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七十二·发难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五夫人丝毫不留余地,也不再叫徐老太太有反驳的机会,立即张口便道:“老太太,您是知道我的,我不过是个继母,才嫁进侯府没有几天,人家都说后母难为,相信您也知道我的难处,安安不能出事,她一旦出事,我就没法儿做人立足了。所以这回不管您说什么都好,我已经说过了,我得赶过去瞧着,还有,若是我真的出了事,那当着这么多夫人的面,您也可以跟我们家的人说,就说是我自己不知好歹,不听劝阻,不会耽误您的好名声的!”

    这番话说的不客气至极,让徐老太太这样积年的老狐狸的面上也挂不住慈和的面色了,立即斥责道:“你这是什么话?!难道谁还阻止你做个好的后母了不成?!”

    这番话五夫人是说给徐大夫人和徐老太太听的,可最重要的却是说给秦夫人听的。

    她知道秦霜不是秦夫人亲生的,而是那个秦家的姑奶奶的孩子,后来被秦家的人接回家里去了的,秦升和秦东对那个姑奶奶情分极重,秦升把这两个外孙女看的跟眼珠子没有任何分别,秦东更是。

    所以秦夫人对于秦霜比对自己的女儿还要体贴入微几分,这从早上刚进门的那一番相处就能看得出来了。

    徐老太太和徐大夫人准备充分,油盐不进,她们要是硬闯,恐怕是过不去的,那就只能拉别人一起。

    最好还是连徐家也不敢太过得罪的人物。

    除了秦夫人,还有谁更合适呢?

    秦夫人果然也被她的话给说动了,是啊,本来她这个舅母兼之母亲便当的极为小心翼翼,生怕会叫秦霜受了什么委屈,好不容易把人拉扯到了这么大,差不多能嫁出去了,要是在这个关头翻了船,那以后夫妻俩之间岂不是还得过不知多少年的斗气的日子?

    她无法忍受,放开了搀扶徐老太太的手,退后了一步,意态坚决的道:“老太太,我也觉得定北侯世子夫人说的是,我们去也不影响什么的.....您放心就是。”

    她说完了,便对着卫二夫人和卫三夫人五夫人很和善的问:“诸位还去吗?不如一起结伴罢?”

    卫二夫人立即代表其他二人出声:“自然去的,自然去的。”

    她们这么一动,徐大夫人大惊失色,很是戒备的看了卫二夫人一眼,轻声在徐老太太耳边喊了一声:“母亲......”

    其他的人见秦夫人和卫家的几个人都要去找孩子,面面相觑了一阵之后,好几个人都站了出来,说是要一同过去。

    之前是没人去,现在有这么多人一起过去,大家到底是都担心孩子的。

    徐老太太知道这是肯定不能再硬抗了,否则这么多人就是傻子也得起疑心了,便轻轻拍了拍旁边的徐大夫人的手叫她安心:“算算时间,确实也差不多了,她们要去,那就让她们去好了。”

    就算是到了那边又怎么样?

    路是不同的,这些贵妇们得去燕子坞,而卫家她们也得先去徐贞娘她们院子里绕一圈,到时候才知道人不在那里。

    拖一拖,再等一等,外头的事成了,自然就可以按照之前的那套说法去遮掩,甚至还能说,卫安叫人过来取药那都是故意给卫家传递消息,是在故意装病。

    这不是现成的好事吗?

    徐大夫人咽下了即将出口的反对,心里还是觉得不安,低声道:“我总觉得刚才取药那一点太可疑了,当时我便该......”

    什么病这么巧,而且一过来之后卫家的这些人就闹着要过去找人。

    其实想必就是卫安派来通风报信的,可恨当时形势所迫加上没想到那么多,否则就该出言阻止的。

    徐老太太见她心神不宁,便咳嗽了一声淡淡的让她镇定下来:“好了,沉住气,自己先沉不住气怎么成?就算是那个丫头刻意来通风报信,那又怎样?那丫头能拖多久?你刚才做的就很好,这么一段时间拖延下来......那丫头再花样百出,这个时候也差不多被弄去那边了。”

    她说着,见秦夫人实在忍耐不住的又准备催促,便挑了挑眉,和煦的笑起来了:“既然如此,那便快走罢,只是你们是客人,我们没有让你们犯险的道理,一定得陪你们一起过去的。”

    这番话又把她们自己置于体贴人的位子上了,好似她们实在是因为危险才阻止别人去,现在阻止不了,便甘愿冒险似地。

    真是会收买人心。

    可是卫二夫人她们这个时候都顾不上这些了,不管徐家的人跟还是不跟着,先去找到卫安,那才是最要紧的。

    也不知道卫安这个时候怎么样了。

    她们心急如焚,之前拿了药去找卫安的小丫头也是满腹的不痛快,见卫安在桃林边上的石桌旁边的石凳上坐着,便气喘吁吁的跑到她跟前,猛地一下子蹿到她跟前,居高临下的狐疑的看着她,满是狐疑的问她:“姑娘不是说旧疾复发了吗?!怎么现在看起来生龙活虎?”她说着,面上的神情变得有些愤怒起来:“姑娘该不是拿我取笑罢?!”

    没有人高兴应酬一个没什么用途的人,在这个小丫头看来,卫安无疑就是这种人,她很快就药死了,根本不值得自己卑躬屈膝的。

    卫安面色缓和了许多,已经不再那么苍白,却还是皱了皱眉头,声气有些弱的摇头:“我实在是痛的受不住,便来这里等着了。药取来了吗?”

    小丫头半信半疑,却还是伸手把那个荷包递到她跟前:“喏,药给您取来了,您可快些吃了罢,这外头还忙着呢,为了给您取药......”

    卫安看了她一眼,伸手接过荷包,忽而问她:“徐大夫人不是说,我母亲她们出事了吗?你怎么拿到药的?”

    小丫头愣住了,手僵持在半空没动,半响之后才垂下了眼睛,神情莫辨的道:“是卫三夫人出了些事....只怕是有些危险了.....所以您还是快些跟我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