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十三章·后路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徐家大爷向来怕父亲,可是这回却难得的不怕了,哼了一声面带不屑:“父亲,您想的太多了,您这么兢兢业业的,图什么?看看前头的蒋松文,再看看夏家,他们为什么落到这个地步?儿子虽然不做官,可是儿子却知道,若是只凭自己,那是难以维系的。何况咱们家,正如父亲您所说,儿子自认不是个当官的材料,往下数,弟弟们也都一个个甚是普通,资质有限,唯一一个还算可以的,如今也不过在外头放了知府,真要做出成绩,还不知道要多少年。”

    他看了父亲一眼,见徐安英难得的竟好似在听,没有打断自己说话,便似乎得了鼓励,再接再厉的道:“把他培养出来,那还得耗费多久?父亲你又还能坚持多久?儿子想要跟临江王府成一门亲事,原本是皆大欢喜的事,诚如您所言,靠着女人的裙带关系支撑不了多久,不是家族兴旺的法子,可是咱们也不是只靠着女人裙带,就说前朝瑞源皇后,他们家不也一样出了皇后却又能出能臣猛将吗?我不过是多给咱们家留一条后路罢了。”

    他见徐安英只是皱着眉头不开口,心里头更加有了几分底气,喊了一声父亲,就不厌其烦的道:“真不是儿子自私,实在是....一件大好事,被弄成了这样,叫人心里头不甘心啊。”

    徐安英面上没什么表情,冷哼了一声瞪了他一眼,抛下笔斥道:“你当你老子什么都不知道!什么叫做一件大好事无缘无故成了这样?还是那句话,你是我生出来的,你究竟要做什么,还能瞒得过我?你都背着我答应临江王妃替她效力了,这叫做好好的一桩事?不说别的,你会答应王妃算计沈琛,出手去杀郑王,这就是蠢!”

    徐安英冷笑了一声:“沈琛是什么身份?临江王拿他当亲儿子,你知不知道京城中临江王的人认的除了楚景吾就是他?!楚景吾更是把他的话当成金科玉律,你却为了一己私利,下这样愚蠢的决定,把人给得罪的这么透彻......”

    说来说去,还是说回去了,徐家大爷忍无可忍:“父亲!现在千不该万不该,事情都已经做了,你打死儿子,沈琛也不能就把这事儿当没发生过。他要教训我们,就下这么狠的手,一个女孩子的前程他说没有就没有了,咱们家难道就这么任由他欺负吗?!”

    徐安英没有说话,阴

    沉沉的盯了他半响,才冷声道:“不成器的东西,家里这么多人的性命,你若是再不知道死活,迟早要断送在你手里!”

    到底没说愿不愿意。

    徐家大爷一晚上没睡好,对自己老爹不发话这件事觉得既委屈又愤怒,可是他老爹是内阁重臣,现在临江王开始在兵部领职,他老爹便更忙了,他也不敢去烦他。

    以至于张伟勋那边都已经请了卫阳清往庄子外头回来了,他这里却还是没有个动静,实在是急死个人。

    相比较起来,卫家去难得过了几天安生日子。

    虽然一连这么几天在码头上候着都还没接到郑王,可是卫阳清这边的事情却渐渐的有了些眉目。

    张伟勋前后几次邀卫阳清出去,一开始做的还不算明显,可是后来却越发的明目张胆起来,就是想要给卫阳清塞女人。

    卫阳清自己冷眼旁观,也算是看出了张伟勋的目的,这就是个看见人过的太好不舒心的,非得给他塞妾室。

    这些天他一直应付敷衍张伟勋,张伟勋叫来的女孩子环肥燕瘦,各种各样的都有,这架势一摆出来就让人看透了。

    之前还去平安侯府那里说坏话,无非也就是想离间他们两府。

    卫阳清来给卫老太太请安,先跟明敬等人说了会儿话,才告诉卫老太太:“张伟勋这是小人心思,一是想笼络我,二来便是因为想要看我笑话,看不得我好过罢了。我听说他们家里最近的确是闹的鸡犬不宁的,好不容易得了个孙子,也不知是因为什么缘故闹的全家上下都不安宁.....”

    卫老太太皱着眉头有些不可置信:“他就为了这个?”

    卫阳清便赧然:“恐怕还有一点缘故,是因为我如今负责管理河堤这一块儿,那些官员申报数目都要通过我,他心里因为这个对我有了成见和不满罢。”

    若说是因为这个缘故,那倒是有几分可信了,只不过手段也忒卑鄙且不入流了些,卫老太太挑了挑眉,不置可否:“你怎么说?”

    “儿子已经拒绝了。”卫阳清看着卫老太太道:“儿子就说,平安侯府因为儿子最近眠花宿柳,已经有了误会,若是再这样下去,怕是好不容易找到的填房人选也要闹翻,请他手下留情,不再邀我应酬.....他痛哭流涕,说他自己做的事实在不堪......”

    这样的戏码听来实在是有些夸张了,一个混迹官场多年,能身居从四品侍郎位的,手段如此低级且承认错误竟也如此痛快,怎么看怎么透露着古怪。

    她没说话,沉思了一会儿才看着他:“你自己要谨言慎行,这件事太儿戏了,怎么看都觉得不怎么对劲,平安侯府那边虽然也说除了挑拨了几句并没说其他的,可是我总觉得这不是事情全貌。”

    卫阳清恭敬的应了是,再说了一会儿话,见天色也不早了,便跟卫老太太告辞:“今天虽然沐休,可是得往城外去一趟,儿子便先走了。”

    卫老太太点点头,正要说什么,听见外头翡翠急匆匆的问青鱼:“五老爷还在里头吗?是花嬷嬷在里头伺候?”

    卫老太太和儿子对视了一眼,扬声道:“翡翠,有什么事进来说。”

    翡翠应了一声,急忙掀了帘子进来,她冻得通红的脸被地龙一熏便更加红扑扑的,眼睛里含着喜气给卫老太太和卫阳清跪了下来:“老太太,五老爷,郑王爷回京了,人已经接到了,此时听说先往宫里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