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六十七·报应

一百六十七·报应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隆庆帝支撑不住了,他精神原本就越来越差,睡得多醒的时候少,也是因为身体越来越不好,因此他才越发的开始怀念起从前来。

    要是明皇后还在就好了,他最近时常这样想,明皇后家世好,又懂事贤惠识大体,跟他是从患难时期一路扶持过来的。

    虽然当时因为明家势大,他曾经短暂的疑心过她,可是现在所有的事都查清了,他知道明皇后是冤枉的,明家也是冤枉的,心里就隐隐的除了愧疚之外,生出一点可惜来。

    大约是因为人死了,无法再做错事,便会显得格外的面目可亲起来。隆庆帝后来再想起明皇后,心里对她的猜忌怨恨一点也无,只剩下怀念和追缅。

    从前的大皇子多好啊,被教导得温和知礼又懂事,若是大皇子还在的话,哪里还需要操心这些将来的事,又哪里需要这样心惊胆战于没有可以继承他的皇位的人。

    只可惜,现在说这些都没用了。

    他看着面前的蒋子宁,有一瞬间有些恍惚,而后才叹息了一声:“你也跟着朕这样久了,朕从前觉得你是个可托付的人,可到现在看来,朕却忘了,人也是会变的。”

    这一声叹息,蒋子宁就知道自己完了,他眼睛干涩得已经流不出眼泪来,捂着脸跪在地上,不知道该再说些什么。

    隆庆帝淡淡的再瞥了他一眼,轻声道:“君臣一场,你也算得上尽心尽力服侍了朕一场......”

    他皱眉道:“你收拾东西,回老家去罢。”

    这是让他致仕的意思了。

    这已经是念了旧情,所以没有下令杀他,蒋子宁心里清楚,他颓然跌坐在地上,久久回不过神来。

    直到出了御书房的门,他才看着同样也被隆庆帝遣了出来的沈琛,半响扯了扯嘴角:“真是后生可畏,也怪不得你这样受临江王的喜爱,你原本也值得。”

    这样的心机手段,放在哪里都是要被人重用的,临江王得了这么一个便宜儿子,可真是赚了。

    他看着沈琛,噙着一抹不怀好意的冷笑:“只是,你这样拼命,将来也不知道,会不会落得一个当年明家的下场?”

    沈琛背着手站在廊下,看着外头的白雪皑皑,面上神情丝毫未变:“这些就不劳首辅大人操心了,雪大路难行,首辅大人慢走,我就不送了。”

    蒋子宁冷笑了一声,并没有打伞,冒着大雪艰难的一步一步的走的不见了影子。

    得势的时候蒋子宁可是能坐滑竿的,可是现在,却连伞也没人给送一把,沈琛望着他的背影,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头,等着里头的传召。

    今天不仅仅是决定蒋子宁命运的一天,也是决定他们临江王府命运的一天。

    一切都要看隆庆帝怎么决定了。

    他知道,这一次打败蒋子宁,不等于他们临江王府就没事了,蒋子宁做的那些事到底是在隆庆帝心里种了一根刺。

    虽然现在他们把这些事都推在了蒋子宁身上,跟陈御史合唱了这么一出戏,可是到底隆庆帝信了几分,又是问题。

    他闭了闭眼睛,背着手神情凝重,等着里头的消息。

    林三少一人被留在御书房,隆庆帝使唤他去沏茶,等到他把茶端上来,却又不喝了,让他放在一边,而后才问他:“你对卫家和沈琛,似乎很是信任?”

    他神情随意,仿佛是在闲话家常,可是林三少却知道这是跟之前问蒋子宁的话那样,是在决定卫家和沈琛生死的问题。

    他似乎有些犹豫,而后过了一瞬才看着隆庆帝,放下了茶杯,老老实实的叫了一声姐夫。

    隆庆帝咳嗽了几声,没有应,淡淡的看着他叹了口气:“沈琛可不是池中物啊!”

    这么多年看下来,其他的宗室子弟中,都没有比得上沈琛的,沈琛聪明,而且不是一般的聪明,当年为了得他的欢心,跟临江王假装闹翻,而后又替沈聪报了仇,不动声色的整垮了冯家。

    到后来,隆庆帝发觉沈琛跟临江王的关系还是不变时,却已经不能动他了-----他实在是个太能干的人,凡事都想的比别人周到,做的又比别人好,隆庆帝忌惮他,却也得承认用他用的舒服。

    皱了皱眉头,隆庆帝看着林三少,道:“你若实在是喜欢卫七,那也简单......”他盯着林三少,声音虽轻,却含着雷霆万钧:“只要你开口,朕便借此机会,杀了沈琛,再寻个机会,把卫七赐婚给你。”

    他说起这些事的时候,仿佛这些人的命运前程都不是前程。

    林三少迎着他的目光没有妥协,坚决的摇了摇头:“圣上,臣不是这样的人。臣虽然心悦卫七,可是那已经是过去的事了,从您赐婚她跟沈琛那一天开始,臣便已经死心了。臣把沈琛当作兄弟,既然是兄弟,又怎么能觊觎他的东西?”

    隆庆帝不置可否,淡淡的反问了一声:“兄弟?”

    林三少斩钉截铁的应了一声是:“是,蒋子宁说臣是被沈琛蛊惑了,可是臣自问不是个意气用事的人,更不是那等没有脑子的,臣到现在也认为沈琛这个人可交。”

    隆庆帝看了他一眼,微笑道:“可是他现在把你当兄弟,可以后呢?”

    “以后的事,谁都说不准。臣只是觉得,沈琛比起楚景盟和楚景迁来,更为值得交往。”林三少并不迟疑,诚恳的说了自己的想法,见隆庆帝并没有太多反应,只是微微点头,便紧跟着又道:“俗话也说,日久见人心,圣上也看得出来罢?沈琛虽然狡猾了些,可是人却不坏,这么多年来,除了把他逼到绝路的,他从未下过真正的狠手。临江王府的后院也并不清静,可是我从来没有听见他抱怨过,他对于屡次想要他性命的临江王妃尚且能容忍,何况是其他人?”

    至于对蒋子宁他们下了这样的狠手,并没有半点留情,那也是因为蒋子宁他们做的实在太过分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