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三十一·手脚

一百三十一·手脚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施太医到郑王府的时候,郑王妃正不知道因为什么事跟郑王起了小小的争执,两个人面色都不是很好看,相对着坐在儿子床前沉默。

    家里有病患的家庭都是这样,虽然郑王是天潢贵胄,可是他们跟正常人家的家庭也没什么差别,因为儿子病了而烦心不已。

    这种情况施太医看的多了,也不觉得有什么,坐在宝哥儿床边的椅子上,开始替宝哥儿诊脉。宝哥儿还没醒,闭着眼睛睡的很沉,他探了一会儿脉,就跟郑王和郑王妃道:“王爷,王妃,我看世子的脉象好像好了许多…..”

    郑王妃已经擦干了眼泪,闻言就强笑了一声:“是么?我也觉得他似乎安静些了,并没有吵闹,只是他中午没有好好用饭,只勉强吃了一些蛋羹就吃不下去了。”

    施太医站起身来弯了弯腰:“小孩子的食欲原本就是这样的,或许是上午的时候吃了过多的点心或是牛乳,也有可能吃不下,这都是没关系的,您不必太过担心。”

    过了一会儿,外头人禀报说孔供奉也到了,郑王妃便收拾了形容,等着孔供奉给孩子诊脉,不一会儿卫安也跟老大夫一起进来了。

    之前卫安说老大夫的医术也很精湛,在听说他们还并没有请老太医过来给宝哥儿诊治过后,就亲自过去请老大夫了。

    郑王妃觉得这没什么用,觉得卫安若是真的想要宝哥儿好的话,那就该去找沈琛,该继续去写信给沈琛,这比什么都有用。

    可是郑王却已经有些受不了了,自从卫安过来之后,郑王妃说十句话就有十句话是让卫安去写信求沈琛的。

    说一次两次还罢了,可是她就是要说个不停,在说什么话题她都要拐到让卫安去找沈琛的话题上去,真是让人不胜其烦。

    现在见卫安进来,郑王妃又忍不住轻轻的冷笑了一声:“要是真的有这个心,去求求沈琛,比找多少大夫都管用。”

    又来了!郑王叹了一声气,只觉得疲累不已。

    卫安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看了施太医一眼,问施太医:“施太医已经给宝哥儿诊过脉了吗?”

    施太医应是,道:“我看着,世子的病情并没有恶化,看他的样子,还算是稳定。”

    孔供奉也就上前搭了宝哥儿的脉,低声道:“脉搏沉稳有力,的确是跟昨天的样子不同了。”说完又看向对面的郑王和郑王妃:“敢问王妃和王爷,世子今天可有哭闹?”

    郑王妃摇了摇头:“孩子今天并没有大哭大闹,也没有异于往常的地方。”

    孔供奉垂着头,似乎很是疑惑不解,须臾又抬头客气的冲老大夫道:“老大夫,您医术精湛,还请您来世子把把脉,看看世子这到底是怎么了。”

    老大夫一面应是,拿出工具来,一面便道:“我刚才来的路上已经听郡主说过了,既然是心疾,那就原本平时是正常的,只是发病随时可能…..所以才危险罢了,所以你们现在诊脉都是正常的,这也是常理,并没有什么奇怪的。”

    施太医在旁边瞧了他一眼,不动声色的又垂下了头。

    老大夫慢慢的把手搭上了宝哥儿的手腕,许久之后才拿开,又重新弄覆上听了一会儿,很久之后,又起身伏在宝哥儿胸口听了一会儿,又翻开宝哥儿的眼睛瞧了瞧。

    等到又看了宝哥儿的手指等处,他才有些疑惑的道:“要是说起来,这孩子有心疾,除了心脏处有可能听得到异于常人的声音,还有就是手指这些地方,会比寻常人更加肿大,而且呈现紫色……”

    竟然真的是有些真材实料的!施太医飞快的抬起眼皮往他那里看了一眼,随后见老大夫很仔细的开始又研究宝哥儿的手指和眼睛,便垂下了头极力平复情绪,不管怎么说,别人应当看不出什么......

    郑王便问:“那宝哥儿怎么没有?他的手指跟正常孩子的,也没有什么区别啊!”

    老大夫摆了摆手:“这也难说,孩子现在还小,情况或许还不是太糟,可能要等上一些时候…..等他越长大,这些特征便可能越明显。”

    郑王妃捂着嘴几乎哭出声来,这个时候她也确信这个饵老大夫是有用的了,带着哭腔问他:“大夫,那现在怎么办?”

    她又想起沈琛了,面带恳求的朝着卫安走过去,拉住她的手:“郡主,你帮帮我,去求求侯爷吧,让他把药给宝哥儿……”

    “药?”老大夫显然是已经知道了郑王妃所说的这些什么药的事,嗤笑了一声就摇头:“这要是真的是心疾,找什么药都没有用的。”

    郑王妃不信,一听他说这样的话恨不得立即就上前扇他一个耳光,立即大声呵斥:“你胡说!你在扯谎!这不可能的,这不可能的!分明就是有法子,你就是听卫安说的,你就是故意听她的话,不想让我们拿到药,所以才说这样的话来推卸责任,来骗我!”

    老大夫有些诧异,没想到郑王妃反应这么大,可是却还是实事求是的说:“这是真的,心疾是没有任何法子能医的,至少在我经历过的这么多病例之中,还从来没听说过谁吃药,吃的完全好了的…..”

    只能靠慢慢调理,这句话还没说完,郑王妃便已经崩溃的大叫了起来,她根本听不得这样的话,立即便捂住耳朵猛地大叫着让他滚。i

    众人一时无语,郑王实在是头痛,有些无奈的朝着老大夫道:“老大夫,劳烦您了,还请您先去开药….”

    现在郑王妃什么都听不进去,加上老大夫是卫安请来的,她就更觉得老大夫的话都是卫安的意思了,老大夫继续在这里,郑王妃恐怕真的会疯的。

    郑王不想叫妻子和女儿的关系闹的太僵,现在孩子病了,大家都是心里难过的时候,他也已经没有心思再指责偏向谁了,只但愿事情能少一些,还是先把孩子的病给治好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