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三十四·羞辱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兆哥儿就是李家这位小公子,也是卫玉攸的儿子,林海家的见她哭的喘不过气,心里头已经气急了,忍不住就道:“我竟不知,府里的事,我们三太太做不得主,全都要听妈妈您的?不知道老太太在哪里,还请您引我们去求见老太太,我们要同老太太亲自说!”

    李家防范的紧,好不容易今天才露出了破绽,她们趁机闯进来了,她们转头一走,都不知道下次再来卫玉攸还活着还是没活着,林海家的怎么肯。

    齐妈妈不耐烦至极,顺手推了她一把,尖锐的喊了一声:“妈妈!我敬您是亲家府里头来的管事妈妈,咱们彼此也都留些脸面!我们老太太养病呢,为了三太太这成天的闹头疼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才养的好了些,哪里经得住这么折腾?!你们家要见人,这见也见了,也知道说什么寿材不过是因为底下人不懂事传错了话,怎么还这么无理取闹?!我们说的话您不信,那三太太自己说的话您总信了罢?三太太都让您回去了,您还接什么人?!”

    她连个磕绊也没有,冷冷的道:“您还是回去罢,我们这一向事情多着呢,三太太也伤了身子,需要静养,您说是不是?”

    卫玉攸已经习惯了这个齐妈妈狗仗人势,加上儿子被捏在李老太太手里,她这阵子看惯了李三的嘴脸,知道自己要是走了,她们就真的敢虐待兆哥儿,反而捏了捏林海家的手心,轻轻的道:“妈妈,算了。”

    林海家的被气的够戗,没料到自家的姑奶奶竟然被逼成这个模样,可是李老太太避着不出来见人,只放出这条恶犬来吠,她自己偏偏也只是个下人,不能再做更多的主,不由就有些憋闷。

    齐妈妈却神气的很,阴恻恻的瞧了她一眼,两句话说不到就又开始赶人:“好了,我们三太太再三说没事,妈妈,您是过来看病人,可别这样急赤白脸的,弄得病人病情加重就不好了,”

    林海家的正在犹豫,是不是叫人出去问卫瑞一声,到底是强硬的不管规矩把人给直接带走,还是再等等,就见外头一路奔进个丫头来,不由就站了起来,面带喜色的喊了一声:“纹绣,你怎么来了?!”

    纹绣可是卫安身边的丫头!

    自从蓝禾回家去绣嫁妆待嫁之后,纹绣在卫安身边的时间便更多了,基本是跟着卫安寸步不离的。

    她眼睛里带着光,问她:“郡主呢?”

    纹绣眼睛也同样亮晶晶的,听见她问,先扫了齐妈妈一眼,就说:“郡主正跟侯爷从城外的普慈庵回来,就听见说五姑奶奶这里不好了,三夫人急的不行,已经去请大夫了,老太太又年纪大了,不方便出行,因此郡主和侯爷主动说要来瞧瞧。”

    齐妈妈的脸立即涨成了猪肝色,不安的看了卫玉攸一眼,心里头把卫玉攸和卫家人骂了千遍万遍。

    不过是个嫁出去了的女儿,怎么还看的这么重?

    非得作死做活的,弄得大家都这样难堪。

    林海家的却立即便活过来了,看了卫玉攸一眼,再拿眼瞥了一眼齐妈妈,哦了一声便问:“是么?那郡主和侯爷现在正在何处?”

    “听说李老太太在花厅那里......”纹绣的语速快的很,却又足以叫人听清楚:“听说李老太太在花厅里管教大儿媳妇,差点儿闹出人命来,把大太太给弄得自尽,因此侯爷便特意差人去了顺天府,叫那边的人过来看着,以免出事。”

    齐妈妈瞪大了眼睛,简直不敢相信沈琛会去报官。

    这么丧心病狂!

    这不过是家事,退一万步来说,哪怕李老太太真的把儿媳妇逼死了,这事儿也是家丑,只要李家大太太那边的娘家人闹不起来,就不会有人来多管这闲事,沈琛这不是狗拿耗子多管闲事是什么?!

    哪家的家务事要去惊动官府的,传扬出去,人都要笑死了。

    此时的沈琛却正震惊而不解的看着李老太太,啧了一声就摇头:“这好端端的,怎么把人折磨成这样子?老太太已经活了这么大年纪了,怎么气性还是这么大,一个儿媳妇说是疯了,另一个儿媳妇又被逼得要去寻死,这一个是媳妇儿的问题,两个三个都是这样,就是您实在是太苛刻了罢?”

    她们早已经从卫瑞嘴里得知了经过,知道李大太太卖了好,闹出这出事来的,便给足了大太太台阶下,把大太太说的极为可怜凄惨。

    卫安更是亲自上前搀扶起李大太太来,看着李大太太叹了口气:“可不是,从来听说媳妇儿难当,可是却没见过差点儿要丢了性命的。若是只说我五姐不懂事,那还罢了,可是大太太这可是为了大老爷守着的,怎么也会要去寻死?老太太也别太过这样了。”

    李大太太知道卫安和沈琛的意思,一时之间欣喜若狂,哭的更加厉害:“成天不是打便是骂,就因为我看三弟妹不好了,特意叫人出去寻大夫,就对着我又打又骂,当着下人的面叫我丢尽了脸,叫我怎么还有脸活?!”

    她哭的声音极大,额头上还在渗血,卫安唇角微抿,不大赞同的看了李老太太一眼:“老太太,大太太说的可是真的?我五姐竟然病成了这样?1您竟然还拦着请大夫?”

    既然已经撕破了脸,不可能再和好了,为了能叫子女们跟着自己,李大太太急忙又抛出一个重磅火药:“还不止呢,老太太听信刁奴谗言,知道府上来了人,怕三弟妹乱说话,竟叫人去抱了小公子威胁三弟妹,若是三弟妹说婆家不好,就说要打小公子.....”

    卫安就更是不悦至极,恼怒的冷笑:“我竟不知,老太太竟刻薄成了这个样子,自己嫡亲的孙子,竟然也能下的去手,当成一件工具来利用,实在是无理至极!既然您对我五姐如此不满意,那我们也不敢久留了,这就带着她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