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一十八·败露

一百一十八·败露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那就是人不知鬼不觉了,邹青满意的笑了笑,整理了衣裳嗯了一声就往外走:“那这件事就拜托给你了,你一定要做好,务必不能叫我失望,否则我在老爷跟前的体面,可就都没了。”

    妈妈摇着扇子,又是咬牙又是笑:“我知道了!你就是吃准了我在你这棵树上吊死了,这么些年了,我跟着你,没名没分的,受尽了委屈,你就这样拿捏我吧!迟早有一天,你瞧我......”

    到底是说不出来了。

    邹青回头看了她一眼:“没名分?你愿意回家当那有名分的?我知道你,只有这迎来送往的才适合你,真要是让你在家里呆着相夫教子,你就又嫌弃死板了。”

    这个男人永远能用几句话便把你哄的服服帖帖的,妈妈叹了口气,看着他出了门,拿过桌子上他喝过的茶杯,给自己倒了杯茶又喝了一口,才咽下了心里的苦涩,回头自己去厨房里头走了一圈。

    关中侯最近几乎天天都来云秀坊,简直就如同在云秀坊里头生根了一般,根本舍不得离开这儿半步,姑娘是一个个的换,看着哪个都觉得好。

    这不愧是熬死了两个媳妇儿的男人,喜新厌旧又嗜好特别,恨不得能醉生梦死。

    最近他越发的嚣张了,竟然还提出要两个花魁伺候他一个人,竟然还打了周家的公子.....几乎独霸了云秀坊最能耐的几个花魁。

    不过也正是要多谢他的无法无天,让大家都清楚的看见了他只看重女、色的这一面,到时候他死在女人肚皮上,也就不会觉得有任何地方值得奇怪了。

    她笑了笑,伸出手揭开盖子,在汤盅上方弹了弹,将一些白色粉末抖落在了汤盅里头,然后再面不改色的一点一点搅匀,而后才掀了帘子出门吩咐丫头:“该送上去给关中侯的吃食都该送上去了,别惹怒了人家,好好招待着!”

    邹青不把她放在心上,她却不能不把邹青的交代放在心上,他要做什么,她总是要替他完成的。

    也不知道邹青现在如何了,蒋松文要他去办的那件事烦人的很,她已经许多次瞧见了他愁眉苦脸的在那里发愁了。

    她倚靠在软枕上坐着,好一会儿,也不知道到底是过了多久,忽而听见了一声刺耳的尖叫,紧跟着伺候花魁的小丫头就哭着喊着从二楼的房间里闯了出来。

    云秀坊是设计成了圆形的楼,中间是空的,四面都是房间,那个小丫头这么一喊,许多客人便都听见了,一楼大厅中央正沉迷于歌舞的那些客人也都听见了,不由得起了一阵骚\乱,而后都抬头往楼上看去。

    小丫头抖得厉害,见有龟奴上来,哇的一声哭了:“关中侯,关中侯他出事啦!”

    众人都目瞪口呆,不知道她这是什么意思。

    妈妈在门槛处听了一会儿,已然知道事情是成了,慢慢悠悠的进来,立即换上了一副急切的神情:“怎么了怎么了?怎么了这是?哭什么喊什么?!老娘这里是做欢场生意的,可不是义庄!你们号丧呢?!”

    说着她已经举步上了楼。

    而龟奴却已经急匆匆的出来了,看见了他脸上一慌,急忙道:“妈妈,快请大夫!出事了,这是....”

    他顿了顿,也没什么好藏的,咳嗽了一声就道:“这怕是.....马上风啊!”

    啧啧啧!底下的客人哄的一声就笑开了炸开了,一个个的不怀好意的眉开眼笑的朝楼上涌去想看热闹。

    这个关中侯他们当然都知道,那可是大名鼎鼎的,几乎霸占了云秀坊最近最热的几个姑娘们,偏他有钱,又横,不要命,连周家公子都给打了,没人敢怎么样他。

    这么个玩法儿,可不就得被掏空了么。

    妈妈的步子停了停,就急忙上了楼往里探头看了一眼,咳嗽了一声道:“快请大夫去!”

    众人这时候已经涌到楼上了,一眼就见到来不及掩上的门里头的香、艳情景,几乎是同时在心里骂了一声娘。

    这个关中侯,还贴在花魁姑娘的肚子上抽搐呢,看那样子,可不就是喝酒上了头,然后又太过疯狂,才引发了马上风嘛?

    这就是命。

    可惜大夫请的太晚了,人还没来,关中侯就已经不行了,花魁姑娘吓得不行,整个人几乎都是傻的,被小丫头扶着往后头去梳洗了。

    妈妈便叹了一声气,让人去处理后头的事,请官府的人来验尸。

    这等达官贵人死了,官府肯定得过问的。

    不过也没什么好查的,关中侯荒唐是出了名的,事发的时候又这么多的客人在外头瞧着,都看见了他那副场景,异口同声的说他就是喝酒喝多了,又太过火了,才会出这样的事。

    衙差和仵作收了一份厚厚的银子,也就啧了一声,了结了。

    关中侯本来就是个破落户,是被提拔成了驸马,这京城的人才愿意看他一眼,可是随着永和公主的病重,大家都知道他这驸马的位子也是悬了,活着还好些,他不知道为什么,大手大脚的撒银子,大家还能理会理会他。

    一旦他死了,谁还愿意替他出头?

    这件事就这么了了,连个替他喊冤的人都不会有。

    他的儿女们又都还小,还在千里之外,更不可能了。

    妈妈打发走了官差们,疲惫的叹了口气,好一会儿才唤了过来,让人叫关中侯的那些下人们来收尸。

    她自己躺了一会儿,慢慢的回了神,就又直起了身子,吃了些东西,才吩咐人:“等会儿若是邹爷那边有了消息,便回来告诉我一声。”

    不知道为何,虽然她自己这边进展得很是顺利,可是总是心里极度的不舒服和不安,好似总预感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似地。她这边既然顺利的话,那自然就不能再出什么差错,她是担心邹青那边会出什么意外。

    底下的人答应了,她也睡不着,翻来覆去的好一会儿,还是觉得心里烦躁的厉害,不由得坐了起来,下了床自己倒了杯冷茶一口气都喝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