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九十四·衷肠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老太太笑着摇了摇手:“你是菩萨座下的居士,怎么好叫你来扶我?快罢了吧。”

    静安师太也就笑笑顺势住了脚没再上前,看着花嬷嬷上前搀扶住了卫老太太,轻声道:“郑王爷已经来了....”

    卫老太太沉吟了一会儿----郑王来拜祭明鱼幼,向来一呆便是一整天的,只是去年他困在九江和山东辗转回不来,今年已经添了一个大胖儿子,不知道还是不是跟往常一样了。

    她正想着,静安师太便又道:“老太太,王爷说,他总是要待足一天的,请您少待,先去用了饭,他有事想跟您商量。”

    卫老太太嗯了一声,知道郑王这是要先去拜祭明鱼幼的意思,便拍了拍卫安的手,先去了后头用斋饭。

    普慈庵的斋饭向来就以鲜美闻名,一道清明菇汤更是做的叫人流连忘返,卫老太太难得食指大动,吃完了饭在院子里走动走动消食、

    才走了不知有没有一盏茶的时间,就听见外头有了动静,花嬷嬷亲自进来,看了她一眼又看看卫安,眼里含着笑意说:“老太太,郡主,侯爷来了,正在前头和王爷一道拜祭王妃......”

    郑王来那是理所应当,可是沈琛来那就真的算得上是有心了,卫老太太也禁不住笑了:“这个鬼灵精,狡猾归狡猾,却是个有心的。”

    又冲着花嬷嬷问:“他让人进来通报说这个,是什么意思?”

    来了就来了,先去前头祭拜也是正理,可是为什么还要单独指使人进来报信?反正待会儿郑王进来,这消息不也就一样知道了吗?

    花嬷嬷咳嗽了一声,有些忍俊不禁:“侯爷说,知道老太太饭后要散步的习惯,因此稍后进来给您请安,听说普慈庵的茶花开的好,想请郡主一同去瞧瞧。”

    真面目露出来了罢?

    老太太没有当一回事,之前说规矩,那是做给京城的人看的,毕竟在京城里总是不大方便,耳目众多,怕有心人拿这个来攻讦卫安的家教和规矩,可是既然已经到了这城外,这些顾虑便都没有了。

    卫老太太便也只是笑着叮嘱卫安:“看着些,算算时间,看看你父王差不多要进来了,便回来。”

    卫安有些不大好意思,急忙答应了一声,卫老太太便又叮嘱汪嬷嬷她们都妥善的跟着,这才放她们走了。

    廊庑处阵阵松涛,从山中看下去,四处都是渺茫的烟雾,如同置身仙境一般,沈琛正站在尽头处靠着一根廊柱不知道想些什么,听见动静转过头来,一见卫安便笑的露出一口大白牙来:“你来啦?”

    玉清已经很有眼色的停着不动了。

    卫安走上前嗯了一声,问他:“你怎么有空过来?徐家的事情刚了,既然你们已经放过了徐家,那总要想法子替徐家遮掩罢?窃取军报可不是小罪,难道不是你来处理吗?”

    沈琛摸了摸她的头,叹了声气有些委屈的样子:“你这个小没良心的,我为了来见你,彻夜把这件事拜托给了秦东,跟他和三少商量好了,然后又急忙赶过来的,你怎么一来也不问问我累不累,就先问起了这坏兴致的事?”

    他见了卫安便是很放松的样子,静静的看了她一瞬,便叹道:“昨天在徐家的时候没有见到你,我担心的睡不着......”

    这人越来越会说话了,卫安有些无法招架,哼了一声脸通红的抱怨:“越来越没个正形。”

    沈琛忍不住失笑:“那要怎样才是有正形?从前咱们还没有订亲的时候,总要守着规矩的,可是现在咱们的婚期眼看着都近在眼前了,难道还不准我跟我的妻子说些好听话来诉衷肠吗?”

    真是越说越说不过,卫安瞪了他一眼,问他郑王的事:“父王走了这么好几天,是去哪里了?今天老太太还以为他或许不过来了......”

    之前在徐家的宴席上,郑王也没有出席,提前也没叫人送信。

    沈琛挑了挑眉:“王爷是去替圣上巡视皇陵了,之前蒋松文督造的时候又出事,皇陵那边好似很是停工了一阵,以后这件事,怕就是交给王爷来处置了,当时事发突然,王爷恐怕也来不及送信通知罢,可是等到在那边召集修建的人问了一遍情况之后,王爷马不停蹄的便赶回来了,他总是很看重王妃和你的。”

    卫安嗯了一声,放松下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跟沈琛说:“我把人想的太坏了,我还以为.....”

    沈琛知道她的意思,顺势脱下自己的薄绢披风披在她身上,轻声道:“不是你把人想的太坏,而是碰见这种事,免不了要多想一想的,毕竟人都有感情,又不是木偶,老太太肯定也是疑心是郑王妃阻止他了,他自己也因为郑王妃生了儿子,所以才不来了吧?”

    他坐在廊干上,拍拍手示意卫安也坐下来,又得寸进尺的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坐了一天的马车是不是累了,借你靠一靠。”

    卫安不立他,他便有些哀怨的眯着眼睛看着她:“你是不是嫌弃我了?”

    卫安拿他没半点办法,忍不住扑哧一声笑起来,最后还是拗不过他,将头轻轻靠在他肩膀上,挽住他的胳膊长出了一口气:“昨天我有些害怕的。”

    她低声道:“我以为你总会出现的,所以我一直撑着......”

    沈琛的表情渐渐变得严肃,侧过头看着她,声音也放的很轻:“对不起....外头的事,我也不放心交给别人....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

    其实也不委屈,沈琛明明已经把危险都已经掐灭了,就算是她真的跟着那个小丫头出去,沈琛也一定有法子。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对着沈琛,卫安就是忽然觉得有些说不出来的心酸,连眼睛都忍不住红了。

    她上一世总觉得彭凌薇等人太过矫情,在娘家受了委屈见到夫婿来接便忍不住哭,现在看来,原来人一旦有了依靠,是真的容易变得格外的软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