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二十三·挑破

一百二十三·挑破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安的话无疑是压死了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郑王妃猛地甩开她的手,用尽力气朝她骂了两句:“你是故意的,你分明就是在骗我!你就是因为记恨我,就是因为觉得我欺负了你,所以才这么来对付我……”她眼泪盈满眼眶,哽咽着不能再说出完整的话来,只是一直叫着宝哥儿。

    卫老太太连气也气不起来了,看着郑王妃只觉得怜悯,低声劝慰她:“王妃,凡事还是往好的地方想吧,太医们不是也说,孩子未必就会…..或许,只要照顾得好,孩子以后也照样是跟正常的人一样的,以后也能娶妻生子……”

    郑王妃重新又激动起来:“老太太!你说的简单,可是你又不是我,你想过我的感受吗?!我要时时刻刻的担心我的孩子是不是下一刻就会在开心或是惊惧中死去,我要每时每刻的提心吊胆,不能有丝毫的放松,我要做好准备,孩子可能随时就会离我而去…..我怎么能够放宽心啊?!”

    卫老太太听着不忍心,转过头去了。

    越说越气,郑王妃揪住卫安的衣裳不放,哭着喊着还是求她,让她求沈琛开恩,让沈琛去找那个给药的真人,让他重新替宝哥儿再配一副药。

    卫安被她揪的站不稳,差点儿跌倒,见她已经似乎支撑不住,便急忙扶住了她:“王妃,你放心,只要有法子,我一定会想的。”

    她顿了顿,加重了语气:“我去信给沈琛,问清楚他当年的事,若是真的有医治宝哥儿的药,绝对不会不给您的。”

    郑王妃擦着眼泪,似信非信的看着她,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拉着她说:“安安,宝哥儿是你的弟弟,他如此喜欢你依赖你,就算是不看在你父王的份上,也求求你们看在他的份上,让他能够平安长大吧……”

    卫老太太和卫安都拿她没有丝毫办法,她已经这么崩溃了,再跟她说什么道理无疑是在跟她唱对台,恐怕真的会把她给气坏。

    等到足足快要到用午饭的时间,郑王妃才依依不舍的重新又要了一遍卫安的保证,这才告辞回去。

    下午有太医来诊治开药的,她得在旁边听着看着才能安心。

    等到她一走,卫老太太便朝着卫安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回真的是,恐怕是捅了马蜂窝了,现在看这样子,你们要是拿不出药来,她就会认定你们是狭私报复,故意而为之,会恨你们入骨……”

    卫安却顾不得这些,郑王妃会这样也完全是因为宝哥儿,她能理解,易地而处,她只怕也是跟郑王妃一样的心态,什么救命稻草都想要抓在手里的。

    她想了想,跟卫老太太说:“我还不知道具体情形是怎么样,可是沈琛之前已经跟我说过了,那个药是专门给六皇子配的,以后是不可能再能得到了,既然如此,那现在唯一的希望就在于当年长乐公主和平西侯寻来的替小公子治病的那个药能不能有效了,而不管是有还是没有,我都要让沈琛去找一找,好能确定下来的。”

    卫老太太也跟着点头,她也知道,要是什么都不做,反而更糟糕:“既然如此,那你就快去写信吧,写完了信,下午我再带着你亲自过去一趟,不看看宝哥儿,我心里也不大安心,”

    卫安回去写了信,叫汪嬷嬷亲自送出去给林跃,再由林跃去交给谢良成,再让谢良成送信去给沈琛。

    玉清正好进来送茶,见她惴惴不安闷闷不乐的,就以为是沈琛那里出了什么事四,很害怕的问她:“姑娘,怎么了?是侯爷那里的事不顺利吗?”

    昨天回来的时候汪嬷嬷就一直在安慰卫安,跟她说老太太和王爷都说了没事,那应该就是没事了,让她不要太过担心沈琛。

    玉清听了记在心里,一直都很替卫安担心。

    卫安看见是她,勉强就笑了笑,想起之前汪嬷嬷说的话,把她叫到身边:“说起来,汉帛也跟着一起去了房山……”

    玉清的面色陡然变了,很快却又强笑着说:“侯爷那么厉害,既然他是跟着侯爷的,那肯定也是没事的。”

    虽然她的面色变化也就是瞬息之间的事,可是卫安却还是看的清清楚楚,见她垂下了头,就知道她心里真的不是不在乎汉帛的。

    见她一直不安的垂着头摆弄衣带,卫安轻声叫了她一声:“玉清。”

    玉清便惶惶然抬起头来,看着她抿了抿唇,喊了一声姑娘。

    卫安便笑了:“既然喊我姑娘,那为什么有了难事,不告诉我,反而要自己瞒着?”

    玉清不知道她知道了什么,可是听见她这么说,还是惊了一跳,下意识的就摇头:“没有没有…..我没有事情瞒着姑娘的,没有的……”

    卫安叹了口气,知道她是顾虑哥嫂,就直言不讳:“你可真是蠢透了,你把他们当成亲人,可是他们又有没有把你当成是妹妹呢?若真的是为了你好,若是真的还有那么一点子真情,那就做不出这种禽兽的事,要用妹妹来填自己的赌债的事!”

    果然是真的什么都知道了,玉清惊住了,急忙跪了下来:“姑娘,姑娘饶了他们吧,他们也是没有法子了,我哥哥他自来就是这样的,从来就不会为家里着想,自己犯了错,就只能别人去帮忙。我也知道他不争气,也知道他实在是过分,可是,可是我死去的爹娘把他看的比命都重…..我答应过他们,一定会照料好我哥哥的。”

    照料?卫安戳了一下她的额头:“你照料他?他是你的哥哥,为什么不是他来照料你?何况这些年来,难道你照料他的地方照料得少了吗?可是你看看,你对他们这么好,可是最后换来的却是什么?”

    玉清伏在卫安身前,又是委屈又是难过,忍着眼泪摇头:“总归是我自己命不好罢了,这是命,我除了认命,还有什么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