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第六章·逼迫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在他看来,家里有个还算是安分听话的姨娘,马上他就又要有一个家世也算过得去的填房,根本不能跟这些女人沾上关系。

    他有些庆幸的舒了口气,看着卫老太太和卫安,疑惑震怒的问道:“可他们难道就这么肆无忌惮?竟然半点也不加以顾忌,先是来撺掇我,而后就去平安侯府那里嚼舌根!”

    卫老太太自己也还有些想不明白。

    要说那些人是害卫阳清,可是事情明明白白的摆在这里,卫阳清现在好好的,也并没有受到什么迷惑,去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

    而且要说引着卫阳清去云秀坊,而后又转头去平安侯府那里嚼舌根,只为了坏了这门亲事,这是不是也太小儿科了一些?

    她迟疑着看了卫安一眼:“安安,会不会是咱们多想了,其实不过就是他们真的多嘴说了那么几句话罢了?”

    卫安没有立即接话,把之前卫阳清说的那些话在脑海里过了一遍,才谨慎的道:“现在我也还不能就下定论,说一定就是有人故意要害父亲,可是凡事多个心眼总是没错的,俗话也说,事出反常必有妖。这件事,不能说不奇怪.....”

    简直是处处都透露着古怪。

    至少云秀坊这三个字就足够让卫安起浑身的鸡皮疙瘩了。

    卫老太太若有所思,顿了顿,便道:“那就等一等,先等到平安侯夫人那边送消息过来,看看到底是谁在平安侯面前说的那些话,咱们再做打算。”

    她说罢又看着卫阳清叮嘱:“你最近也一定要时时刻刻上心,别着了人家的道,好好当差。”

    卫阳清急忙站起来恭敬的答应了。

    他总觉得这件事如果真的要说不对劲的话,那大约就应验在了张伟勋身上,想了想,还是跟卫老太太和卫安说:“不然,那个张伟勋....”顿了顿才道:“我还是远着些罢。”

    “不必。”卫老太太还没有开口,卫安便先摇头:“若是真的这件事跟他有关,或是说他想要算计您,那么您现在远着他了,反而是在打草惊蛇....他们这一计不成,还会有第二计第三计,或是更甚的再换人来接近您,真要是这样的话,反而得不偿失。您就当什么都不知道,就先同他们敷衍着也就是了。”

    卫老太太也紧随其后点头:“也是,只有做贼的没有防贼的,既然人家盯上了你,非得要折腾你算计你,那你躲也躲不开.....干脆便顺其自然罢。就跟安安说的那样,先跟他应付着,是狐狸总要露出尾巴来的,再等等,总会露出破绽来。等到知道了他们要做什么,咱们才能做出应对。”

    卫阳清想了想便答应下来:“他们明天还邀了儿子一同出城去吃野味,那儿子还是跟了去?”

    “跟着去。”卫老太太略一思索,便道:“就叫卫瑞跟着你,他是有功夫在身的,不管怎么说,他跟着你,我也放心些。”

    卫老太太已经许久没有这么好言好语的跟他说过话了,卫阳清顿觉有些受宠若惊,急忙站了起来:“是,老太太放心,儿子心里都明白的,一定不会出什么乱子。”

    这才有些样子了,卫老太太点了点头。

    夜幕四合,民居里的灯火一盏一盏的都熄了,可是长安街上的张家却还明晃晃的正亮着灯,张伟勋披着大衣裳,坐在书房里的炕上,看着面前的当票,忽然猛地抄手就将手边的东西给砸了。

    碎片溅了一地,发出清脆的一声响,旁边黑暗阴影处走出一个身影来,对着他笑了笑:“大人,这当家当才能还债的日子,怕是不大好过罢?”

    张伟勋瞪着眼睛看着他,面色铁青,手背上的青筋都凸了出来。

    那人仗着有黑暗的遮挡,对他要吃人的目光视若不见,阴恻恻的又道:“唉,也真是难为了大人了,外面看着您,是从四品的侍郎大人,当着工部侍郎,可是肥缺,可是谁又知道您虽然身居高位,日子却过的如此不堪呢?”

    张伟勋家里从前也不错,是从蒋子宁倒了之后,他才跟着倒了的。

    也不能不倒了,他从前依附于那个姓陆的,替他出了不少的事,陆元荣出了事倒了,他虽然收手早,可是赔进去的银子也就全部都赔进去了,家里产业也都没了,偏偏他们家还是世家,一大家子的人呢,要是只靠着他那点俸禄,哪里够吃的?

    到后来,蒋子宁也倒了,他站的远,脑子也清楚,一直都没被拉进去过,心里松了口气。

    可是日子却也越来越难过了,直到后来,他发现竟然有人拿着他之前跟陆元荣往来的书信要他拿银子的时候,他才知道,这件事远远没完。

    银子一笔一笔的拿出去,家里根本扛不住,先还能靠着典当些家里的东西供给,还指望着接手了今年河堤分派的事能拿些回扣,可是谁知道,连这个差事也被分派给了卫阳清。

    他什么也没落下,现在还总是被那些人逼得不知如何是好。

    他冷笑了一声:“这不是还是拜你们所赐?!”

    那人不接他这话茬儿:“怎么能是我们造成的呢?大人,咱们明白人就不用说那些糊涂话了,大人自己也有攀附的心,不是不上进的,否则也不会落下这些把柄给人了,是不是?再说了,那个卫阳清,不过就是仗着现在跟临江王府关系好,从前他娘跟宫中的关系亲近,所以才能越过您这个左侍郎,能拿到河堤这等肥差,您心里想一想,便不觉得憋屈?”

    怎么会不憋屈?卫阳清家里的那情景,便是烈火烹油,他又是定北侯府的世子了,根本就不愁日后的前程,也根本不可能愁银子的花用,他什么都不缺,偏偏还有人把这些肥差美差捧着给他送过去,生怕他不接似地。

    这种人,生来就投了个好人家,有了这样的好命,真是叫人心里怎么想都不舒服。

    他阴沉着脸,没有答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