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四十九·斗狠

一百四十九·斗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种被火灼烧的疼痛感叫他的理智一时全无,之前想好的那些讥讽卫安的话全都已经说不出来,手不受控制的就急忙去拨开了烙铁,捂住了自己的脸在地上不住的打滚。

    太痛了!那是意料之外的疼痛,就算是之前的刑罚,那都是在身上,还从来没有在他的脸上折腾过,他的脸一定是毁了,他在地上痛苦的嚎叫,打着滚手抖着想扑过去朝卫安拼命。

    可是也不过是瞬间的功夫,谢良成就上来狠狠地在他胸口踹了一脚,把他给踹了个老远,脸上的痛加上胸口那阵剧烈的疼痛让他一时之间连呼吸都不能顺畅了,躺在地上呼呼的喘着粗气。

    郑王看着他,冷笑了一声,总算是觉得最近因为宝哥儿的病带来的担惊受怕和那些苦痛折磨都消散了些许,冷然问道:“怎么样?真的就扛着,一句话都不说?”

    他重重的拂袖:“你可要想清楚了,这不过才是个开始,要是你说了,我答应你,给你留个全尸,也不牵连你的家人,可是要是你不说,我保证这样的痛苦你天天都要受一遍,你也别想着死,我会找太医来给你看伤……”

    这两父女真是魔鬼,令人厌恶!董成器捂着脸颤抖着冷笑了一声,极力维持自己的尊严:“你们做梦,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永远也别想知道真正想对付你们的人是谁!”

    卫安哦了一声,将手里的烙铁重新放在了火盆里,自己蹲下来看着他的眼睛问他:“也是,你要是不说,我们也没办法。”见董成器眼里露出得意的神情,她也并不恼怒,只是用细长的凤眼看着地上的火盆,轻声道:“既然没有办法,那就只能拿你出气了,毕竟现在抓住的人里头,你是来头最大的一个,实在找不到主谋,就说你是,你也并不冤枉,是不是?”

    她一句是不是才刚说完,便已经又拿起了烧红了的烙铁猛地朝着董成器戳了过去,因为事发突然,董成器只能拿手去挡,卫安手里的烙铁没有到他的脸上,却猛地印在了他的手背上。

    十指连心,他登时痛的懵了,痛苦万分的尖叫了一声,几乎一蹦三尺高。

    可是他却不敢再口无遮拦,看着卫安的眼神里头除了厌恶和防备,还多了一层几乎遮掩不住的恐惧。

    这个女人真的是会杀人的,她敢!

    王推官也看的惊愕不已,讪笑着摸了摸自己的鼻子看了旁边的衙差一眼,低声道:“啧,我这个老油条在郡主跟前简直不够看……”

    衙差咳嗽了一声,一脸的赞同。

    郑王和谢良成两个人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郑王甚至上前了一步:“你想清楚,安安说的没错,宝哥儿伤成这样,总得要有人为此负责的,你要是真的一直硬气到底,那也没有关系,少不得就让你来承担后果罢了,这每天的刑罚还算是轻的,你信不信,我有法子让你们董家一门都臭不可闻,让你一辈子被你们的族人唾骂?!”

    董成器是信的,可是他又惊又怕的看着面前的人,还是一时没有下定决心。

    郑王父女说的不是假话,他们现在愤怒已极,要是他真的死死不开口,那他们一定会说到做到让他生不如死的,这样的刑罚每天来一遍,铁人也撑不住,何况他还不是铁人,昨晚的那些刑罚已经让他痛苦不堪,要是还加上这些……那就真的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了。

    可是难道要供出临江王妃?

    想到这里,他便忍不住打了个冷颤,皱着眉头自己便先在心里否决了这个决定,他深知临江王妃的阴狠,这个女人更不是省油的灯,再说了,这件事临江王妃从头到尾都只是嘴巴上说说,没有给他们提供任何支持,也没有留下任何证据,他就算是说了,徐家就算是真的要扯上临江王妃,可是临江王妃肯认吗?

    临江王又肯信吗?!

    到时候他只会死的更惨而已。

    那怎么办?就这么缄口不言?他看着卫安的脸,猛地打了个冷颤,觉得自己后背的汗毛都根根竖起了。

    不能不说,可是却也不能扯上临江王妃……他眼睛酸痛的垂下眼,思索再三,见卫安已经又举起了手,才急忙退后:“我告诉你!”

    王推官诧异的挑了挑眉,果然恶人还是要恶人来磨啊,昨天一晚上的刑罚这个董成器都扛住了,他还真的以为他能刀枪不入呢,不过话又说回来,主要是卫安的话说的太吓人了,什么不让他死,每天上刑每天还要请太医来治……谁能受得了这个?

    不过不管怎么样,他还是回过神来,急忙示意底下的人去拿纸笔来,开始记录。

    董成器说完便开始剧烈的咳嗽,许久之后才缓和过来,卷拢着手,极力的忽略脸上和手上的疼痛,扯了扯嘴角抿着唇道:“是徐家的管事……”

    他抬起头看着卫安和郑王,见他们都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自己,也没有再遮遮掩掩:“徐家的管事找到我,问我想不想替我姑父他们报仇……我自然是想的,徐家的管事便告诉我,说了沈琛送药给六皇子的事……我们便合计出了让施太医害了郑王世子,再让郑王妃觉得是沈琛和郡主见死不救……”

    郑王和卫安都知道他说的话不尽不实还有所保留,可是他们原本也没有指望他能一次把事情吐露,说实话,他们要的不过是一个扯出背后的人的契机罢了,董成器就是那个突破口。

    虽然他只是说徐家的管事,可是接下来的事,也不是一个徐家的管事就能搪塞的了的,没有主人的允许,一个管家敢私底下就联系人做这等事,说出去谁信?光是御史们的那些奏折,便能淹死徐家了。

    他嗯了一声,很满意的微笑着对王推官道:“那就劳烦大人了。”

    王推官瞥了一眼在旁边垂着头跟个斗败的公鸡似地董成器,不禁咋舌,等回过神来便急忙笑着道:“应当的,应当的,分内之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