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零四·打发

一百零四·打发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安笑着去了老太太院子里,老太太见她笑,便问她:“什么事叫你开心成这样?”

    卫安把陈绵绵和卫玠的对话说了,笑着道:“新嫂嫂面嫩,我说几句,她就害羞呢,跟从前当玩伴的时候截然不同啦,所以我觉得好笑。”

    卫老太太便笑着摇了摇头:“真是孩子话,这当了人家媳妇儿的人,怎么会跟还在家里做姑娘的人一样呢?自然是有变化的了,我瞧绵绵是稳重了许多。”

    说着又朝卫安问:“便在我这里用饭罢?省的再跑一趟回去了。”

    卫安答应了:“正好想您小厨房里做的菜了。”

    卫老太太笑着看了花嬷嬷一眼,花嬷嬷便会意,叫底下的人去厨房里头取膳来,自己跟卫安说:“你明天便过去一趟郑王府罢,看看你父王,也看看郑王妃,我看昨天郑王妃似乎有些不开心呢。”

    昨天郑王妃过来赴宴,没坐多久就走了。

    连卫老太太也留不住她,她说宝哥儿身上这几天不舒服,因此没有带来,怕小孩子单独在家有什么不妥,所以过来坐坐便要走。

    这也说得过去,孩子本来就很少有很小的时候带到别人家里去做客的,可是放在郑王妃身上,这就有些不大妥当,容易引发联想了。

    要知道,郑王妃之前每回过来,都是会带着宝哥儿的,而且都会坐到散席了再走。

    老太太少不得想的多了,看着卫安,迟疑再三还是道:“虽然说人家未必会有那个意思,可是我总觉得,自己心里还是要有些数,我觉得,这或许还是跟王爷这回来并不回家,直接去了你母亲那里有关。”

    卫安垂下头叹了声气:“是我不好,我一开始没有想着给王妃去封信,跟她说我母亲的忌日到了。”

    论起来,现在的郑王妃丁氏是该在明鱼幼跟前执妾礼的,每逢祭祀都该奉香磕头,卫安怕她心里多想,加上之前一直有事情耽误,便从来没有主动提起过。

    这回也是一样的,她并没有去信给郑王妃单独提醒,自己跟卫老太太去了普慈庵。

    卫老太太也有些感慨,在椅子上坐着摇了摇头:“算了,这些话也是我们私底下说说而已,说不定是我们小人之心,人家根本没有那个想法呢。”

    其实女人总是更想的多,也更敏感的。

    丁氏从前是因为刚嫁过去,又跟王爷相处的不多,加上外头还有人出招对付,处处都要倚仗卫安,所以想不到那么多去,更不可能嫉妒羡慕了。

    可是等到这些外在的威胁都散去了,等到她的地位已经稳固,甚至都已经生下了郑王唯一的儿子,可是郑王却还是显然更看重前妻和前妻的孩子,要说她心里有了不虞,那也是人之常情。

    卫老太太拍了拍她的手:“我观看她素日形容,倒不是那么个爱折腾的人,反正不管怎么样,你自己该做的便一定要做到,其他的,咱们也管不了那么多,管东管西,也没听说过能管得住别人的心里想什么的。”

    说着便跟卫安一道用了饭菜,见卫安有些困倦低沉,便让她回去休息。

    卫安出来,旁边的玉清便忍不住低声道:“姑娘,您是该多小心些王妃......”

    卫安就挑了挑眉,见她眼圈底下有一片很明显的青黑,便问她:“怎么说?”

    玉清摇了摇头,咬唇道:“我也说不准,可是....昨天王妃看您的眼神,还有您上去请安的时候.....”

    昨天郑王妃的确没怎么跟卫安说话,哪怕是卫安过去请安,郑王妃也不过是淡淡的笑了笑,不冷不热的说了两句,就打发她走了。

    这实在是不符合常理的,卫安知道,郑王妃怕是心里真的有疙瘩了。

    她嗯了一声,表示自己知道了,等进了屋子,玉清捧上茶来要出去,就出声喊住她:“你留一留,我有话要问你。”

    之前她让汪嬷嬷去问玉清自己到底是个什么意思,汪嬷嬷回来说,玉清支支吾吾的,只说不合适,不大喜欢。

    这也说的过去,可是在之前,卫安分明觉得玉清不是这么个态度,她对于汉帛的讨好和靠近分明是高兴的。

    玉清看了她一眼,低眉敛目的站在她跟前应了。

    卫安这才诧异的回想起来,玉清已经跟从前不同了,这阵子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话总是特别的少,连眼圈底下都时常是青黑色的,跟从前完全不同。

    从前的玉清虽然比蓝禾稳重,可是却还是不失女孩子的活泼开朗,最近却总是低落的,她将玉清拉在身边坐下,低声问她:“你是不是有什么难处?”

    玉清抿了抿唇,最终还是摇头,朝着卫安跪了下来:“姑娘,我不喜欢他,我想服侍您,跟在您身边一辈子....您便成全我,让我一辈子都留在您身边罢!”

    进来的汪嬷嬷就愣住了,而后免不了想的有些多,看了她一眼质问道:“一辈子不嫁?这还有不嫁人的?那你以后跟着姑娘出嫁了,当一辈子的丫头?!还是说,你不想一辈子当丫头,所以想....”

    玉清就激动得连声摇头:“不是的!我不敢!不敢有那个想头,我就是想陪着姑娘......”

    卫安急忙叫汪嬷嬷不要再说了,扶起玉清来低声安抚她:“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你放心,我知道你不是这样的想头。”

    要说别人会不会有登高枝的念头,卫安不能保证,可是玉清她却是知道的清清楚楚的,她从来就没有别的心思。

    她摸了摸玉清的头发:“你这是怎么了?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在我跟前,不管是什么难为的事,都可以说,只要是我能做得到的,一定不会叫你受委屈......”

    玉清就啜泣起来,哽咽着摇头:“我没有什么委屈,只是实在不喜欢汉帛,姑娘,若是您顾念我,等我以后找到自己喜欢的,您再把我嫁出去......”

    汪嬷嬷狐疑的看着她,总觉得发生了什么自己不知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