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第四章·探话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林海回来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他是大管家,底下自然是多的是办事跑腿的人,加上这些年卫家的处境越发的好,他也越发的得势,日子过的舒服,很久没有到处跑了,今天跑了一天,他颇有些吃不消,到老太太跟前时,虽然已经竭尽全力注意仪态,可是仍旧忍不住喘了一会儿粗气,才断断续续的把事情给说明白了。

    他有些后怕的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老老实实的把经过告诉卫老太太:“老太太,到处都问过了,问的很小心仔细,跟着五老爷的.....是我的表兄弟,我问的很明白了,五老爷最近是因为工部要清理护城河河道,那些官员时常宴请,五老爷作为工部侍郎,不得不应酬罢了。”

    卫老太太紧皱的眉头略微放松了些许,哦了一声,有问:“那他除了往烟花地方去,可还有旁的?”

    这就有些不大好说了罢?

    毕竟面前还有未出嫁的姑娘呢,虽然寿宁郡主明显跟旁的女孩子不同,可是这样的事.....林海忍不住有些为难。

    还是卫老太太咳嗽了一声:“你照实说罢,这里没什么不能说的。”

    卫安垂着头,不知在想什么。

    林海这才道:“也问过了,五老爷的确是跟着去过几次,可是并不逗留,从不过夜,也没听说闹出了什么事来。”

    卫安忽然抬头问他:“去的是哪里,知不知道?”

    林海有些诧异,不知道卫安怎么连这个也问,迟疑一瞬却不敢耽误,急忙道:“是云秀坊。”

    又是这个云秀坊。

    这个云秀坊,传说中是有当时蒋家蒋松文的支持,所以不倒。

    卫安皱了皱眉头,可是现在蒋家已经倒了啊。

    她想起什么,瞪大了眼睛。

    之前沈琛说蒋家的时候提起过,里头有个关键人物,就是替蒋松文的管家邹青杀关中侯的那个人,叫做什么云娘的.....

    这个云娘不就是云秀坊当时的鸨母么?

    卫安联想到了这些,面色也变得十分的难看,少见的沉声道:“你再去走一趟,去请.....请平西侯来。”

    怎么还牵扯上了平西侯了呢?

    林海登时觉得有些大事不好,看了卫安一眼,再去看卫老太太。

    卫老太太似乎也有些诧异,可是却也立即就反应了过来,对着有些犹豫的林海点了点头:“既然郡主这么说,你便去将侯爷请来,不必你亲自去,就让林跃去,也就是了。”

    林海这个大管家要是亲自去一趟,那就太显眼了,别有用心的人一下子就会嗅出味道不对。

    等到林海出去了,卫老太太便转头看着卫安问她:“是有什么地方不对的?怎么这么急着要去把沈琛也叫过来?那个云秀坊,有什么文章不成?”

    是有文章,卫安皱着眉头把云秀坊的来历告诉卫老太太,还是忍不住觉得有些忧虑,莫名觉得自己心跳的飞快:“祖母,云秀坊从前是跟蒋家有关系,哪怕不是完全属于蒋家,跟蒋家也是关系匪浅,就这么个关系,现在父亲又经常被人请去那里,而且,而且还跟平安侯府有联系,我总觉得,事情不对劲。”

    卫老太太神情也逐渐凝重起来,靠在软枕上的身子直了直,正色道:“让老五来,我问问他。”

    现在也不是遮遮掩掩的时候了。

    卫安点了点头:“是该请父亲来,他是当事人,他做了什么,是有人跟他说了什么,再没有人比他自己更清楚的了,与其我们自己在这里揣测,不如就问问父亲,他这些天到底在做什么。”

    卫老太太便吩咐花嬷嬷:“再去前头看看,要是五老爷回来了,便说我有事找他,请他过来一趟。”

    花嬷嬷急忙去了,一盏茶时间没到就又折回来:“老太太,五老爷回来了。”

    她赶得巧,出去就碰上卫阳清回来,卫阳清知道卫老太太这边急着叫他进来,连衣裳也没换,就急着赶回来了。

    一进来就急忙先跪下给卫老太太请安。

    卫安也早就已经站起来给他请安。

    彼此见过了,卫阳清才问卫老太太:“您找儿子,是不是有什么事?”

    卫老太太从前可从来不管他的事的,哪怕是管,也是叫二老爷三老爷多过问。这回却催的这么急,他还以为是出了什么事了。

    卫老太太看了他半响,将他看的有些不自在了,才问:“你这些天,似乎忙得很?”

    卫阳清有些茫然,不知道卫老太太为什么这么问,可是还是实话实说的点头:“是有些忙,因为赣南那边要清理河道,修建堤坝,江西那边很是重视,我们工部批条子下去也是很谨慎的事,江西那边催的急,因此一直缠着儿子。”

    卫老太太蹙了蹙眉头,从这话里听不出什么来,便干脆直接问道:“所以你最近天天早出晚归,是在商议这些事?”

    “倒也不是。”卫阳清摇了摇头:“这件事还是其中之一,江西那边的人进京,先没有找上儿子,是托了左侍郎找上儿子的,左侍郎张大人牵线搭桥.....”

    工部左侍郎,张伟勋。

    卫老太太嗯了一声,又问:“既然这件事不是你一人能定,上头还有尚书大人,为什么偏就要找你不可?”

    卫阳清不知道卫老太太怎么今天对这些事情这么有兴趣,可是还是老老实实的道:“还有一事,张大人.....他同他家里最近闹了些别扭,因此总是来找儿子诉苦。儿子因为跟他是同僚,推拒不得,见他又天天借酒消愁,便只好总是规劝一二。”

    卫老太太见卫阳清态度坦荡眼神诚恳,便知道他说的是真话。

    那也就是说,根本就不存在所谓的花天酒地一说。

    或者说,那些人做的局还没有成功叫卫阳清入局,才刚开了个头。

    她哦了一声,放下心来,难得的对着卫阳清也能有了几分温柔:“早上的时候,平安侯夫人来过了,说了些话.....”

    卫阳清有些明白了,看着卫老太太:“是不是有人说了什么闲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