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六十二·设套

一百六十二·设套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一眼里头蕴含的情绪太多,可是隆庆帝的眼皮垂的飞快,很快就遮住了里头的那些东西,蒋子宁也就没能看得到。

    他斟酌了一下说辞,心里头有些心烦意乱,却还是努力的叫自己的话显得思路清晰一些,等了一会儿,才道:“微臣总觉得,这件事可能是侯爷做出来的。”

    隆庆帝淡淡的哦了一声,问他:“何出此言?”

    蒋子宁吞了一口口水,觉得老迈的身体此时忽然有了劲头,很快便将要说的话都理顺了:“您知道,陈御史向来跟临江王私交甚好,凡事都要问一问临江王的意见。连对着卫家,陈御史都爱屋及乌,对卫家关照有加,您不知道,卫家出了不少事,里头可都有陈御史伸手帮忙。”

    之前蒋子宁也是把这个当成拉陈御史下马的由头的,现在把这些事都编造在一起也就显得顺利成章了许多,他松开眉头,轻声道:“现在陈御史出了事,王爷又因为跟地方官员勾结甚密而被您厌恶,恐怕是.......恐怕是侯爷心里不安,因此.....因此才去信给了王爷,想要让王爷早早的做出决断。至于这次两位王子对陈御史下毒的事......”

    反正陈御史已经死了,蒋子宁说话没什么顾忌,冷笑了一声便道:“恐怕是侯爷自己所为,反而嫁祸给了两位王子吧?毕竟陈御史可是跟临江王有盟约在的,或许是他手里头还有临江王的什么罪证,能危及到临江王和侯爷的大事,所以,所以侯爷才动了杀心,又嫁祸给了两位王子的,毕竟两位王子刚被除了圈禁不久,哪里来的本事对在诏狱的陈御史下手呢?”

    这话说的几乎是诛心了,每句话都是冲着沈琛跟临江王去的,里头蕴含的恶意几乎昭然若揭,只差明晃晃的指着沈琛和临江王的鼻子骂他们谋逆了。

    蒋子宁是有些急了。

    他总觉得沈琛这回的棋走的让人有些看不懂,明明是算计好了的,每个步骤都没什么问题,而且都照着他们的预期那样的发展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每一步都走的不是特别踏实,这些过程太顺利了。

    他迫不及待的想叫这件事尘埃落定,要让沈琛人头落地,好给这件事划上一个句号。

    反正沈琛一死,临江王是必定要勃然大怒的,跟隆庆帝之间更不可能再平心静气的说什么道理。

    到时候他就全然没有后顾之忧了。

    隆庆帝挑了挑眉,又剧烈的咳嗽了一阵,等到內监送了茶水上来,他强撑着喝了一口参汤,才摇了摇手,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面前的蒋子宁看:“你这么说,是在说沈琛故意污蔑楚景盟楚景迁两个?”

    蒋子宁似乎想了片刻,才道:“臣只是觉得这里头疑点颇多。”

    “是疑点颇多。”隆庆帝诡异的牵起嘴角笑了笑,笑的蒋子宁头皮发麻,忽而对着旁边的內监喊了一声:“黄庆,去把人叫进来。”

    蒋子宁这个时候才注意到隆庆帝跟前伺候的竟然已经换了人,从原先的安公公换成了之前四大太监之一的黄庆。

    他不由得就是一愣,整个人登时有些发懵。

    安公公伺候隆庆帝不知多少年了,之前虽然有曹安在,可是安公公却也一直没有被压下过多少。

    这么多年,安公公就是个最贴心的,几乎把持了隆庆帝全部的贴身事物,可现在,黄庆竟然能伺候在隆庆帝身侧?

    安公公是做了什么,才会如此?

    可是事情却并没有因为他的心惊而停止,过了一会儿,黄庆就弓着身子小心翼翼的进来了,轻声禀报:“圣上,人带来了,侯爷问,是不是现在就进来?”

    隆庆帝又看了蒋子宁一眼。

    就算是蒋子宁已经老眼昏花,可是这个时候也将隆庆帝眼里的情绪看的清清楚楚的,清楚的看见了隆庆帝眼里的嘲笑。

    蒋子宁吃了一惊,整个人的心霎时间就变得冷了,似乎从天而降了一盆冷水,被浇的透心凉,成了个落汤鸡。

    可是等到隆庆帝发了话,外头的帘子响动了片刻,帘子掀开,沈琛和林三少先后进的门来,他便再也说不出话来了-----跟在林三少和沈琛后头进来的,竟然是陈御史!

    可是陈御史不是死了吗?!

    楚景盟跟楚景迁之所以被隆庆帝迁怒,之所以被隆庆帝给发配去了岭南,不就是因为他们杀死了陈御史吗?!

    而且之前明明锦衣卫那里也已经传来消息了,说是陈御史已经死了啊!

    可是现在陈御史却还活生生的站在他跟前。

    这不可能是见了鬼,这世上哪里有鬼啊?

    那就是.....

    那就是有人设了圈套等着他钻,专门等着他来钻进来。

    他在朝为官这么多年,混了这么多年,经历过的事不知多少,陈御史一出现在眼前,他的确是一时措手不及懵了,可是等到陈御史站定在了他跟前,他就瞬间什么都想明白了。

    这事从头到尾就是一个骗局,什么陈御史知道了他们勾结地方官员陷害临江王的罪状,什么林三少特意将陈御史看管的极为严密,这些都不过是鱼饵,专门抛出来等着他们上钩的鱼饵罢了。

    他想明白了,顿时有些站不住,觉得沈琛他们连看过来的眼神都是带着嘲讽的。

    而安公公为什么没有伺候在隆庆帝跟前,被黄庆抢了位子,这个时候他也有了猜测-----或许就是因为知道了他跟安公公打听消息,所以安公公才被发落了。

    若是这样的话,那.....

    蒋子宁还没说话,就听见头顶上隆庆帝的声音冷冷的响了起来:“好了,人也都到齐了,都起来吧。”

    沈琛和林三少陈御史都从地上站起来,退到一边。

    隆庆帝便又指了蒋子宁,看着陈御史道:“你不是有话要对首辅说吗?既然都已经来了,也看见了人了,有什么话,便干脆当着大家的面,都说过清楚罢,省的到时候经过别人来传,传的不尽不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