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三十章·落定

一百三十章·落定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也实在是太憋屈了些罢?

    卫老太太嗯了一声,也不知道是在想些什么,垂下了头没有说话,好一会儿,她才又抬起头看着不远处的平安侯夫人,轻声道:“徐四小姐很好,我很喜欢,既然她也是愿意的,那么便尽早把事情定下来罢?”

    不知道为什么话题便忽然从蒋家变成了儿女亲事,平安侯夫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之后便急忙点头。

    徐四小姐现在年纪更大了,也的确是不好再耽误下去了,就算是现在开始走六礼,等到一套程序下来,最早也得是明年春天了,时间差不多了。

    到时候定北侯府还得迎陈绵绵进门呢,不好再耽搁了。

    她心里有数,便应承下来:“既然如此,我这便回去准备起来,等您请了冰人,便告知我一声儿。”

    卫老太太脸上有了一点儿笑意:“我已经想好了,请怀仁伯老夫人罢,她辈分如今也算是最高的了,让她去,彼此都好。”

    徐四小姐在家里不受待见,卫老太太这是有心在给她做面子,这样一来,一力主张帮徐四小姐张罗婚事的平安侯夫人在娘家才不会被人在背后议论。

    平安侯夫人感念卫老太太能想的这么周全,眼皮跳了跳,站起来点头:“老太太既是这么替她着想,那自然是最好了,我只希望,她嫁过来之后,能好好过日子,跟五老爷琴瑟和谐,这样我也便心满意足了。”

    她这个当亲戚的,看在徐四小姐的品性上,能帮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卫家是个不错的人家,虽然卫阳清已经有这么多儿女,可是不省心的都没了,剩下的卫玠是好的,卫安更不必说,最通透的一个人,只要你不找她的麻烦,她便不可能会招惹你。

    再加上卫老太太不磨人,三夫人二夫人如今看起来都是极好相处的,徐四小姐但凡是个明白的人,这日子便不会差到哪儿去。

    她唯一担心的,是卫家如今的处境。

    可是她在担心卫家的处境,别处也有人在担心自己的处境。

    蒋松文已经在左顺门连着跪了好几天了,为着就是请罪,证明清白,想要跟隆庆帝面陈委屈。

    可是他跪了这么多天,隆庆帝并没有见他的意思。

    他都开始有些怀疑自家老爷子是不是真的猜准了隆庆帝的心意了。

    这一天他跪完了,整个人都晕的厉害,等无精打采的回了家,便猛地又摔了一个茶盏。

    分明他该做的已经都做了,那几个工部低阶的官员已经认了罪,说是因为当初沈琛曾经上书去除了火房的额外的补贴,因此对沈琛怀恨在心,有意谋害寿宁郡主来叫沈琛痛苦。

    然后他们便收买了杀手,在运送火药的过程中想要趁机利用混乱刺杀沈琛和卫安,可是事情失败,他们又听说卫安并没有死,可能随时会苏醒,因此担心害怕,才收买了邹青,想要通过邹青打听楚景吾等人来工部究竟是为了做什么。

    一来二去的,他们跟邹青熟了,便干脆想着一不做二不休,联合了邹青,收买了郑王府的下人,想要毒死卫安,彻底了结这个后患。

    这件事这么听的话,从头到尾都跟蒋松文扯不上关系。

    可是都已经编的这样合情合理了,而且云娘求上了她那个青梅竹马的从前的未婚夫,徐安英就那么几个儿子,个个都看的个顶个的重,之前还有儿子敢圈地的,现在这个为了女人去干涉刑部的证供,更不在话下。

    就算是有了这么多人帮忙,邹青在诏狱里的证供也跟这外头的那些工部的犯官也都对的上,可是不知道为什么,隆庆帝就是没有反应。

    蒋松文心里又急又怕,这些天都没能好好睡过一次好觉,变得异常暴躁。

    董成器开始的时候还劝,现在却已经习惯了,见他气愤,便安慰他:“虽然圣上没反应,可你辞官的折子递上去了,圣上不是也照样没有准吗?这便说明,老爷子的决定是对的,你照着老爷子说的去做不就是了?”

    正说着,外头便说是老宅里来人了。

    董成器看了蒋松文一眼,急忙招了招手,让人进来。

    进来的是管家,见是他,蒋松文便急忙站了起来:“怎么样?老爷子是不是有话嘱咐我?”

    “老太爷说,让您稍安勿躁。”管家恭敬的垂着手,垂眉敛目的站的笔直:“圣上看重临江王,却又不想临江王太得意,因此您这回的事出的也恰是时候,正是沾了圣上疑心王爷的光,您才能脱身,否则,那些证据做的再好,证人说的再天花乱坠,光是运送火药的人是工部的下属,联系杀手的是您的管事邹青,您便不可能脱身的。”

    董成器听出了言外之意,幽幽的道:“因此,也就是说,现在这样反而是好事?”

    蒋松文也半信半疑的看着他:“那圣上既然疑心临江王了,为何还不肯见我?就这样叫我跪着?”

    管家笑了笑,一点儿也没有蒋松文那样的暴躁:“圣上总得给平西侯和林三少一个交代罢?别人也就算了,毕竟三少可是淑妃娘娘的亲弟,六皇子的亲舅舅呢,他这么用心的督办这个案子,总不好让他脸上太难看的。老太爷说了,能是如此的结果已经是极好的了,让您不要心急做错事,再忍个几天,等到圣上消气了,这事儿也就过去了。”

    蒋松文嗯了一声,脸上神情好看了许多。

    他倒是不怕跪,就怕得一直跪下去。

    等到知道没事了,他出了一身冷汗之余又觉得愤怒----被两个孩子玩弄于股掌之间,连心腹管事都不得不舍了出去,他如今也算是颜面尽失了。

    而且虽然面上还没有撕破,可是凭借沈琛跟卫安那心思,会猜不出背后指使的人是他?

    这个仇反正是肯定结下了,他总不能就这么等着人家来报复,总得做好些准备,不能干等着人家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