已经折进去了,你惹上的事儿比你大哥的还要更大,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们去死,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再说那些没用的也没什么意思了,还是朝前看吧,但愿这回你父亲能押对宝,到时候好歹也算得上用名声给你们子孙后代博了一个富贵。”

    他一口气挥毫写完了请罪折子,又立起身来问已经站了起来的徐二老爷:“沈琛已经回来了?他有什么动作没有?”

    徐二老爷应了一声,提起沈琛的时候不自觉的带着些恨意:“还没有,刚到京城呢,进了宫去......”

    他把之前听见的对话跟徐安英都复述了一遍,末了就道:“沈琛也算是把王爷给坑惨了,如果不是他为了一个女人多事,献上那什么神药,也不会叫圣上又改变了心意,现在王爷骑虎难下,他倒是拍拍屁股什么事都没有。”

    徐安英若有所思,坐在圈椅里闭着眼睛似乎是在想什么事,过了许久,等到徐二老爷咳嗽了几声,才重新睁开眼睛,对徐二老爷道:“我想起一件事,要给王爷写封信,你现在便走一趟,替我将信交给王爷,这封信至关重要,除了王爷,不能叫任何人知道,否则我们便都玩了,你听清楚没有?”

    徐二老爷见他说的郑重其事,便下意识的挺直了身子,急忙道:“是,您放心,我都知道,一定会亲手交到王爷手里,绝不会再让第二个人瞧见。”

    徐安英点了点头,神情凝重的写了一封信,斟酌了许久,确定无误之后,才封上了火漆交给了儿子,再三叮嘱:“一定要亲手交给王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