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七十三·亲昵

一百七十三·亲昵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安点了点头,像是之前的那些争执和隔阂都不存在,微笑着看着卫玠问他:“哥哥是从陈御史家回来的吗?”

    最近卫玠时常往陈御史家去,老太太说能帮忙的地方便要尽量帮忙。

    卫玠提起这件事便更加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他之前误以为沈琛和卫安明哲保身,对卫老太太和卫安都很是怨怪,说过许多次不好听的话。

    他想起来,又想起之前卫安跟沈琛为了陈家做了这么多的事,便更加觉得心里不是滋味,愧疚的厉害,过了一会儿,才迟疑着喊了一声卫安的名字,而后就深深的吸了口气:“安安,我对不住你。”

    死了的人已经死了,活人的日子却总要继续过下去,不管是卫玉珑还是长宁郡主,本质上卫安没有对不住她们,她们落到这个下场,只能说是她们咎由自取。

    他想通了这一点,就觉得没什么好不承认的,苦笑了一声自嘲道:“从前我总说我心里不介意阿珑的事,也不介意母亲的事,可是其实我是骗你的,口不对心罢了。我从前总想不通你为什么非得要不肯罢手,虽然我知道母亲对你做的事只会更加过分,可是就是心里过不去,我是她生的,她的儿子,行事本来就会不自觉的便偏向她,说到底,还是我自己私心作祟,所以自己心里有鬼,才会处处觉得你们不会对我的事尽心尽力罢了。”

    卫安没料到卫玠肯跟自己说这些,原本要插话的,这个时候也没再开口,只是立在原地陪着卫玠坐了下来。

    天很冷了,卫安身上披着厚厚的孔雀羽毛制成的斗篷,卫玠身上也换了大衣裳,两个人手里握着暖炉,都不觉得冷,卫玠便跟卫安道歉:“我母亲对不住你,我虽然面上说不怪你,可是跟你到底是没有再交心的,对不住啊安安,我总是想起从前母亲在的时候,我还是大少爷,阿珑还是娇小姐,什么都不必想,什么都不必过多的去做.....所以一对比现在你过的那样好,心里就始终放不下。”

    卫安摇了摇头,见伺候的人都退了下去,才轻声道:“哥哥,这本来就是人之常情,就像我没有办法不对长宁郡主和卫玉珑下手一样,你恨我怪我,也是难免的。”她见卫玠眉间似乎有些惆怅,便又道:“只是,你说的对,我们以后还要一起生活很长时间,你是我的娘家兄长,是我嫁出去后娘家的依靠,你的孩子到时候要唤我姑姑.....我们或许不是血脉相连,可是我对你的心,是妹妹对兄长的心。”

    卫玠更觉得赧然,垂了头笑了一声:“我从前竟想不通这一点,你是我的妹妹,比阿珑是我的妹妹,没什么不好的,反而只会更好。”

    他叹了口气,忍不住又笑了:“是啊,你说的是.....不过我始终还是得跟你说一声,这次的事多谢你跟沈琛。”

    卫安握着手炉的手有些僵硬,见卫玠神情落寞,想了想便知道他是想差了,忍不住便低声道:“哥哥,我始终记得的,当时我被冷落,孤家寡人的时候,只有你记挂我。”

    那个风筝,她到现在还仍旧珍藏着,就像是收藏了卫玠的好意。

    卫玠诧异抬头,见卫安漂亮的眼睛里尽是诚意,就笑了起来:“我明白了,我不是个有用的人,只是,我始终是你哥哥。”

    老太太那里已经派人来催了,卫安嗯了一声,笑着站起来,和卫玠一路聊陈家的事,到了老太太的院子,就看见沈琛正站在廊下。

    这么晚了,沈琛竟然在这里,她有些诧异,更多的却是说不出的惊喜,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她已经不自觉的加快了步子上了台阶,走到了沈琛跟前:“你怎么过来了?”

    沈琛伸手替她将风帽拢了拢,见她脸被风吹的红红的,眼睛却亮的惊人,便忍不住伸手刮了刮她的鼻子,亲昵的道:“刚出宫,来瞧瞧你。”

    他最近事情实在是多的厉害,平日里别说是平西侯府了,连凤凰台也少的去,卫安见了他,不知道为什么,便觉得满是欢喜,连眼睛里都不自觉的溢满了笑意:“这么晚了,风雪又大,为什么不明天来?反正....反正也是一样的。”

    卫玠还没见过卫安这样的模样,忍不住脸上带笑,宠溺的看着他们,对伺候的人摆了摆手。

    沈琛便笑起来了:“小没良心的,我为了见你,特地快马加鞭的从皇城直接过来的,连衣服都没来得及回家去换,你却说明天来也是一样的?这怎么一样?我想见你的心,一刻也耽误不了。”

    卫安被他说的满脸通红,觉得又羞又恼却又不知道为什么带着些甜蜜,看了他一眼,见他眼圈底下都是青黑,便忍不住嗔道:“谁要你来?”

    沈琛便忍不住叹气:“真是拿你一点儿办法都没有,好了好了,是我死乞白赖的,非得要赖着来瞧瞧你才安心,好不好?”

    他对卫安说话的时候,语气都不由自主的放轻,配上那张好看的脸,不远处的丫头看着都忍不住羡慕。

    卫安有些招架不住了,正要抽开被沈琛握住的手,翡翠便笑盈盈的从里头出来,见了卫安和沈琛和卫玠便道:“可巧儿都来了,老太太正问呢,怎么这么久了还不进来,正要让小厮们寻去,说是天气冷,怕你们在外头呆久了冻着,快些进来罢。”

    卫安脸更红了,低声喊了一声翡翠姐姐,便率先跟着她进了屋子。

    屋子里地龙烧的暖暖的,卫老太太正跟二夫人三夫人笑着说些什么,见了他们脸上的笑意便更是真切,招手先把卫安叫到身边,看着翡翠替卫安把斗篷除了,才笑:“我正说呢,怎么这么晚了还在外头磨蹭不进来,原来是因为沈琛来了,怪道耽搁了这么久呢,外头风大雪大,什么话不能进来说,非得在外头说完了再进来不可?也不怕冻得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