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一十六·压抑

一百一十六·压抑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安觉得手脚冰凉,这么热的天,却觉得身体都不自觉的在发抖。

    宝哥儿要是真的出事?!

    她光是想一想,就觉得心里发紧,像是心被人给揪住了,宝哥儿是她从死神手里抢回来的,当初百合差点儿把宝哥儿投了井,是她带人去截住的。

    她比郑王妃还要更先看见宝哥儿的笑容。

    宝哥儿也很依赖她,不管什么时候,都喜欢呆在她身边,见了她总是张开手要她抱,胖乎乎的可爱的还要让她在脸上亲一亲…..

    她只记得当时宝哥儿哭的厉害,却并没看出宝哥儿当时有什么病症……如果真的不是因为之前就病了,那难道真的是因为郑王和郑王妃争执所以无意之中伤到了宝哥儿?

    想到这种可能,她心里更加不安和忐忑,也不知道宝哥儿是伤着了哪里,又要紧不要紧…..她坐不住,站起来跟卫老太太说:“老太太,我还是过去一趟吧,我实在是不放心……”

    要是有什么不好的,她也好在旁边帮忙想办法啊。

    卫老太太却很坚定的不许她去:“这个时候,你过去反而是添乱,又不知道到底是出了什么事,要是真的她们吵架,那你过去了,反而就更是导火索,叫他们夫妻俩闹的更厉害了,还不如不过去,就在这等消息吧,你要是实在不放心,我让人过去问一问,就说是我们三夫人听见的消息过来问了我们,所以我们关心,问问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三夫人听她这话,才知道之前是郑王妃跟卫安之间生了什么冲突,后知后觉的联想到了如今宝哥儿的病,便紧跟着也劝:“是啊安安,你还是不要过去了,到底是怎么样,咱们先等一等,若是情形好,你再过去,也是来得及的。”

    卫安只好答应,卫老太太想了想,叫了花嬷嬷去郑王府一趟,空着手去不好,便又让花嬷嬷带了许多老参和药材,对花嬷嬷说:“你跟王妃说,我老天拔地的,不好过去,心里却也担心宝哥儿,请王妃保重身体,若是有什么能用得上我们家帮忙的,还请尽管说。”

    花嬷嬷答应着去了,三夫人便跟卫老太太说:“您也先别太担心了……”

    怎么能不担心呢?

    卫老太太唉了一声:“我就只盼望着这段时间能少点事,叫安安顺顺利利的嫁出去,我也就能瞑目了。”

    这话说的不详,三夫人和卫安都急忙喊了一声老太太。

    三夫人更是忍不住哽咽:“娘怎么说这样的话?就算是您顾念安安,难道就不顾我们了?我们都还年轻呢,做什么都莽莽撞撞的,要是没有您在这里压着,我们可怎么办?您千万别说这样的话了。”

    卫老太太笑了笑,没再说什么,摸了摸卫安的头。

    等到晚间,四处都已经掌了灯了,花嬷嬷才回来,天气热,她又奔波了一天,去换了衣裳才来见卫老太太。

    卫老太太也没叫她行礼了,直接便问道:“问清楚了没有,到底是怎么样?宝哥儿要紧么?”

    花嬷嬷把事情经过说了:“孔供奉他们都给小世子诊治了,说的确是这回从小世子心脏处听见了什么杂音……”

    卫老太太和卫安对视了一眼,心都提了起来:“那后来呢?后来太医们怎么说?”

    花嬷嬷就带着些痛惜的摇了摇头:“也没争出个什么来,但是都确定宝哥儿这身体怕是不能大悲大喜过度了…..听施太医的意思,说是从前也碰见过这样的患者,后来就是因为跟弟弟争抢一样玩意儿,便…..”

    卫老太太再没想到孩子竟是从胎里带出来的心疾弱症,怔怔的半响回不过神来,若是这么说的话,心疾老太太当然知道,这是随时都可能会出事的。

    孩子这么小,哪里控制得住自己的情绪?什么事都可能引得他激动的。

    她烦躁的挪了挪身子,叹气道:“刚才你不是说你回来的时候宝哥儿因为不肯你走所以大哭吗?”

    卫安点了点头,明白了老太太的意思:“怕是就是因为之前就染上了风寒,然后又因为我的事所以他大哭大闹,这才让太医给诊治出来了,之前一直没有太医说宝哥儿是有心疾的……”

    她实在忍不住自责,坐在椅子里有些想哭:“宝哥儿还这么小……”

    不要说郑王妃,她自己也恨死她自己了。

    要是她今天不过去,不跟郑王妃起争执,那宝哥儿就不会哭的那么声嘶力竭,或许也就不会引发心疾…..

    三夫人也赶过来了,听见卫安这么说,就道:“胡说,怎么就是因为你的缘故了?这孩子若真的是有病的话,那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因为什么事儿引发了,按照你的说法,那以后王妃或是王爷让他哭了或是笑了,难道还是王爷和王妃的过错了吗?孩子,你不能这样想的。”

    卫老太太也点头,三夫人的这些话真的说到她心里去了,她镇定了情绪,朝着卫安一字一句的道:“安安,现在王妃原本就因为鱼幼的事情对你心怀怨怼,你要是再自认这件事跟你有关,那以后你们可就真的家无宁日了,千万不要这么想,既然宝哥儿有病,咱们就想尽法子替他治好,至于谁错不错的,那都不是该追究的。”

    说是这么说,可是出了这样的事,气氛不免就有些压抑了,卫老太太什么心思也没有了,原本说好晚上在她这里用饭的,现在她也提不起兴致来,抿唇问花嬷嬷:“那边王妃是什么态度?见了你可说了什么没有?”

    花嬷嬷之前一直恭敬的伺候在旁边,一句话也没说,现在问到了她,方才站出来:“没有呢,王妃见了我,反倒是态度极好,并没有说什么不中听的话,后来我要回来了,还一直让我给您和郡主道不是,说今天是她孟浪了,请您二位心里千万不要怪罪她,过些日子,她就来给您赔罪。”

    众人都愣住了,郑王妃怎么竟半点也不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