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九十四·平安

一百九十四·平安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管事妈妈才三十岁左右,也是慢慢升上来的,当年的事,她许多都不知道,更不知道这个云桥是沈琛的熟人。

    说起云桥来,她的话就多了些:“您不知道,我是没亲眼见过,可是也听说过,当初王妃可喜欢云桥姑娘了,云桥姑娘是王妃跟前的得意人儿,只是后来不知道怎么了,得了急病去了,王妃从那以后就不许人叫云桥这个名儿了。也怪可惜的,清霜进了王妃院子里当差,可她就没她姐姐那个福气了。”

    沈琛没有说话。

    当初他年纪还小,出了那件事之后病了很久,临江王从那之后就把他带在身边,他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进后院了,也不知道云桥的消息。

    等到他好起来了,想起去问,才知道,云桥已经死了。

    有说是救他的时候当场就死的,也有说是病了一阵才死的,可沈琛终归是再也没能见她一面。

    他自小开始,长乐公主和平西侯沈聪就教导他要知恩图报,要恩怨分明。

    云桥当时豁出性命来救他,他心里是知道的,云桥死后,他就更不喜欢在临江王妃身边了,临江王便干脆带他在身边四处征战,连同楚景吾一起建立了深厚的感情。

    他揉了揉自己的眉心,打断了管事妈妈的喋喋不休,问她:“那清霜现在如何了?”

    管事妈妈怔了一瞬才反应过来他是问的晚上清霜出错的事,摆了摆手就道:“没什么事,秦妈妈说往后叫她不准进后院便是了。”

    后院的事都是临江王妃在管的,秦妈妈又是临江王妃的喉舌,她的意思就代表了临江王妃的意思。

    王府不能随意打杀下人,尤其是这类家生子,所以临江王妃厌恶清霜,便让她去浆洗处呆着,这么辛苦几年,再好的女孩子,也被磨出一身的病来,管事妈妈啧了一声就道:“也不知道清霜姑娘到底是得罪了哪路神仙了,不然王妃就算看在她姐姐面上,也不该这么厌恶她。”

    她不知道原因,沈琛却知道,他看了一眼管事妈妈,想了想便道:“好了,你下去吧。”

    管事妈妈答应了,不知道为什么沈琛把自己找来问了这么多清霜的事是做什么,可是原本这也不是什么大事,便琢磨了一阵就丢开了。

    秦妈妈却一直等到宴席散了,等到临江王也来临江王妃院子里说完了话,才上来跟临江王妃说:“王妃,侯爷已经去问清霜的事了。”

    临江王妃挑了挑眉,她最近心情极为恶劣,唯有听见这个消息,才忍不住笑了笑:“是么?”

    秦妈妈嗯了一声,见吟霜端了茶水进来,便挥了挥手,等到吟霜出去了,才轻声道:“可不是,晚饭散了之后就去问了管事妈妈,清霜的家里有谁,这有不是什么秘密,管事妈妈都告诉他了。”

    看来是认出来了。

    临江王妃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伸手摸了摸镜子,而后才道:“既然这样,那便叫清霜等着吧。”

    沈琛这个人虽然重情义可是却也极为敏锐,要是稍稍露出了马脚,他可就不容易再上钩了。

    清霜不能操之过急,得慢慢的来,最好是先冷一段时间,等到沈琛都差点儿忘了这事儿了,再出现在沈琛跟前,沈琛才会对她印象更加深刻一些。

    秦妈妈眼睛亮了亮,替临江王妃轻轻按捏起肩膀来,忍不住赞叹:“王妃可真是算准了侯爷的性子了,他果然就看了清霜一眼就认出来了,清霜这丫头也够厉害的,跟从前完全不同了,看她那样子,连我都有些不忍心了,何况是男人....”

    临江王妃从镜子里瞥了她一眼,半响才讥诮道:“这些日子诸事不顺,也就清霜这里顺利些了,你到时候去告诉她,跟她说,再委屈一段日子罢,委屈过了那一段,也就好了,沈琛看上了她,那可是她的福气,她自己不是也盼望着这一天么?”

    秦妈妈笑了:“您说的话,我早就跟她说过了,她可是个聪明人,都不必说,她自己就知道了。哪里还需要我来提醒呢?我看她是很沉得住气的,王妃就放心吧。”

    能沉得住气就最好,否则的话花了这么多心思培养出个蠢货心里也憋气,临江王妃嗯了一声:“好了,我也乏了,清霜既然知道,你便多看着她些,叫她顺顺利利的成了事,之后自然多的是好处。”

    秦妈妈应了一声,她也乐的看临江王妃不去管太大的事,不去那些什么朝臣的事里头插手,只是在后院折腾折腾。

    否则的话按照临江王妃之前那么个闹法,只怕迟早要出事。

    现在临江王妃能看清楚,不再去前头的事上折腾,只是对付对付沈琛,给沈琛房里塞人,那谁都说不出不是来。

    就按照临江王妃之前自己说的那样,再怎么说,她也算得上沈琛的义母呢,名分摆在那里,她要给沈琛人,天下人只有说她贤惠的,难道还能说她的不是不成?

    就算是卫安,那也只能认了。

    卫安却没并不知道临江王妃在想什么,她收到了信,信上说郑王已经被太原知府妥善的安排送往京城了,她便忍不住松了口气。

    少了临江王妃从中作梗,加上隆庆帝下旨,郑王总算是能平安回来了,这比什么消息都更叫她开心。

    她捧着信去告诉卫老太太,卫老太太也忍不住笑:“王爷果然是吉人自有天相,他回来便好了,他回来,把你们的事跟圣上提一提,再跟临江王商量商量,也好提前把你们的婚事给成了。”

    按照沈琛原先的意思,是想等到临江王登位之后再举行婚事的,可是现在情况不同了,郑王回来了,隆庆帝的身体恐怕也还能再拖上一阵子,要是等到那一天,还不知要等上多久,还不如就提前些,趁着隆庆帝还在,还能分出来在平西侯府过日子,否则到时候被临江王妃一通折腾,事情怕是又要起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