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七十七·狐狸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家根本不给她们活路,无缘无故上来大张旗鼓的请她来,竟然就给她准备了这么一份大礼,真是泥菩萨也要被气的有脾气了,也实在是欺人太甚了一些。

    卫安气不过,徐大夫人自己也气不过,浑身发抖的指着卫安几乎用尽了力气的看着她,满是愤恨的说:“你简直胡搅蛮缠!我们好心好意的请你们来做客,你们竟然就是这样红口白牙的咒人清白吗?!简直是笑死人了,我们为什么要陷害你,出了这样的事,我们自家尚且忙不过来,你竟还这样妖言惑众!”

    她冷笑了一声,忍无可忍,似乎是气急了口不择言的指着卫安厌恶道:“果然是没有亲母教导,总归是比较真正的贵女少了教养身份,言行之间对长辈如此不敬,如此咄咄逼人.....”

    卫五夫人已经大怒,立即便直接反驳:“大夫人是糊涂了罢?什么没有长辈教导?她是我们老太太亲自教导长大的,您说她没有规矩,岂不是就说我们卫家没有规矩?!如今我是她母亲,您的意思是,我这个母亲教导的不好?!”

    徐大夫人气急了,哪里会给她脸面,径直便嗤笑了一声:“才入门几天的继母,倒是真是上杆子赶着来挨骂了,怕人说,那就得自己立的起来才行,我看郡主这言行举止,难道不是没有教养太过刻薄?!再说了,卫家的家教?老太太教导出来的就一定好?这我可不敢苟同,谁不知道你们卫家一家子这么点子出嫁的女孩儿,就有两个闹着和离的?!一个或许是夫家不好,这都两个了,还都闹得对方家破人亡的,真的就都是对方的过错?教的出这么多和离的女孩儿,也不难想象你们家的家教,现在郡主横行霸道出口无状,倒是看得出些你们卫家的家教了!”

    这就是真的在指着卫家的鼻子骂了。

    卫五夫人气的简直发抖,徐大夫人也实在太过分了,把人请上门来要人家死,还怪人家不愿意死的那么轻易痛快,指着人的鼻子这么骂。

    她立即便恼怒了,冷笑着把那个丫头往前推了一步,整理了情绪之后冷淡的看着徐大夫人,再一把拽住卫安,轻声却坚定的道:“那好啊,报官罢!”

    众人都被她这一句话给弄得惊住了,秦夫人咳嗽了一声出来打圆场:“世子夫人莫要见怪,也许不过是一场误会罢了,说开了就好了.....”

    卫二夫人到这个时候也反应过来了,咬牙切齿的顾不上别的,啐了一口便道:“什么误会?!她们徐家是根本没有把别人当人,更没把我们卫家当回事,既然这么看不起我们,当初就别下帖子请啊,既然下帖子请了,就别弄这些人不人鬼不鬼的鬼祟事啊!这么当面一套背面一套的,竟然也有脸说这个不好那个不好,指责别人的家教?”

    卫三夫人就更不必说,徐大夫人说的那些话,根本就是明着在说卫玉攸的事,卫玉攸现在原本就因为外界议论而担忧,现在徐大夫人作为女人,在明知道外头舆论都是指责李家的情况下还要把责任强行往女人身上推,真是恶心透了。

    她冷笑了一声,咬着牙看着徐老太太,缓缓的笑了:“都说什么大夫人为人忠厚老实,我看这忠厚老实四个字要是能套在大夫人头上,恐怕以后也要臊死了。大夫人何必呢?我们到底做了什么,叫你如此失了分寸体统,不仅跟一个晚辈过不去不说,竟然还要来指责卫家的家教,怪责我们家老太太不会教导人?”

    她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眼珠子乱转的小丫头,厌恶的说:“难道就是因为抓住了这个小丫头吗?那我可真是有些好奇了,这个小丫头到底是要把安安往什么地方引啊?难道真的是打算要把我们安安带去什么不好的地方?”

    徐大夫人太过暴躁了,众人都忍不住在心里有些疑惑,从前徐大夫人在外头可从来不是这样的形象,更没有这么不管不顾的时候,她总是最温和最顾忌别人的脸面的,不会做出这么明晃晃的得罪人的事来。

    众人将目光放在那个小丫头身上,心里头已经有些数了。

    恐怕是真的这里头有什么见不得人的猫腻,才会把一向平和的徐大夫人逼成这样,否则就算是卫家的人真的不懂规矩,徐大夫人也不可能生气成这样的。

    秦夫人自然也看的分明,慢慢的咳嗽了一声,看着徐老太太道:“老太太,我看这样下去也不是法子......”

    这么在这里闹的确不是个法子,太丢人了。

    哪怕徐家这次真的成功了,也已经很露痕迹了,大家都会知道她们徐家为了诛锄异己所以这么不择手段。

    徐老太太在心里叹了口气,很是不舒服。

    这个卫安,实在太知道如何叫人情绪失控了,徐大夫人也算得上是沉得住气的,竟然也被她逼成了这样。

    她叹了口气,皱了皱眉头盯着面前的卫安,声音低低的叹了口气:“这都是误会,今天叫郡主受委屈了。”

    徐大夫人便不可置信的抬起头盯着老太太,立即便想要开口,可是在徐老太太的目光下,又不甘愿的闭上了嘴,到底什么也没说。

    卫安摇了摇头,知道已经差不多是时候了。

    徐大夫人已经被逼得原形毕露,自己就把自己那副知道卫家要倒霉而且确定卫家倒霉的嘴脸露出来了,还叫这么多贵妇都看在了眼里。

    她看着徐老太太,又看了一眼徐大夫人,轻声道:“老太太,大夫人,不是我非得要揪着一件事不放,也不是我要空口无凭的就说你们做了什么坏事,可是事情到底是出在了你们家里,是你们府里的下人现在疑似要引我去不知什么地方,这不管怎么说,也说不过去罢?你们总得给我一个合理的,能叫人信服的交代罢?”

    徐大夫人冷冷的笑了一声:“你想要什么交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