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二十二·偏向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临江王向来是偏向沈琛的,不管什么时候。

    可是从来没有一次,他的偏向让临江王妃心里头这么痛快。

    这帮傻子。

    一个一个的都落在了她的手心里被她玩弄于股掌之间而丝毫不自知,真是愚不可及。

    这件事是沈琛自己开的口,可是却不能由她自己答应下来。

    她答应下来,以后清霜出了什么幺蛾子,惹得沈琛卫安如何了,到时候时间再久远,沈琛也会想起当初这一桩事来,疑心是她再其中捣鬼。

    可是如果是临江王开口,那便没什么了,求是沈琛求的,人是临江王要给的,反正跟她什么关系也没有。

    她铁青着脸,似乎极为隐忍。

    旁边的众人也都噤若寒蝉。

    还是瑜侧妃娇笑起来:“一个丫头子罢了,若是侯爷喜欢,给了就是,王妃这样犹豫,是不是那个丫头当真有什么不好的?”

    临江王妃犀利的望了她一眼,似乎终于下了决心,半响才淡淡的呼出一口气:“没什么不好的,既然阿琛喜欢,那就叫她养好伤跟着去就是了。”

    临江王嗯了一声,沈琛也答应下来。

    席面散了,夜深人静的时候,秦妈妈便忍不住夸临江王妃:“王妃这分寸拿捏的刚刚好,若是不清楚里头详情,恐怕连我也要以为您是万分不愿意清霜跟过去的......”

    啧啧啧,这做戏可真是把全套都给做了,是万分的用心。

    临江王妃脸上一丝多余的表情都没有,嘲讽的道:“事情还没完呢。”

    秦妈妈手里的动作就忍不住顿了顿,惊疑不定的看着临江王妃,很是怕她忽然又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来,小心翼翼的问:“王妃,这是怎么说?这可是顺利不过了.....”

    这可是沈琛亲自开口要的人,而且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要的,王妃已经拒绝过了,往后哪怕沈琛要恨,也恨不到王妃的头上。

    “你去。”临江王妃阖着眼睛,一双漆黑的目光里头看不见半点情绪,纹丝不乱的吩咐:“做足最后一场戏罢,沈琛这个时候肯定是叫人去看那个丫头去了,我们若是真的什么都不做,岂不是太不符合他的猜测了?你就领着几个人去一趟清霜家里,托词要看她,说些威胁的话,叫她自己辞了沈琛。”

    秦妈妈立即就明白了临江王妃的意思,这又是一招以退为进,这就是真的把戏做的十成十了,沈琛再生不出任何疑心的,急忙就答应了下去了。

    她第二天特意领着几个媳妇子去了一趟清霜家里,对着清霜那个刻薄的继母说了些似是而非的话,又去清霜那里说了好些威胁的话,才皮笑肉不笑的走了。

    她一走,清霜的继母就又发作打了清霜一顿。

    清霜才好了几分的病又加重了几分,等到沈琛派人来接,她都还起不得床。

    可是越是这样,沈琛却叫大夫来的越是勤快,终于等清霜病好了,就直接把人给接去了平西侯府。

    这么一闹腾,动静太大,连卫安那边也不可避免的听见了消息,问沈琛:“什么样的人,值得你这么和王妃大动干戈?”

    沈琛笑了笑,他原本究竟打算跟卫安说的,现在卫安既然问起来,就更是毫无隐瞒的把事情说了,末了便道:“她姐姐是我的恩人,就是为了这个,她们一家子都没什么好差事了,就连她也被牵连差点丢了性命,再继续在王府呆着,王妃面甜心苦,她恐怕就真的没命,所以才接出来了。”

    他摸了摸卫安的头发,亲昵的道:“等过一阵子,她伤养的差不多了,就替她寻个好去处,也算对得住她了。”

    卫安若有所思,恩人啊....

    她还从来没有见过沈琛对除了她以外的什么女孩子这么上心,这个叫做清霜的丫头,还真是头一个。

    心里头有些淡淡的不舒服,可是她看沈琛的形容坦荡,说起这件事来也半点遮掩都没有,便什么也没说,哦了一声就道:“你的书房不是从来没有丫头伺候?”

    “用不着。”沈琛恍若不觉,轻声道:“等她到了侯府,就让她随意寻个差事就是了,再过一阵子,没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她了,就问问她是不是想要放出去,若是想放出去便放出去,若是不想,你就替我瞧瞧有什么好人家,把她风光嫁出去就是了。”

    他是真的没有对清霜有别的心思,卫安认真上下打量他一眼,见他眼神清澈,便知道他没有撒谎

    多活了一世的人多少还是多了些经验,她知道这个时候要是再多说什么,或是不许或是闹腾,只会让沈琛加深对这个丫头的印象,没什么也会显得有什么了,便只是笑着顺着他的话答应了下来:“恰好蓝禾嫁出去了,我手边缺人,不如到时候你问一问她,愿不愿意来伺候我,若是愿意,便跟着我,到时候我对她如对蓝禾和玉清是一样的。若是不愿意,我另外再想法子就是了。”

    沈琛不甚在意的点点头,又捏了捏她的脸问她:“对了,你五姐的事,怎么样了?”

    说起这个,卫安的脸便沉了下来,叹了口气摇头:“不怎么样,那边做的过分,不准我们去看人,三伯母已经急的病倒了。”

    那是姐夫的家,卫安就算是再不在乎名声,也是不能去的,她一个未出嫁的小姨子,强闯进去,还不知有多少风言风语。

    这个时候,不能给沈琛再添麻烦了。

    沈琛冷眼听完,笑了一声讥讽道:“真是不见棺材不见泪,为什么不给见人,说了没有?”

    明面上的借口,是说卫玉攸得了怪病,会伤人的,连孩子都给咬伤了。

    这家人其心可诛,说出这样的话来,让人家以为卫玉攸有疯病,以后就算是要和离,孩子更不可能给卫玉攸了,卫玉攸的名声也全部毁了,别说什么再嫁不再嫁的话,恐怕就算是留在家里,都影响其他姑娘们的名声,会被人数落上一声身有恶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