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五十一·变本

一百五十一·变本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人的运气一旦好起来,什么也挡不住,蒋家的日子从把陈御史给拉下了马开始,便着实好过。

    隆庆帝看着蒋子宁写的青词越发顺眼不说,言语里竟然还提了一句,等到六皇子开蒙的时候,要蒋子宁当个太子太傅。

    若是六皇子日后能成,那他就等于前朝的那个首辅了,少年天子都是在他眼皮子底下长起来的,从此他还有什么可怵的?哪怕就是不是六皇子登位,他也不怕什么了,现在楚景盟楚景迁,这两个人也都牢牢地握在他手里,靠着他吃饭。

    临江王是不济事了,郑王也迟早完了-----他们早把他回来的路给堵死了,根本不怕他还能再回来,剩下的这几个,哪个跟他没点儿关系的?

    顺风顺水了,蒋子宁还兜得住,不露出那等盛气凌人的模样来,毕竟他是经历这么多事的老臣了,知道做人要低调的道理。

    可是蒋家其他人却没那么能忍得住了。

    首先就是蒋松文在长安大街上竟然动手打了定北侯府的卫玠。

    陈家出事,卫玠作为未来的女婿,怎么可能不难过,听说陈家还有人活了下来,要出城去接,谁知道就在路上碰见了蒋松文。

    蒋松文身边的下人一眼就认出了这是定北侯府世子的公子,小声的跟轿子里头的蒋松文说了一声,蒋松文就把卫玠给拦住了,问了几句,卫玠言语上说的不大好听,就立即被蒋松文抓住了把柄,指责他不尊上官,说要拿了帖子去问问国子监的博士监生,问问他们是怎么教的学生。

    卫玠是读书人,往后要走科举一道的,若是坏了名声,仕途这条路就算是断了,蒋松文竟然半点面子都不给卫家,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卫家难堪,这显然是完全不把卫家放在眼里了。

    就这么着,竟然还有言官在御史参奏蒋松文的时候站出来替蒋松文说话,说是原本卫玠便无礼,当众对朝廷命官出言不逊,的确是失了读书人的礼节,蒋松文让人去国子监并没什么不妥当。

    参奏蒋松文的和替蒋松文说话的折子递上去,隆庆帝照旧留中不发,像是完全没有听见过这回事。

    楚景盟就更加的放心了许多,松了口气只觉得整个人都疲软了下来,靠在软垫上跟楚景迁说:“看来我们是赌对了。”

    隆庆帝显然是已经把蒋家父子彻底当成了心腹,否则不会至于如此,他一向看顾卫家那个老太婆的面子,凡事都会容忍几分。

    可是这回,蒋松文把卫玠的前程都快毁了,隆庆帝竟也没吭声,这也就已经够说明问题了。

    他们这回总算是抱到了大腿,苦尽甘来了。

    想到这里,连一直身体不好的楚景迁竟也有了几分笑意,伸手拿了一杯酒一饮而尽,看着楚景盟,不一会儿就落下泪来:“还以为这一辈子也就这样了,竟也有让我们能得意的一天。”

    楚景盟沉默半响,举起酒杯也跟着猛地一口喝了,嗯了一声又有些得意:“从此以后就只有好日子了.....”

    一句话没说完,外头就有人喊了一声,说是平西侯来了。

    两个人便不由得都怔了怔,狐疑的睁大了眼睛,心跳的飞快的快速站了起来。

    沈琛来了?!

    这个时候,沈琛来这里做什么?难道是他知道了什么,找事情来了?

    楚景盟便有些心慌,他是知道沈琛的脾气的,从前哪个纨绔子弟敢在沈琛面前耍大刀,他不打死你,都算轻的。

    这是个不按照常理出牌的主儿,现在他们已经跟蒋子宁站在了一边,那沈琛就是敌人了,这么难缠的敌人上门,任谁都是控制不住心慌的。

    他们两人还没决定见不见,沈琛却已然自己掀了帘子进来了,一进门看见他们两个坐在一处吃锅子,便笑了一声:“这样冷的天,的确是适合闷在家里吃这些东西。”

    楚景盟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还是楚景迁皱了皱眉头又松开,立即笑着招呼他:“快来坐,一向少见......”

    说着便招呼下人上了碗筷,看着沈琛的面色斟酌着道:“我们在这府里三年多了,不知道外头的情况,也不敢轻易打听,说起来还没见过你.....你一向可好?”

    沈琛似笑非笑的看着他,那双漂亮的眼睛里似乎有洞悉一切的了然,微笑着道:“哪里有什么好不好的?风水轮流转罢了,不如你们自在清闲。”

    这是话里有话,楚景盟抿了抿唇觉得头皮有些发麻,转开了目光不敢跟沈琛对视,试探着转开了话题问他:“你怎么忽然有空过来?”

    沈琛便叹了口气:“家里事情多,父王如今犯了事被拘在了驿馆里,阿吾又言语冒犯了圣上....诸事不顺,就想来找你们说说话。你们如今在圣上跟前是能说的上话的,有些事情便只能来找你们了。”

    楚景迁心里重重的跳了跳,随即便苦笑摇头:“你这话说的,我们不过是那等浮萍罢了,自己还自顾不暇,哪里能替你说话解围?”

    他们现在可是巴结着蒋子宁的,要是转头去替临江王说话,那成了什么?

    到时候蒋家父子还不恨死他们?

    沈琛将杯子放在桌面上,看着他们两个往锅子里头下羊肉,半响才道:“我知道你们的想法,也知道你们是不想过多的得罪他们,可是......”

    他看着楚景盟微微颤抖却极力忍耐的手,视而不见的道:“我手里有蒋子宁和蒋松文天大的把柄,只要你们替我在圣上跟前说上几句,把东西呈给圣上,一定能扳倒他们,到时候父王得救,阿吾没事,一定会好好感谢你们的!”

    有蒋子宁天大的把柄?!

    楚景盟看了楚景迁一眼,同样从对方眼里看到了惊讶跟凝重。

    他们现在是依附蒋子宁的,沈琛还不知道,求到了他们头上来,原想着不管这件事的,可是听见说沈琛手里头握着有把柄,他们就又知道不能不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