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第五章·用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阳清对自己母亲还算是了解,知道她不会无缘无故因为关心自己就问这么多的话,他们之间的相处向来简单,除了每天的请安,和犯了错时候的斥责,基本没有别的交流的时候了。

    哪怕是他痛哭流涕向老太太道歉赔罪,老太太也不过就是淡淡的。

    当年的伤痛实在是太惨烈,诚如老太太所说,他就算是跟长宁郡主一道去死,也换不回明鱼幼,更换不回卫老太爷和卫大老爷。

    他想到这些,心里有些不舒服,却又很快就甩开了,恭恭敬敬的低下了头:“母亲,我最近是应酬多了些,可是我心里都是有分寸的......”

    他还算得上满意徐四小姐。

    徐四小姐年纪跟他相比算是小了,明媚鲜艳,偏偏又不飞扬跋扈,有教养却又不仗着这些东西目中无人,难得的是,卫老太太和家里人也都喜欢。

    他已经不敢再跟从前那样无所顾忌了,也经历过了教训,知道娶妻子不是一个人的事,关乎整个家族和两个家庭的交往。

    既然知道,就更不可能犯那些不该犯的事,在这紧要关头给自己挖坑了。

    卫老太太这回没有再讥讽他,先叫了他起来让他坐下,才叹气道:“是,有人跟平安侯说,你流连烟花之地......”

    卫阳清下意识看了卫安一眼,觉得母亲当着孩子的面说这样的话让他有些脸红,可是他很快也反应过来,急忙摆手:“儿子不敢!”

    他是真的不敢,就算是从前为了长宁郡主反抗家族,那也是因为长宁郡主本身也算得上跟他们门当户对。

    那种来历不明的女人,他怎么可能自贬身份,去跟她们同流合污?

    卫老太太也知道他的意思,靠在身后的椅垫上望着他道:“没有怀疑你的意思,一家子骨肉,你既然说没有,那便自然是真的没有的。可是现在问题是,那些人到底是为什么要去平安侯府说这个话?”

    卫阳清皱着眉头,对于这些搬弄是非的行为也极为厌恶:“或许是眼红咱们家的人,偶然见儿子去了几次那些地方,也就当成一回事拿出来说了。”

    卫老太太看着他,许久才道:“恐怕没这么简单罢?从来没听说过男人还喜欢嚼舌根搬弄是非的,何况为什么不去旁人那里说,只去平安侯那里说?”

    卫阳清皱眉深思。

    卫老太太便又问他:“你想一想,平时可有什么得罪的人?或是说,最近有没有谁跟你关系极好,从前却不怎么好的?”

    话里的意思,就是可能他身边有人在编排他,怀疑这件事是他身边的人导演的。

    卫阳清有些困惑,等到想明白了卫老太太的意思就又觉得不寒而栗,简直连身上的汗毛都倒竖了起来。

    如果真的是这么说的话,那就是有人在故意窥视他的行踪,抓到他的把柄便毫不犹豫加以利用,用来对付他,这得是把人得罪到了何种地步?

    他仔仔细细的想了半天,也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得罪人的地方。

    他刚从九江回来不久,在工部老老实实的,要说有什么出挑的,也就是.....也就是在蒋松文完了之后,新任的工部尚书大人把之前蒋松文督造的皇陵一事交给了张伟勋,而把考据各方河堤,拟票的事情交给了他。

    要说比起来,修建皇陵是大事,可是却不好做,因为皇陵这事儿容易犯忌讳,动不动有个不是那就可能是要丢了官位下监去的。

    和之前的陈御史那样,就是被人参奏说是督造皇陵不利,所以吃了许多苦头。

    可是各地河堤申报这一块儿就又不一样了,这就是一个大大的美差,不知多少人排着队前赴后继的想要这个差事。

    他皱了皱眉头,看着卫老太太,有些迟疑的道:“儿子历来奉行为官中庸之道,加上自从得了世子之位之后,就知道自己这官是做到头了,不可能再有寸进,便更是不争不求,按理来说,不应当有人对我有深仇大恨.....”

    说完了这句,他顿了顿,又有些犹豫的道:“要说儿子身边最近实在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那便是,张大人跟我的关系忽然亲近起来。从前我们一道为官,关系也只能说是不错,可是自从前阵子他管皇陵的事情之后,便总是来跟我诉苦,说是家中琐事烦心,又说和我投契......”

    张伟勋最近的确是跟他算是太亲近了一些,而这亲近还不是卫阳清自己主动,而是人家凑上来的。

    再说,云秀坊那些地方,野史张伟勋说是家里关系不睦,所以才喜欢去的,他不过是顺便罢了。

    他越想越觉得不大对,便没有再出声。

    卫老太太看了卫安一眼,便问他:“你知不知道云秀坊是什么地方?”

    卫阳清也去看卫安,见卫安神色如常,才咳嗽了一声:“是....烟花之地。”

    “不只如此。”卫老太太知道卫阳清还没明白利害,便径直道:“说到底,云秀坊不只是烟花之地而已,你可知从前云秀坊的鸨母,就是替邹青下手害死关中侯的人?会替建公司耐高温杀人灭口,杀的还是个侯爷,做的这么无声无息,最后官府也没把云秀坊给封了,云娘最后不知所踪,也在没有人提起她的下落,云秀坊仍旧没事的开着,你觉得这云秀坊,简单不简单?”

    卫阳清听的冷汗都出了一身,已经全然明白了卫老太太的意思,自己觉得有些不可置信:“蒋松文.....蒋家不是已经完了吗?怎么还有这么大的本事,竟然能苟延残喘至今?难道是蒋家的门生或是什么旧故想要害我,所以才总是引我去云秀坊?”

    可是卫阳清自己是个持得住的人,他对于女色一道也实在是不怎么在意,对那些烟花女子更是打从心里的没瞧在眼里过,所以张伟勋他们总是叫他去,他虽然盛情难却还是去了,却从来真的不曾留宿,更不曾跟他们那样梳拢过什么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