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二十章·要人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秦妈妈心里头被临江王妃做的这件事给震惊的了不得,听见临江王妃问话也迟了一拍才道:“说起这件事,我正要跟您禀报呢,清霜仍旧在外头浆洗处做活,可是活计却比从前轻松了许多。”

    她说着,笑着意有所指的道:“说起来,咱们这位侯爷也真的是个长情却又谨慎的人,虽然已经认出了清霜,也知道清霜就是他救命恩人的女儿,却还是只是吩咐管事媳妇儿不要苛责清霜罢了。至于其他的,半点也没做.....”

    临江王妃却难得的有了真切的笑意,说到底,沈琛之所以这么慢腾腾的才做出反应,不过是因为心里有忌惮罢了,怕要是直接把人调走,反而会引起她的注意和报复,这不是说沈琛就谨慎到了什么地步,只不过是因为对清霜真的上了心罢了。

    好啊,懂的重情就好。

    临江王妃的脸上还是带着笑意,可是旁边的秦妈妈却有些纳闷和发愁了:“可是就这么冷着僵持着也不是个办法,谁知道侯爷要什么时候才要把清霜弄走呢,难不成就一直让清霜这么呆在浆洗处?那等到侯爷成婚了.....再给人就不好了啊。”

    说起沈琛的婚事,临江王妃的神情又有了微妙的变化。

    郑王回来了,一回来先进了宫,随后就来了临江王府拜会,临江王对他这个兄弟向来是亲近的,加之有了儿女亲事,就更是和他很有话说。

    郑王提议要沈琛跟卫安提前成婚,并且叫沈琛仍旧承袭平西侯的爵位,话里话外都是劝着临江王不必固执的叫沈琛非得跟着王府。

    这样固然可以说是郑王没有野心,没有想着靠着儿女亲事来谋夺好处,可是另一方面也看得出来郑王对她们的防备心现在有多强。

    山东的事,大家面上没有撕掳开罢了,可是大家心里都清楚的,既然面上的功夫还是要做,临江王妃在他们夫妻成婚另立门户之后,当然就不能对他们的事情指手画脚,更不能摆长辈的款来拿捏卫安。

    真是好算计。

    她冷笑了一声,叹了口气道:“是啊,你若是不说起来,我差点就要忘了,这丫头在浆洗处也呆了那么久了,的确是该换个地方了,总不能一直在那里罢,这么做着粗活,再过一阵子,啧啧啧,小美人儿恐怕也看不成了。”

    秦妈妈听她话里有话,伺候在旁边不敢接话,也不知道该怎么接口,恭敬的听她的指使。

    临江王妃也没有耽搁太久,就凝眉深思道:“清霜不是最怀念她姐姐了吗?”

    秦妈妈听她这么说,有些茫然:“这....”

    “既然最怀念了,总是会忍不住一些事的罢?”临江王妃见秦妈妈还是不明白,便有些微的不耐:“比如说....她不是总受继母虐待么?妹妹也没好日子过,既然日子过的这么艰难,想着祭奠姐姐,跟姐姐说些心里话也是很正常的罢?”

    秦妈妈有些明白过来了,看了临江王妃一眼,见临江王妃不再说了,急忙在脑海里过了好几遍,忽然如同醍醐灌顶:“是,可不是么?云桥姑娘的忌日,清霜可是年年都要祭拜的,只是前些年没被发现罢了,在咱们府里烧纸钱,那可是犯了忌讳的。”

    在哪里烧纸钱都是犯了忌讳。

    何况在沈琛心里,本来就认定临江王妃是因为云桥的事才厌恶的清霜。

    临江王妃眉眼含笑,吩咐道:“好了,去办罢。”

    秦妈妈急忙答应,退了下去,松了口气去找清霜。

    清霜比她预想当中的要聪明多了,几乎不必她费多少力气,清霜就全明白了。

    等到沈琛下次回了王府,按照旧例想起清霜想要叫汉帛去问问的时候,就正好听见清霜已经被撵回家去了的消息。

    沈琛没料到会这样,下意识就觉得不对,问汉帛:“怎么回事?”

    汉帛也皱起眉头来:“听说是晚上偷偷在西北角烧纸钱被抓了,私设祭奠,这可是犯忌讳的......”

    沈琛自然知道,他沉默了半响,才问:“就只是被撵回去了?”

    被撵回家去,其实对于普通的下人来说也就等于是灭顶之灾了,主子说你不好撵你出去的,那你以后就没了差事,那还有什么活路?

    可是沈琛总觉得临江王妃这么恨云桥,不会这么轻易就把人放了。

    汉帛就有些迟疑,咳嗽了一声到底还是没有隐瞒:“听说.....还先打了十板子......”

    一个女孩子,十板子就足以让她站不起来,这风寒露重的,若是一个不慎,就连性命也很容易没了。

    沈琛也不是没有见过清霜那个继母,言辞锋利刻薄,作态小气无良,清霜从前有差事在身,月钱全部拿回家尚且从来没什么好日子过,现在被撵回了家得罪了王妃,她那个继母怎么可能会好好的待她给她看病?

    他沉吟了半响。

    汉帛在旁边看了他一眼,皱起眉头来:“侯爷,咱们帮还是不帮啊?”

    沈琛想了想,吩咐他:“你去那边走一趟,叫大夫过去。”

    汉帛就吃了一惊:“王妃肯定是叫人看着的,您要是请了大夫去,岂不是就更加让她处境尴尬了吗?”

    沈琛嗯了一声,冷笑道:“王妃最近不是对我有求必应吗?那我去找她要个丫头,想必也不是什么不能答应的要求。”

    汉帛反应过来:“您是说,要去让王妃把清霜给了您当伺候的人?可是.....”

    沈琛并没有想那么多吗,清霜说到底也就是个丫头,临江王妃没有必要为了一个丫头太难为他,他到时候当着临江王的面求,她总会答应的。

    而答应了之后,就让清霜去侯府那边伺候,反正平西侯府不是临江王府,临江王妃的手还没有那么长,伸不到他们平西侯府去。

    总比叫清霜在王府丢了性命的好。

    汉帛也是知道清霜的事的,知道沈琛断然不可能不管,想了想就答应了,先替沈琛去外头找了大夫给清霜瞧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