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五十六·赶回

一百五十六·赶回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玉清点点头,卫安见她跟从前已经差不多了,便笑着拧了一把她的脸:“好了,看见你这样我就放心了,你哥哥嫂嫂那边还来烦你吗?”

    听见提哥哥嫂嫂,玉清的脸色便又沉了下来,过了片刻才道:“上回说要进来瞧我,跟我道别,我辞了,我知道他们的个性,这回来见我,总归是想求我,不愿意去庄子里,还想继续留在家里.....我要是出去,他们又哭又跪又求的,何必呢?”

    这决定是卫安下的,玉清自己知道,她已经是看在了自己的面上宽大处理了,再要求更多,那就真的是惹祸了。

    卫安看着她手里不停的在绣着的帕子,想了想才轻轻点头:“你说的是,你哥嫂他们要改脾气怕是一时半会儿是不能的,既然不能,那不见面反而是好事。”她顿了顿,又道:“我想着,你既然没有父母,不如就认蓝禾的父母做个干亲?”

    玉清愣住了,没有料到卫安会忽然说这个,猛地抬起头看着她,喊了一声姑娘,有些不可置信。

    蓝禾是府里的家生子不说,她的父亲还因为卫安而在府中颇有些地位,连哥哥姐姐们也都在府中得力,多少人想着要攀附干亲都攀附不上.....

    她以前也不是没有羡慕过蓝禾家里有亲戚们可以扶持的。

    这个决定也不是卫安忽然之间下的,她早就已经想好了,玉清跟蓝禾不同,她无依无靠的,有个哥哥还不如没有的好,除了拖后腿不能起到半点用处。

    现在还好,可是以后长久的跟汉帛在一起成了亲,双方家里总要互相来往的,玉清那个哥哥实在是不成气候,不能依靠,她怕到时候汉帛的叔叔婶婶那边会瞧不起玉清。

    如果玉清认了蓝禾的父母做干亲,那总算以后是有一门可以来往的亲眷。

    而蓝禾父母都是聪明人,有她在玉清后头,他们是不会仗着结成了干亲就克扣玉清的。

    玉清抿了抿唇,眼泪一下子便出来了:“姑娘替我想的这么周到.....我真不知该如何报答了。”

    “什么报答不报答?”卫安笑着摇了摇头:“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了,我早说过的,罢你们当成姐妹一样.....”

    玉清就忍不住有些哽咽了,她自己的年纪说起来比卫安的还要稍微大一些,可是处事却还没有卫安来的周详,卫安简直替她想的太周到了,她在马车的地毯上跪下来,猛地给卫安磕头:“姑娘大恩......”

    卫安急忙伸手搀扶住她,正要说话,马车便是猛地一阵颠簸,震得她们俩都不得不攀住了旁边的把手才算是勉强没有滚落在地毯上,不由有些后怕。

    好像每次马儿受惊了就没有好事,玉清顾不得其他的,急忙打开了车窗,自己将卫安严严实实的挡在身后,对着外头跟车的林跃问:“出什么事了?”

    定北侯府去郑王府,一路上都是街道,平坦得很且是不允许跑马的,要不是有那等胆大包天不想活了的人,再混账的人也不会想到在这大街上闹出什么幺蛾子来,怎么会忽然颠簸的这么厉害?

    她是被吓怕了。

    林跃急忙小跑了过来,见到卫安却满脸都是欢喜:“姑娘.....郡主,侯爷,是侯爷回来了!”

    众人便都愣住了,那一霎那间卫安别的声音通通都听不见,唯一听见的就是林跃说的那句侯爷回来了的话,下意识便往车外去瞧。

    还没说话,马车便是一沉,沈琛已经掀开帘子进来了。

    玉清见了他急忙请安,又看了卫安一眼,见林跃朝自己使眼色,便会意,急忙道:“姑娘,上次您不是说这街上的豆花儿看起来好吃吗?我去给您买一碗来。”

    卫安已经听不大清楚她说什么了,勉强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一时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垂着头看着自己的膝盖说不出话来。

    还是沈琛扑哧一声笑出来打断了沉默:“小没良心的,这么久没见我,也不问问我出了什么事,是不是受伤了,不仅半点激动也没有,我抛下那么多事务专程赶来见你一面,你竟然也半点不感动。”

    他应当是赶路赶得很急的,卫安都能看出向来神清气爽的他隐含着的疲惫,她怎么会无动于衷呢?从沈琛刚去房山开始,她便已经提心吊胆的了,就算是被宝哥儿的事分了心,可是等到事情一了,她心里浮现的还是沈琛的影子。

    可是想归想,女孩子天生就是矜持的,她因为某些缘故还比旁的女孩子要更矜持一些,所以到了这个时候,她竟不知道该怎么样回应沈琛的热情。

    幸好沈琛也没叫她为难,自来熟的欺身上来将她抱了个满怀:“安安,我想你的紧......”

    他的嘴唇附在她的耳边,声音钻进她耳朵里,让她连尾椎骨都起了一股悸动,急忙伸手将他一推,红着脸瞪大眼睛呵斥了一声:“你不要脸!”

    沈琛越来越不正经了,卫安心里是知道的,订亲之前还好些,还看不出什么,可是自从亲事定了之后,卫安就察觉沈琛从一个还算是正派的人变成了一个活脱脱的大尾巴狼。

    他真是天生的猎人,从开始的循循善诱小心翼翼,到后来的循序渐进.....一步步把人给吃的死死的,卫安咬着唇瞪了他一眼,只觉得耳朵烫的叫人心里发慌。

    沈琛无辜的耸了耸肩,好看的眼睛里似乎盛满了惊讶:“我做了什么?不过是抱抱自己的未婚妻,怎么就成了不要脸了?”

    卫安的耳朵越发的烫起来,只觉得自己的脸就像是快要被蒸熟的鸡蛋,恼怒的哼了一声就转头不再看他。

    跟这个人斗嘴,她是怎么也斗不过的,沈琛问不过是抱了抱为什么就生气,她能说什么?难道说他刚才故意把嘴巴凑到她耳朵边上,她察觉到了沈琛某处正昂扬待发?!

    这个人,从前看他还是好好的,现在却越发觉得他真是个色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