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五十六·想见

一百五十六·想见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沈琛看了他一眼,伸手给他倒了杯茶,彼此之间相视一笑,都知道对方的意思。

    他知道,但凡是人就不可能没有野心,林淑妃当初固然事有受过了临江王的恩,可是人都会为自己着想。

    六皇子又原本就是天潢贵胄,林淑妃会想替儿子争一争,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只是,有些事,连念头都不能有。

    沈琛抿了抿唇,将手里的信递给林三少,轻声提醒:“这话只会到我一个人的耳朵里,绝不会再外传,你也不要再提。让娘娘就当不曾说过这样的话罢。”

    林三少知道他的意思,临江王为了皇位筹谋这么久,对这个位子的野心比任何人都要重,事不可能容忍任何人觊觎的。

    一旦知道了这件事,心里绝对要有疙瘩。

    他嗯了一声,问沈琛:“王爷日后会不会是今天的圣上?”

    沈琛迟疑了一瞬,一时没有答话,隔了好一会儿,才道:“还没到那个份上,谁也说不准。只是......”

    他顿了顿,语气虽轻却神情坚定的道:“不过不管怎么样,父王是个记情的人,我不能替父王允诺什么,可是只要有我一天,便会保证淑妃娘娘和六皇子的安全。”

    虽然现在形势对临江王不利,可是林三少心知肚明,临江王已经只差最后一步了,而一旦临江王真的登上了那个位子,六皇子的地位就会极为尴尬。

    哪怕是有林淑妃跟临江王的情分在,也有林三少在,可是一朝皇帝一朝臣,毕竟是换了个人来坐这个位子了,那之前有可能登上这个位子的人,可不就成了不合时宜的尴尬存在。

    林三少皱了皱眉,点了头告诉他:“你替我告诉王爷,我们只求六皇子能当个富贵闲人,绝不贪求其他。”

    沈琛点了点头,催促他看信:“你看看,有没有什么差错。”

    林三少展开看了一眼,就知道沈琛这是沈琛之前让人去找的,陆元荣跟蒋松文之间的关系的证据。

    他一直看到末尾,才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冷笑:“这可真是.....够仔细的啊。”

    汉帛就在旁边有些得意,放下了茶饼道:“从关中侯和郡主出了事,邹青被扒拉出来,侯爷吩咐下来,我就去查访了,用了三四个月,可不仔细!”

    林三少难得的有了点笑意,继续看第二封,才道:“这些倒算了,关中侯的死,那个云娘能作证是蒋松文做的?”

    “云娘可是云秀坊的妈妈!”汉帛急忙答应:“我已经查清楚了,关中侯死在云秀坊的那天,她就在场,而且关中侯那个被打发了的老仆,就是云秀坊给钱打发的.....云娘她跟邹青事旧情人,邹青出事,她到处奔走,最后还是蒋家给她指了路,骗她说是救邹青,其实却事借着她去求徐安英的手,警告邹青云娘和他自己一家人的性命都握在蒋家手里.....”

    汉帛啧了一声,摇了摇头:“云娘豁出性命去求的,却不知道她是自己亲手递了刀子杀了邹青。等她想通了之后,自己也不能活了-----蒋家已经下令让人杀她灭口,是我们找到的及时.....”

    等到蒋家事发,这些便都是证据。

    沈琛真是把所有的事都做全了,林三少阖上信,答非所问的忽然感叹:“你这样能干,怕不怕太能干了?”

    沈琛的身份尴尬,虽然叫临江王一声父王,可是他到底不是临江王的亲生儿子。

    不是亲生的,要是不那么能干,泯然与众人也就罢了,可是偏偏沈琛这么得临江王宠爱的同时又这么有能耐。

    那就实在耐人寻味了。

    纵然楚景吾跟沈琛关系亲密,没有那么多顾忌,可是临江王其他的儿子呢?

    还没登位,是个藩王的时候,就出了这么多事,楚景行就容不下他,闹出了这么大的事,等到临江王真的登上那个位子,沈琛的位子不是更加尴尬吗?

    沈琛知道这是林三少的好意提醒,不甚在意的点头:“我心里有数,你放心吧。”

    林三少也不好再多说,他知道临江王妃对沈琛向来有成见,可是有些提醒说了又说惹人烦,他见时候不早了,事情也说的差不多了,就站起身来要走。

    汉帛叫住他,把斗篷拿出来,又给了他一把伞:“外头雪下的大着呢,您还是拿把伞。”

    林三少答应了,想起什么又转过头看着沈琛:“对了,你让楚景盟跟楚景迁去吓蒋松文,我得回去替你把事情给圆好。”

    只有让他们打听不到陈御史的情形,他们才会相信陈御史真的是有秘密要告诉隆庆帝。

    沈琛笑起来:“好,那就劳烦你了。”

    等到林三少出去了,汉帛替沈琛把东西都收拾起来,又问他:“咱们是回府去吗?”

    自从陈家出事之后,卫玠也出了得罪蒋松文的事,卫安已经赶回定北侯府去住了,沈琛便也从郑王府迁出来回了平西侯府居住。

    虽然他时常往定北侯府去,可是现在到底天色已经很晚了,再去卫家怕是不大合适,又得惊动卫家的长辈们。

    回了卫家就是这点不好,动辄便有一大堆的规矩等着。

    沈琛皱起眉头,旋即又不动声色的松开:“不,还是去定北侯府。”

    汉帛挠了挠头:“可现在.....”

    下着大雪呢,天又这样的黑了,这个时候过去,可不是讨长辈的嫌吗?卫老太太到底不喜欢沈琛一个劲儿的缠着卫安的。

    可是不过一会儿他就明白为什么沈琛不怕惹怒卫老太太了-----他是让林跃往后院递了个消息,请卫安到前头来了。

    卫安只要不需要出府动用马车,在府里做什么,都是不必经过卫老太太和三夫人二夫人的,基本不会惊动谁。

    汉帛啧了一声:“等您睡一觉起来,不就能见到郡主了吗?就这么会儿都不能等啊?”

    沈琛背着手,站在廊檐底下看着外头飘飘扬扬的雪花,听见动静抬头,刚好看见卫安绕过了拐角过来,他的眼里瞬间落满了星光,快步的走了几步对卫安微笑伸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