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九十章·颜色

一百九十章·颜色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琛的确是个极为会说话的人,只要他愿意的时候,他比这世上的任何一个男人都更加体贴,凡事好像就没有他想不周全的。

    卫安被他说的又觉得自己实在是太多愁善感了一些,半响才有些自嘲的道:“怪不得他们都说只要成了亲便不同,便是再厉害的女孩子,也迟早要变得跟我们讨厌的那些高高在上却又精明刻薄的妇人一样。”

    “你不会的。”沈琛就失笑:“你也不要凡事都往坏处想,多往好处想想,譬如你二伯母三伯母,我看她们便没有时时刻刻担心自己的夫君会不会对不住她们,会不会在外头如何啊。可见这世上的夫妻的相处之道有千万种,每人都是不同的。不是每个人都是司马相如之流......”

    这些道理,卫安自己也都知道,可是沈琛说出来,她心里总是更安心些。

    看来这世上的女人还是都不能免俗,面上不肯低头,心里却始终想着心上人可以放下身段来哄你。

    她在心里笑自己的矫情愚蠢,努力的将话题拐到正轨:“这次父王的事,总是叫王妃脸面大失。临江王妃不是一个大方的人,加上本来就有恩怨在先,恐怕以后她不会轻易放过我,至于你.....”

    这也是卫安为什么不给临江王妃留脸面的缘故,也根本不必留脸面,留什么呢?临江王妃早就已经把沈琛当成眼中钉肉中刺,恨不得除之而后快了,多少次都差点要了沈琛的命?

    卫安很明白这种复仇者的心态,她们怀抱仇恨,心心念念的都是复仇,目的没有达到根本就不可能罢休的。

    要说改了?

    骗骗别人还算了,要骗过她的眼睛实在是太难。

    她想到这里又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她说她自己对你已经不甚芥蒂了,你信么?”

    会信的恐怕都是傻子。

    沈琛知道卫安的意思,坐下来看着卫安就道:“时间来不及了,这件事,我已经跟父王商量过了。”

    卫安就挑眉看他。

    说实在的,沈琛之前提过的,自己单独分出来,当个普通的闲散侯爷,过自己的富贵日子就罢了的想法,她现在已经全然没有了。

    因为看临江王妃的架势,根本就不可能轻易放过他们。

    而一旦临江王妃真的成了中宫,那以后恐怕有更大的势力和能耐,要对付他们就更简单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他们能跑到哪里?

    临江王以后要是真的问鼎皇位,又能把精力持续放在他们身上多久?

    妻子无休止的跟义子和儿媳妇闹的不可开交,是偏袒妻子,维护中宫的体面重要些,还是安抚义子,让义子闭嘴受些委屈轻松些?

    等到以后,他们就会受无数的不明的暗箭,一开始临江王或许还会给他们出气,可是一旦时间久了,难道真的能一直偏向他们不觉得他们多事吗?

    沈琛见卫安这副神情,忍不住就伸手在她鼻子上轻轻点了一下,说她:“你这是什么态度?我真的跟父王说过这事了,说王妃恐怕还是心里恨意未消....始终对我心怀怨恨,恐怕往后不肯善罢甘休.....”

    隆庆帝自从下旨让临江王回京,大家心里便心知肚明,临江王以后才是这江山真正的主人了,大家对临江王府的态度自然不必说。

    而临江王妃在这些示好的人里头,格外看重徐家,本身就有些不对劲。

    想要替楚景吾定下徐家的姑娘当世子妃,甚至是未来的太子妃,实在是太独断了。

    连临江王自己也赞同沈琛的说法,觉得临江王妃似乎的确是跟她自己所说的改过自新完全不同。

    卫安听到这里,便问他:“那王爷怎么说?”

    “你也知道现在的情形,形势一片大好,越是这个时候,就越是不能出什么差错,这个节骨眼上,王妃要是有什么事,总是要引发众人的各种揣测的,不是什么好事。”沈琛替卫安倒了杯茶暖手,轻声道:“不过原本王妃手里就没什么可用的人手了,在之前她算计我过后,父王送她去家庙清修,就把她的那些人手都给清除干净了,一个也没落下。现在能替她办事的,无非也就是她的娘家,或是那些看见了好处想着投机取巧,凑上来的。我已经得了父王的允许,下令去查了,不会让她再有动手的机会。而以后......父王说成了亲,便可以按照我自己的想法,封我去别的地方,等到时间再久一些,若是她实在屡教不改,那便叫她慢慢的病......”

    临江王看来还是凡事都看的极为明白的,卫安没再说什么,只是叹了口气:“虽然说是这么说,可是恐怕还是有一番折腾。”

    沈琛就伸手将她揽进怀里,轻声安慰她:“不管怎么样,我们好好的过好自己的日子就是了,至于其他的,像你说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总是跟你一起的。”

    另一头的临江王妃正也跟秦妈妈说起进宫的事。

    她自从出了宫就没有好脸色,显然是在宫里受了什么气,可惜进宫不能带着服侍的人,秦妈妈全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好猜测着问她:“难道是郑王妃说了什么不中听的话?”

    “岂止不中听?”临江王妃冷笑:“就只差拿手指着我的脸说我就是在背后推波助澜,不叫郑王回来的幕后黑手了!实在是.....”

    她气的狠了,忍无可忍的一拍桌子,抿唇道:“就是叫我进宫听他们的冷嘲热讽和警告的,这些人.....”

    卫安看来是实在是过的太舒服了,所以才能把手伸的这么长。

    还想见郑王,还想看着郑王回来?

    他们到底在做什么美梦?

    这世上的事都得顺着他们的心意来吗?

    真是可笑至极,她阴沉的看了秦妈妈半天,看的秦妈妈都有些不寒而栗了,才冷声道:“你去准备准备,晚上就叫清霜露脸吧,不是说了,今晚阖家一起吃顿饭吗?既然要阖家一起吃饭,沈琛难道能不来?就让他看看清霜在受什么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