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五十一·抽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反正卫安那个眼里不能容沙子的性子,是过不好这一生的。临江王妃心里头觉得卫安这种张口闭口就想要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念头和期望可笑又可怜,别说王公贵族了,放眼天下,这天底下稍微有些钱有些势的男人,哪一个是真的能守着糟糠之妻过一生的?

    看看那些平民罢,就是他们,若是地里收成好了,说不得也要抬个小妾在家里的。

    卫安凭什么觉得自己可以例外?

    凭她年轻貌美吗?可是这世上年轻貌美的女孩子多了,谁能一直永葆青春呢?

    再说了,再美再好的女孩子,在男人眼里,过了新鲜劲,那也就是那个样了,还能守着多久?

    只不过卫安自己想不通,总觉得自己是特别的那个。

    不过也没关系,她觉得自己特别,生活以后回赏她一个巨大的耳光的。

    现在更叫临江王妃觉得有些紧迫的,是楚景吾的婚事----临江王说他自己心里有打算,不知道是个什么样的打算。

    知道她在想事,秦妈妈就在旁边很安静的替她焚香,临江王妃最近总是失眠多梦,晚上是睡不了一个整觉的,若是没有这提神的熏香,她撑不到下午,恐怕就要睡着。

    过了好一会儿,临江王妃才轻轻的动了动,转过头来看见了秦妈妈,有些索然无味:“从前我恨她们恨得跟什么似地,恨不得立即便把她们全都送下去陪了景行,让她们跪着死了也要给景行赔罪,可是现在看她们这轻狂样儿,我又觉得不必了。”

    秦妈妈没有料到她忽然说出这样的话来,便忍不住笑了笑:“您怎么这么说?”

    从在九江开始受尽委屈,临江王妃心里头对卫安和沈琛的仇恨她都看在眼里,连暗杀郑王的事她都做的出来,现在说什么想要抽身,秦妈妈是不信的,便只是笑着。

    临江王妃喝了口茶,或许是因为沈琛的愚蠢取悦了她,也或许是临江王刚才有一瞬间的恼怒叫她觉得心里开心,她语气变得很是和善,有点像是刚生下楚景行的那会儿的做派了,轻言细语的道:“她们这么蠢,为了所谓的什么两情相悦,现在连王爷的意见也不顾了,竟就敢跟王爷对着来,这说明什么?”

    沈琛越发的把自己当回事,也太不把临江王当回事了。

    现在临江王是宠着他们纵着他们,可是等到以后呢?

    秦妈妈低头给她倒茶,见她神情淡然平和,便大着胆子道:“侯爷如今是不是也尾巴翘起来了?”

    临江王妃便忍不住笑起来:“是啊,就是这句话,可不是尾巴已经翘到天上去了么,不过这样也好,翘罢,再深的情分,也回有耗尽的那天的。”

    何况她原本也不需要她们耗尽情分才能动手。

    挑了挑眉,她吩咐秦妈妈:“去把东西准备准备,别叫人挑出错来,不过就是娶个儿媳妇进来,我还忍得了这份辛苦。”

    秦妈妈眉心一跳,想明白了她的意思,点头答应之后便又问她:“王妃,您上次不是要我们盯着那边那头?”她有些迟疑,过后才轻声跟她说:“那边不知怎的,最近好似平静过头了。”

    平静过头原本就是一种不大正常的表现,瑜侧妃可不是个安分的人。

    瑜侧妃这回却是真的安分。

    已经三月了,可是她却仍旧很是畏寒,别人有的已经爱美穿上了薄纱了,她却仍旧裹得严严实实的。

    彭嬷嬷还替她生着炭盆,暖了汤婆子放在她被窝里,就是这样,她的面色也仍旧不是很好看,急的彭嬷嬷了不得,暗地里偷偷叫楚景谙多劝劝瑜侧妃,怎么也该好好调养身体。

    瑜侧妃手里正握着一卷书看着,楚景谙便来了,进门便看了瑜侧妃一眼,静静的打量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好像变得憔悴瘦弱了许多。

    他心里有些发慌,喊了一声母亲。

    瑜侧妃就回过头来看了他一眼,见是他,脸上绽出微笑来,招手让他坐下:“从哪儿来?用过饭了没有?”

    楚景谙很乖巧的坐在她对面,见她手里捧着一本香谱,就问她:“您怎么忽然想起看这个了?”

    瑜侧妃将书交给旁边的彭嬷嬷,微笑道:“闲着没事,所以看看,听说寿宁郡主极为擅长斗香,以后还想跟她讨教讨教。”

    说起这件事,瑜侧妃的脸上带了些嘲讽的微笑:“咱们这位侯爷,对待他这未过门的妻子,可真是上心啊。”

    这么费尽心思,连得罪了临江王也顾不上,真是用心可贵了。

    她见楚景谙也似乎很是不明白的样子,便叹了声气道:“你不要觉得他蠢,他看中了卫安,便一门心思的对待她,甚至不惜违背你父王的意思,这不是他蠢,而是他这个人说一不二,一诺千金。男子有这样的品质,不管是在什么时候,都是受人尊重的。”

    楚景谙没有料到瑜侧妃会这么说沈琛,有些茫然。

    瑜侧妃便又道:“我从前瞒着你,不顺你的心意,也要解决了那个女人,为的就是这个。”见楚景谙猛然抬头,瑜侧妃咳嗽了两声,面色有些潮红,却仍旧坚定的道:“聘者为妻奔为妾,这是自古不变的道理,她来路不正,品行不端,就是抬回家里做个妾,也伤你的脸面,往后别人提起来,只要是稍稍懂规矩的人家,都只会说你既然看得上那样的人,也不是什么好人。”

    从前瑜侧妃做事总是独断专横,就算是说道理也是气势汹汹像是要指着人的鼻子骂人,这回却这样轻声细语,楚景谙有些意外,半响才嗯了一声:“这些道理,我都知道。”

    彭嬷嬷上来给她们倒茶,闻言便忍不住道:“侧妃一门心思全是为您打算,您多多体念她对您的一腔心思......”

    这是不合规矩的,就算彭嬷嬷是她身边的老人,资历极深,可也不该这样。瑜侧妃看了她一眼:“你出去罢,哪里有下人教训主子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