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第二章·唆使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翡翠正松了口气要出去请卫安,却听见外头云雀掀了帘子笑吟吟的禀报:“老太太,二夫人三夫人,郡主过来了。”

    卫老太太脸上的表情总算是和缓了些,连二夫人和三夫人也都有了些精神,平安侯夫人看在眼里,就忍不住感叹。

    当年可从来没想过这位寿宁郡主也会有这么一天,在府里这样有脸面,几乎就到了众人主心骨的地步。

    卫安已经进门了,她今天难得的穿了亮色,一身鹅黄色的袄子,底下系着霜白的百褶裙,将她显得清丽脱俗。

    连平安侯夫人也忍不住眼前一亮,对卫老太太笑道:“每次乍见郡主,总觉得晃眼睛,她平日里穿的太低调了些,可就算是那样,也是叫人不敢逼视,这样稍稍一打扮,实在就叫人目不暇接了。”

    这话恭维的性质就太明显了些,卫老太太微笑不答,伸手把卫安叫到了跟前,等到卫安跟平安侯夫人行了礼,才把之前平安侯夫人说的卫阳清的事情说了末了便道:“都是自己人,也不必藏着遮着的,我已经叫花嬷嬷去把林海叫来了。只是,我虽不信老五会这等忤逆不知事,却也不敢保证他真的没做,若是他真的做下了这样的事.....”

    继室还没进门就这么埋汰人家的女儿,这么糟践人的脸面,实在是太过了。

    卫老太太是真心喜爱徐四姑娘,不想她受委屈,不会因为卫阳清是自己的儿子就觉得他做什么都是理所应当。

    卫安有些诧异,最近卫阳清根本不是从前那副样子了,何况就算是从前,卫阳清也不是一个好色的人。

    他难得的痴情,当初对着长宁郡主可是长情了许多年。

    她想了想就问平安侯夫人:“不知夫人能不能告知,这件事是谁所说?”

    平安侯夫人知道卫安的话很大程度上就是代表卫老太太的意思了,不敢耽误,照实把事情说了:“是侯爷听下属所说....”

    也就是说,消息来源是不知道的了。

    卫安微微皱了皱眉头,如果那些人把这件事当成一件事来告诉平安侯,那就肯定是有根据的,卫阳清至少肯定是去过那些地方的。

    而这些人为什么告诉平安侯?

    大约是想坏了这门婚事。

    卫安若有所思,等到林海来了,才收回了目光。

    林海隔着屏风在外头跪下,卫老太太也不叫他起来,等到他问完了安,才问他:“最近五老爷出门都是去了哪里?你知不知道?”

    林海是大管家,虽然不必亲自跟着出门,可是家里爷儿们去哪里,他都是大致有数的,毕竟跟着去的人要领东西,也要往上报。

    他有些吃惊,显然知道卫老太太这么问是出了什么事,便认真的回想了一阵,谨慎的答道:“回老太太的话,五老爷最近下衙回来,有时候不回家来用饭,便是出去应酬了,只是五老爷最近用度并没有什么不同,也不曾往家里要过银两.....”

    言外之意,卫阳清并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卫老太太便嗯了一声,紧跟着又道:“刚才花嬷嬷回来说,五老爷现今又不在府里?他今天不是沐休么?你去查查,看看他去了哪里,回来禀报。”

    林海不敢迟疑,急忙点头答应了出去。

    平安侯夫人就更加不安:“老太太,其实不必如此大张旗鼓.....”

    她可没有不要这门婚事的打算,不说功利不功利的想头罢,就算是为了徐四小姐自己,这门亲事也是极好的。

    她之所以过来的时候会提这件事,也是因为想要试探试探卫老太太的态度,在她看来,按男人怎么样,反倒不那么要紧。

    反正嫁过来了,只要相敬如宾便是了,真正能作主的还是卫老太太她们。

    可现在卫老太太把阵仗闹的这么大,她有些不安了,生怕这件事会影响到这门亲事。

    卫安没有说话,等到卫老太太冷冷的摇头,才道:“我也觉得,这件事不能这么轻易的就了结。”

    平安侯夫人有些吃惊的看着她,尴尬的摇了摇头才反应过来:“郡主,这些事儿,您还年纪小不知道.....”

    夫妻俩过日子,哪里有不磕磕绊绊的?哪里没有这个时候呢?男人都是花心的。只要大面儿上过得去,也就是了。

    哪里有不偷腥的猫呢?

    卫安还是年纪太小了,眼里容不得沙子,天真的觉得这世上的男人都是有原则的,不会沾染那些风尘。

    卫安知道平安侯夫人在忧虑什么,她轻声道:“夫人,我知道您的意思,您放心,我只是觉得,这件事另有文章。”

    另有文章?

    平安侯夫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略微顿了顿才问:“什么文章?”

    卫安没有答话,只是看着卫老太太:“老太太,父亲不是一个耽于女色享乐的人,这么多年,他或许心软优柔寡断,可是在大是大非上,是很拎得清的,这个时候,他的婚事近在眼前了,他怎么会做出这种事?而且那些跟平安侯府这么说的人,也有些奇怪,既然他们知道,那为什么说的似是而非的?给人留有想象的余地,明明挑拨了是非,却又不把话说清楚,叫人抓不住把柄,不好盘问?若是侯夫人今天不来问,只是心里存了芥蒂.....”

    卫安顿了顿,见卫老太太和二夫人三夫人都若有所悟,便并不讳言:“恐怕是有人借机生事,贼喊捉贼,导演这一出闹剧,专门给平安侯府看,而后又想假戏真做的。不然,我们就看看,这告状的,跟父亲最近总是去那些地方有没有关系。”

    卫安话里的意思,是有人故意引着卫阳清去那种地方,然后又回头假作正义的去告诉平安侯府,借机来挑拨平安侯府和定北侯府的关系?

    卫老太太皱起眉头。

    平安侯夫人也有些震惊不敢置信:“这.....难道这个节骨眼上,竟然还有人敢在老虎身上拔毛挑衅吗?”

    卫家现在可是炙手可热,谁会在这个时候还敢上来挑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