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九十九·报信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可是不管他们底下的人多喜欢这位清霜姑娘,主子下的命令就是命令,因此还是叫了清霜来把事情说清楚了。

    清霜有些诧异,沈琛自从把她从府里要出来之后,便没有跟她再有任何接触,哪怕是之后她伤好了,沈琛也并没有特意来多看她一眼。

    她学了浑身的本事,竟然也没有用武之地。

    而这回临江王妃让秦嬷嬷来给她送的口信,让她想法子得到沈琛的喜欢,她也已经尽力配合,哪怕是被继母打的浑身是伤,都还是坚持着不准她进沈琛的书房。

    她这么费尽心思的为沈琛着想,沈琛竟然半点不为所动,甚至都不动一动恻隐之心,反而还仍旧要把她送走?!

    现在主母还没有正式进门呢,原本是她最好的机会,要是她能抓紧机会,在传说中的厉害的寿宁郡主进门之前就成为沈琛的一名通房,那以后的日子还多的是盼头。

    可是如果现在就被送走了?那还谈什么以后?!那些都是可笑的妄想罢了。

    她一时懵了,面上却还是嗫嚅着委屈的答应下来。

    她在府里向来就是个极为温和善良的性子,发了月钱,一半送回那个对她根本不好的家里去,一半都拿出来给府里一个照顾了她的婆子,大面上实在叫人挑不出任何不喜欢的地方来,大家也就都把她看的跟半个妹妹或是半个女儿那样赞不绝口,现在看见她这副愁容,连管事的媳妇儿也觉得有些不忍。

    面上不好说,私底下忍不住回去跟众人道:“未来的主母怕是不能容人呢,我看清霜姑娘这么好的一个人,还以为.....还以为侯爷费尽心机的从府里要了来,清霜姑娘又是这么安分乖巧的,怎么也是有点收在房里的意思的,可是你们瞧瞧,这在郡主进门之前就要打发走了.....”

    众人也都听说过卫安的名声,心里对于卫安不容人的猜测更加信了几分,面上却不好说什么。

    男人亲自发的话,就算是她们再同情清霜那又怎么样?!

    他们又不是那个能给清霜庇护叫她不走的。

    清霜自己收拾好了东西,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出了这么大的事,她受了这么大的委屈,沈琛竟然连看也没来看她一眼,反而直接就让她走。

    她是很知道自己要什么东西的人,所以当时临江王妃一给了她希望,她便顺着这个梯子爬上了顶端,为了这个希望,她等待了这么久,从九江来到这里,然后再一步步的等到沈琛终于开口把她要到了府里.....

    可是这一切竟然全都是枉然?!

    她不明白,为什么?!

    沈琛都已经要了她了,都已经亲自开口和临江王妃说出了那样暧昧的话,大家也都把她当成沈琛未来的通房来看待,她原本就该是沈琛的人的,这不过是早晚的问题。

    可是现在,沈琛竟然毫不犹豫的让她去庄子上休养,休养是什么意思?她不用想也知道,那不过是个托词,去了以后,就没有再回来的机会了。

    她紧紧的攥着自己的衣摆,直到手指都已经僵硬泛白,骨节咯咯作响,才猛地掀起了桌布。

    可是愤怒也就是那么一瞬间的功夫而已,她立即就又面色晦暗的把东西重新收拾好了----不行的,不行的,面具都已经带上去这么久了,难道现在才要撕下来?

    她不该是这样的,得到了主子的嘉许竟然还要摔东西泄愤,这怎么行?!

    这不符合她一贯表现出来的脾性。

    她不能功亏一篑,现在还不到真正崩溃的时候,不是没有希望了的,只要她能想到法子.....可是怎么才能改变沈琛的这个决定呢?

    她目光沉沉的看着自己桌上重新被抚平了的桌布,看着上头用琉璃碗盛着的水果,许久之后,才淡淡的叹了一口气、

    不过清霜的事毕竟是小事,府里的人谈论了两天也就忘了,大家都知道,沈琛的主意向来都是坚定的,不管是什么事,只要他下了决定,那就没有更改的道理。

    所以惋惜了几天,也就只能是惋惜了几天而已,众人便都开始对于卫家的事津津乐道起来-----卫安的哥哥卫玠要娶陈阁老家的女儿了。

    他们的这桩婚事倒也算得上是一波三折,耽误到现在,陈绵绵都已经十八岁了,算得上是极晚成婚的一批姑娘,而卫玠更是已经二十,因为他们之前诸多不容易,因此卫家和陈家两家都很是配合这门婚事的筹办,凡事都有商有量了,根本不存在刻意刁难对方的问题,所以这门婚事符合预期的办的极为风光妥帖。

    当天陈家姑娘出嫁的十里红妆简直晃花了人的眼睛,连一向安静的平西侯府都忍不住讨论起此次的事情来。

    也不独独是平西侯府,更热闹的还是临江王妃的院子,她是亲自去了一趟卫家的,回来之后便有些微醺,休息了许久才有些头疼的醒过来。

    吟霜急忙奉上了早就已经准备好了的醒酒汤,伺奉着她喝了,才低声问她:“王妃,要不要再来些新鲜的桃子?”

    这个时候的蜜桃也算得上是难得了,毕竟是已经过了季节的东西,剩下的都不多,临江王妃摆了摆手,叫她出去,换了秦嬷嬷进来,一进来便揉着自己的额角问她:“我睡了多久了?”秦嬷嬷急忙上前扶住她,替她穿了鞋子:“已经睡了两个多时辰了,我正想着是不是该叫醒您,可是您难得有睡这么长的时候,奴婢又不忍心.....”

    临江王妃神情温和了一些,靠在软枕上道:“今天卫老太太和平安侯夫人都亲自来敬我,连陈夫人他们也都来了,我总不能不给面子,谁知道竟然多喝了两杯便醉了.....不过说起来,卫家的酒倒是的确是酿的好,也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入口绵长,喝醉了睡的如此香甜,醒了竟也不觉得头痛.....”

    睡眠对于她来说实在是一件难事,这次已经是少有的好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