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五十九·安心

一百五十九·安心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琛被关的消息不胫而走,卫家收到了消息,京城便也同时传开了。

    临江王府的倒霉事一桩接着一桩,先是临江王本人被参奏跟地方官员私交过密,图谋不轨,被关押在了驿站,而后就是楚景吾因为直言进谏同样被软禁在了王府。

    原本以为至少还有沈琛在,可是没料到,连沈琛现在都出了事。

    谁不知道沈琛在隆庆帝跟前是极为得脸的,向来他去求隆庆帝的事就没有不成的,隆庆帝也愿意纵着他,给他脸面,大家还当他至少能得保全呢,谁知道现在却还是出了事。

    沈琛平时得罪的人虽然不多,可是现在大家没人不知道天下已经是蒋家的天下,蒋家这样的人,对给一个陈御史求情的杜子玲尚且这么狠心绝情,就不必说是沈琛这些直接得罪他的人了。

    沈琛出事,大家面上不说,心里却都知道,这全是因为得罪了蒋家,跟蒋家斗法失败的结果。

    这样一来,平西侯府被围住了不说,卫家也立即门庭冷落起来。

    这并不是小事,卫三夫人和二夫人聚在一起的时候都急的不行,两个人都知道卫安和沈琛都是聪明的人,可是聪明不聪明先不说,得罪了首辅,原本就已经难应付了,现在却又惹得隆庆帝大怒,往后到底是不是能安然无恙,这实在是不好说。

    二夫人喝了口茶便叹气:“没出这事儿之前,好歹府里还是有个人烟,可是现在你瞧瞧,连狗都似乎知道挑门子了,咱们这府里如今冷清的如同什么似地。”

    形势大变,不说其他的人,就连府里的姻亲们都已经不往来了,那些人生怕会因为跟卫家走得近就惹上麻烦。

    三夫人苦笑了一声有些无奈,对旁边的陈嬷嬷看了一眼,阖上账本叹气:“可不是,现在咱们府里可成了名副其实的生人勿近了。”

    妯娌两个这些年的关系越来越近,不再争抢那些东西之后,比从前也心宽了不少,到了现在,说起这些事,除了担心之外,也只有对卫安的同情,并没有被牵连的恼怒和抱怨。

    二夫人顿了顿,见三夫人这么说,面上的笑便也有些艰难起来,许久才皱起眉头:“这样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是个头?”

    府里下人们都已经惶惶不可终日,生怕处置了沈琛之后,下一个就轮到卫家,让他们也跟着倒霉。

    她们实在是怕这回的难关过不去。

    三夫人怔了怔,从二夫人的话里头回过神来,有些疲倦的伸手揉着太阳穴,好久之后才道:“这谁知道呢?或许,等到.....”

    她说着就意识到自己即将说的话极为大逆不道,急忙住了口不再往下说,看着二夫人,勉强笑着劝道:“事情也未必就有我们想的那么糟糕,沈琛是个聪明的厉害的人,这么聪明的人,总不会真的那么蠢,就坐着等着事情找上门来吧?我总觉得,这事儿没有那么简单,你看,安安都那样沉得住气。”

    所有人都觉得卫安未免太沉得住气了,她没有哭没有闹,还天天仍旧雷打不动的往卫老太太那里请安之外,还去郑王府看郑王妃和小世子,从来不怕别人在背后怎么议论她,看她的目光里又有多少嘲讽和怜悯

    郑王妃听见了消息,拉着卫安迟迟说不出话来,许久才茫然又心酸的握住她的手落下泪来:“若是......若是你父王在,那就好了。”

    如果郑王还在,那不管怎么样,总还是能在隆庆帝跟前说的上些话,比现在好了不知多少。

    卫安知道她的意思,笑了笑,抱着小世子哄了一会儿,才安慰她:“您不必替我悬心,好好的保重身体,跟弟弟好好的,尽管放心。”

    话是这么说,可是哪里真的能放得下心呢?

    郑王妃抿了抿唇,半响才道:“我最近总是睡不着,奶娘抱走了孩子我心里不安,生怕他不在我跟前便会出什么意外。可是孩子在我身边,我也同样睡不着,每晚都梦见王爷.....”

    她整个人都憔悴的厉害,没有跟别的妇人一样生完孩子便变得富态,反而还越发的瘦了下去,能看得见突兀的锁骨。

    卫安将孩子交给奶娘,很耐心的劝她:“父王会没事的,沈琛已经派了人去山东,已经有了父王的消息,赶去蓬莱了。雪松他们办事向来是极可靠的,一定能毫发无伤的把父王带回来。您请尽管放心,好好的照顾好孩子,等到父王回来,一定会很开心的。”

    郑王妃算得上是个很坚强的人了,可是想起来自己一个人生产的艰辛,还是忍不住掉泪:“但愿还有那么一天。”

    等到从郑王府出来,天色已经很暗了,连续下了好几天的雪,四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连摆摊的小摊贩都少出来,街道两边都冷冷清清的。

    蓝禾掀开帘子从里头看出去,能看见白皑皑的雪,忍不住轻声跟卫安说:“姑娘,下大雪了,听说侯爷被召进了宫里,也不知道......”

    若是隆庆帝真的厌恶了沈琛,想要在宫里头折磨他,那可真是简单的很,什么都不必做,让沈琛去雪地里跪上个半天一天的,那沈琛的腿也就算是废了。

    卫安的脸被风吹的有些红,她手里握着雕工精美的手炉,望着远方有些出神。

    说是一点都不担心,那是假的,沈琛再准备充分,可是对上的蒋子宁也是一尊难对付的神,谁输谁赢,不到最后,还真的难有定论。

    可是再难安心,也得安心,否则乱了阵脚,反而是沈琛的负担。

    回了府正好是要用晚膳的时辰了,一进二门处便有老太太院子里的婆子等着,见了她便松了口气,急忙一叠声的喊着七小姐,扶着她下了马车,便告诉她:“老太太正等着您呢,说是外头风雪大的很,怕您被冻着,让我们在这里候着,给您送斗篷,您身上的斗篷虽然厚重,可是却不防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