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二十章·忌讳

一百二十章·忌讳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她估摸着时间已经差不多了,这里去房山,一来一回,昨天下午加上一晚上再加上今天的小半天,差不多也到了,心里便扑通扑通的跳的飞快。

    果然,乳娘垂头回她的话:“听说是田伯回来了,所以王爷去书房跟他说话了。”

    田伯?是了,就是田伯,郑王办重要的事,总是喜欢差使田伯去的,田伯办事总是稳重的,一来一回去房山奔波,都这么快就回来了。

    她的心飞快的跳着,不自觉的又拿起了之前的调羹,还是下意识的往宝哥儿嘴巴里头送,一面还不忘记问乳娘:“听见说是说什么了吗?”

    她是想问问这些人有没有听见那边带来的消息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

    可是乳娘哪里知道?她摇了摇头,低声道:“没有,王爷听见了消息,着急的搁下了碗筷便去了,只是嘱咐我们好好的照顾着宝哥儿。”

    郑王妃哦了一声,这么重要的事,原本便不可能闹的人人都知道的,何况郑王应该也没有立即就听见说东西带回来了没有呢,她这么想,终归是坐不住,等听见宝哥儿喊了一声娘,便回过神来微笑着低着头看着他:“好孩子,真乖.....母亲出去一会儿,好么?”

    宝哥儿手里抱着一只布偶,听见她这么说,想了想有些不愿意,却还是懂事的点了点头。

    真是乖孩子,才一岁多一点点,就这样聪明。

    郑王妃心里头一酸,险些又哭出来,到底是忍住了,嘱咐了乳娘好好的带着他,自己往外头去。

    她等不住,不能坐在里头的屋子里安静的等着消息,她得亲自过去听着才能够放心。

    也顾不得什么规矩不规矩了,她径直到了外头的书房,叫人免了通报,自己从侧门进去,隔着一道门,静静的听里头的声音。

    许久都没有人说话,过了很久,她才迷迷糊糊听见郑王叹了一声气,问了一声:“真的就没有法子了?”

    听见这一声,她的心里便咯噔了一声,仿佛是被捏住了喉咙,心直直的开始往下沉,几乎要站立不住。

    田伯的声音也很快就传到了她耳朵里,一如既往的沉稳:“王爷,侯爷说,当初所谓的神药若是有用的话,他的弟弟就不会.....”

    后来的话声音越来越小,郑王妃附耳在门上,只听见郑王很悠长无奈的叹息了一声:“那难道就没有了别的法子?不是听说.....阿琛得了些药送给了圣上,圣上才答应让他跟安安尽快成亲么?”

    这些事郑王妃原来是不知道的,现在听说,心里头就有些发苦,一时之间没了希望又好像是有了希望。

    这么说的话,就不是没有药,只是沈琛不肯给药所以才说了那些托词吗?

    作为一个急切的盼望着孩子能康复的母亲来说,当然是愿意把事情都往好的方向去想,她宁愿相信沈琛是有药的,不过是因为她之前对卫安不友善,所以才故意说没有。

    那她就去求他,就去跪他,只要他能答应,哪怕是要了她的命呢,她也是愿意的。

    里头田伯的声音又透了出来:“侯爷说......那个药是治先天不足的孩子身体孱弱的药,是天师对着六皇子的身体对症下药给的,不能乱吃,未必适合咱们世子的病情,再说就算是真的适合,天师也说过了,这药他配出来也是用尽了半辈子的心血才得成,再要有这天时地利的环境,也难了。”

    郑王许久都没有说话,过了也不知道多久,才无奈的苦笑了一声:“这么说的话,还是等于没说,要是真的这样,那宝哥儿的病怎么办?”

    说到后来,连郑王的声音都带了一些沙哑和粗杂。

    田伯静默了一瞬,又道:“侯爷说,孔供奉和王供奉的医术都甚是精妙,未必就想不出法子,何况郡主手下的老大夫也是很厉害的大夫,不如请他们先替世子瞧着,斟酌着先开方子用着,再容他慢慢的寻访当年的药方......”

    郑王妃的心就一点一点的沉了下去,心里冰冰凉凉的,苦涩的厉害,再听郑王在里头叹息,便急忙掩着嘴忍住了哭声转身飞奔回了后院。

    不是的,不可能的,沈琛一定是在骗人,不可能没有法子的,那个药也不可能没用的,不然的话,施太医为什么说沈琛手里有药?

    为什么隆庆帝又对沈琛更加信任?

    就跟郑王说的那样,沈琛进贡上去的药显然是很好的,六皇子的身体都明显好转了,什么先天不足?

    现在宝哥儿不就同样是被施太医说是因为先天不足胎里带出的弱症,所以才引发了心疾的吗?

    不是的,肯定不是的,她心里更加确定了,肯定是沈琛骗她的,他觉得她让卫安受委屈了,才不肯给药的。

    她飞奔进了房间里,吓坏了正在陪着宝哥儿玩耍的乳娘。

    丁妈妈看情势不对,急忙让乳娘把孩子抱下去,省的惊吓了宝哥儿,等到乳娘轻手轻脚的抱着宝哥儿下去了,便拍着郑王妃的背轻声问她:“怎么了王妃?是不是.....是不是没有?”

    她简直不能想象,若是真的没有药,那郑王妃会多么灰心失望。

    郑王妃摇了摇头,很快又点了点头,胡乱的抹了眼泪,泪眼朦胧的盯着丁妈妈吩咐:“你去准备些东西,我们去定北侯府。”

    丁妈妈没想到她这么说,迟疑不定的看着她,忍不住说:“王妃,现在就去吗?这....我们也没有先去递帖子.....”

    “来不及了!”郑王妃没有管她,着急忙慌的站起来,什么都不想听,也拒绝了丁妈妈让她重新梳妆的建议:“就现在去,我要去见见郡主,我要去见老太太,老太太和郡主一定会帮我的,她们一定有法子的。”

    她跪着求她们,只要是她们能让沈琛松口,能让沈琛拿药出来救宝哥儿,要她怎么样都行。

    丁妈妈拿她没法子,见她几乎都魔症了,也不敢不答应,急忙让人又去套马车准备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