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九十一·催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连临江王妃在听说了原委之后,也忍不住微微眯了眯眼睛,冷笑了一声。秦嬷嬷跟在她身后,替她擦干了身子,伺候着她上了床,才轻声道:“侯爷这么一闹,不是就跟徐家势成水火了吗?这是好事啊!”

    至少在临江王妃看来应该是好事啊,出了这档子事,徐家哪里还能跟沈琛之间和谐相处,只怕是恨不得要吃了沈琛的肉了。

    临江王妃不是应该非常乐意看见这样的结果吗?

    她有些看不明白了,低声喊了一声王妃。

    临江王妃半靠着身后的大引枕,对秦嬷嬷还是和颜悦色的挑了挑眉:“坐吧,今儿你晚些回去。”

    虽然临江王妃爱用旧人,而且除了这些旧人谁也不信,可是到底守夜这种事,还是要女孩子来做才好些,秦嬷嬷她们毕竟是年纪大了,反应不够灵敏,做事也不够轻便了,因此她们是很少留在王妃房里待到很晚的,通常差不多时间便得出府回家去了。

    既然王妃亲自发话,秦嬷嬷也就急忙答应了一声,替她将被子掖了掖,低声道:“王妃,您不用担心,我看徐家夫人她们是真的恨透了郡主了,半点脸面都不给她,往后郡主只怕是事情也多着呢。”

    这是自然的,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是非的,别看今天没多少人明面上替徐家婆媳说话,可是那是因为徐家婆媳不占理,加上那时候平安侯夫人和梅夫人两个人带了风向,秦夫人保持中立还有些偏向卫安,所以才会那样。

    可是多少人是靠着徐家的?

    徐家的态度,就会是她们的态度。

    她揉了揉自己的额角,有些想要冷笑:“你错了,今天可是沈琛卫安把便宜都给占尽了!”

    秦嬷嬷是知道的,沈琛一回来就进了王爷的书房,这人都到现在还没出来呢。

    自从出了之前沈琛扇子去请旨赐婚的事情之后,沈琛就很久没有跟临江王这么促膝长谈过了,这回想必是两个人又恢复了之前的和睦了。

    她弄不明白这些弯弯绕绕,挠了挠头有些赧然的道:“王妃,我们做下人的可不懂这些......”

    临江王妃也不要她懂,满脸阴霾的吩咐她:“你明天想法子,给清霜送个信罢,她们过的真是太轻松了些。”

    秦妈妈不知道话题怎么忽然就拐到了这里,反应就慢了一步,等到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急忙点头答应下来。

    临江王妃就又有些百无聊赖,打发她走了。

    看现在这情况,沈琛一时半会儿根本是动不得了,之前还有几分拉拢徐家的意思,现在也全然没用了-----之前是徐家的大老爷他们想要通过自己来跟王府拉关系,可是现在,沈琛已经明摆着把橄榄枝伸给徐安英自己了。

    徐安英就代表着徐家的态度,他才是真的能主事的人。

    沈琛这个狡猾的东西!

    她在心里骂了一句,到底还是忍住了脾气,缓缓的呼出一口气。

    没关系,时间还很长,她还多的是机会的。

    那边回了家的卫三夫人和卫二夫人也如释重负,都觉得有些劫后余生的庆幸。

    卫老太太认真的听五夫人说了经过,面上的神情一直都是紧绷的,在听见徐大夫人屡次为难之后,便忍不住苦笑摇头。

    这对婆媳。

    为什么非得把目光对准背后的人呢?真要是那么恨,那就谁害的找谁去啊。

    真正拒绝的是楚景吾,哪怕他们迁怒呢,那也该迁怒沈琛啊,要么就光明正大的找沈琛和楚景吾的麻烦,凭什么专门对着更弱的下手?!

    还不是看卫安是个女流之辈,觉得无论如何也比平西侯更好欺负一些?!

    真是又怂又坏。

    她笑完了,又觉得悲凉。

    其实说到底,徐家的声势已经够旺了,没有必要趟这趟浑水的,一开始如果她们不动念要害沈琛而靠拢临江王妃的话.....又或者,哪怕是已经出了楚景吾呵斥徐贞娘的事之后,他们能不再兵行险招,事情也不会到这一步。

    可是人心就是这样,哪里是算得准的东西呢?

    她意兴阑珊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好了,不管怎么样,这件事就到此为止了。要是明儿徐老太太上门来,谁都不许作态!”

    卫家现在真的经不得名声再坏下去了。

    原本这些年,卫家出的事一桩一桩就因为有心人的推波助澜而被众人拿来当作谈资,或是新闻,现在还好,有她活着,有宫里那位活着,总是能保住卫家。

    可是临江王上位呢?

    那终究是隔了一层的,哪怕有郑王这层关系在呢,可是帝王心术,永远是最难猜测的。

    能多安分,还是多安分罢。

    众人都急忙站起来应了是,卫老太太便又额外叮嘱卫安:“既然没别的事,便陪我去一趟庙里还愿......”

    是明鱼幼的忌日又到了。

    卫安抿了抿唇,低声答应下来。

    卫老太太每回提起明鱼幼的时候,都免不了难过的,卫安静静的陪在她身边,良久才低声道:“祖母,母亲在天有灵,也会替我们高兴的。”

    卫老太太也不把这些话当真,若是真的在天有灵,也未必会开心的罢,知道明家就剩了一个明敬,还是在别人手底下长大......

    不过这些都过去了,卫老太太长叹了一声,跟卫安说起来:“过了明天,再过六天,便是你哥哥大婚的日子,你跟绵绵是早就熟悉的,这几年相处下来关系也一直不错,到时候还得你多看着些绵绵。”

    不管怎么说,卫玠总归是长宁郡主的儿子,跟现在的五夫人是继子继母的关系,卫玠自己还好,是个本分老实的,不会有什么不满,可是绵绵毕竟是嫁进来的儿媳妇,若是不把五夫人当成真正的婆婆来侍奉,只怕家里终归还是又会闹出事端来。

    这本来关系太混乱了便难相处,偏偏卫家的关系就已经混乱到了极点。继子继母,伯父伯母什么的又没有分家,不安的那些因素算是都齐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