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七十九·和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是要卫安退一步的意思了,徐老太太意味深长的牵起卫安的手拍了拍,很是温和的跟她说起了道理:“老婆子也痴长到了如今这么大的岁数,也算得上是你的长辈,有些道理,倒也想教一教你。”

    她挥退了急忙要说话的徐大夫人,语重心长的跟卫安说:“郡主,我知道您是个聪明人,这件事呢,是我们做错了,还请郡主大人有大量,就当给我个面子,您点个头,我们就当这件事没发生过,咱们两家从此就当多了对方这门亲眷,您说怎么样?毕竟多个朋友多条路,您说是不是?”

    她微笑着慢慢的放低了声音,很是气定神闲的挑了挑眉对卫安笑道:“毕竟,你们老太太年纪也大了,想必也不想听见这么多不好的事,再说......”

    她看着卫安,语气又淡了下来:“再说郡主也该知道,现在郡主虽然一帆风顺,可是往后总是要过日子的.....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这是变相的承认她们的确是算计了卫安。

    可是却没有半点觉得自己错了的意思,反而还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要人家大事化了小事化无,把这件事当成没发生过。

    头一次看做错了的人被发现的时候是这样的态度的,总觉得自己高高在上不可攀登,对方就该是被踩在脚底下的泥,就算是知道自己被算计了,也该反省自己为什么没被干脆利落的算计,竟然还要劳烦她们来道歉。

    徐家的人真是比当初的仙容县主和李桂娘之流的还要恶心一些。

    至少仙容县主和李桂娘害人的时候也是知道各凭本事成王败寇的道理的,徐家的人却不知道,还觉得卫家的人就该忍气吞声才是对的。

    她望了徐老太太一眼,面色不变,如同一尊雕塑似地,缓缓的摇了摇头:“老太太,真是不巧了,我偏偏不是那种能忍得下气的人。”

    真是给脸不要脸!徐老太太也有些气怒了,冷笑了一声忍不住道:“真是孩子气。”想想外头的情形,再想想沈琛的难缠,到底还是稍微收敛的脾气,转向卫五夫人道:“孩子不懂事,想必夫人们是知道事的,这件事说穿了,不过就是一场误会罢了,下人伺候的不得当,我们稍后自然会罚,也会上门认错,可是若是抓住这件事要没完没了,那就显得有些可恶了,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卫五夫人有些惊住了,她没料到这京城里顶级的贵妇竟也有如此不要脸的,明明是她们一开始就不安好心在前,拉人来她们府里做客还安排了陷阱给人家跳,现在人家没跳不说,还顺带知道了是她们挖的陷阱,她们不但丝毫没有做错事的悔意和歉意,还倒打一耙怪人家不省事!

    三夫人已经快言快语的讽刺出声来了:“真是长见识了,稍后我可得好好的问问周围的人,见没见识过徐家这样的待客之道。这件事也叫我重新认识了一回人人称赞的徐老太太和徐大夫人,人人都说您二位好相处,可我现在看来,却只看得见您二位的咄咄逼人和高傲刚愎!”

    卫二夫人紧随其后,丝毫不让:“我们不过就是想知道这个丫头到底是得了谁的授意,如此大胆诓骗郡主出去,想知道那个院子里到底是有什么,可是老太太却说出我们家的家教来,还说我们不懂事,就是遮遮掩掩的不肯给个痛快,到底您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不能说啊?”

    其实外头的人都传来消息了,说是假扮李兰芳的人已经抓到了,卫家的人也就猜到了徐家到底想做什么。

    她们根本就是一早就已经算计好了,那个假扮李兰芳的人也都在她们的掌控之中,兵部衙门的人一开始大张旗鼓的过来搜人,根本就是故意的准备好了坑专门给卫家的人跳的。

    事情到这个地步,谁也不是傻子,徐家的人其心可诛,打算污蔑卫家的人跟贼匪合谋偷取军报,这是什么样的罪名?!

    足够叫卫家灭族的!

    可是这样的恶行,徐家的这对婆媳,却打算就这么轻飘飘的一句招待不周就想遮掩过去,而且气焰还如此的嚣张,仿佛卫家人就该这么卑躬屈膝委曲求全。

    她们哪里来的自信?!又以为自己是谁?!

    卫五夫人出奇的愤怒了,当初仙容县主害人,尚且错了之后还要么狡辩,要么是低声下气的准备赔罪等待来日呢,可是徐家竟然就这样还要卫家自己吞下这个苦果!

    她们卫家还白白的被骂上一通不知道规矩,不懂分寸!这是哪里的道理!?

    她冷笑了一声,咬着牙接上了卫二夫人的话:“是,我也这样觉得,老太太和大夫人要是真的觉得自己只是招待不周,没有别的不能见人的事的话,那大可叫这个丫头去对质啊!说起来,徐二小姐恰到好处的生病了,徐大姑娘恰到好处的把其他贵女们送走了,就留下我们家姑娘一个人在桃花林里,偏偏伺候的人还都不见了,方便这个小丫头来传话,也实在太奇怪了,您说是不是?!一句话,既然您问心无愧,既然府上问心无愧,那咱们就去前头对质!也无所谓什么规矩不规矩了,我就没见过比贵府更没规矩的人家!伺候的人不像是伺候的人,主人不像是主人!金玉其外败絮其中!”

    秦夫人到此时也不能不出声了,她看了徐大夫人一眼,再看看卫五夫人,咳嗽了一声,淡淡的道:“老太太,大夫人,世子夫人的话虽然说的激烈了一些,可是也不是全然没有道理,这件事看上去怎么看怎么蹊跷,若是您二位真的不曾授意这个小丫头传什么口讯,那这个小丫头的来历就很可疑了,极有可能是跟那些匪徒是一伙的,若是这样的话,府上也多了许多的祸患啊,还是查清楚一些罢,这样也免了伤了两家的和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