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一十一·勒索

一百一十一·勒索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蒋松文的府邸另外跟蒋家老宅分了开来,底下的人却仍旧是从老宅带出来的,一个个言行举止无有不妥,处处体现着世家的风范。

    邹青是他父亲管家的儿子,自小陪着他一道长大,去云南历练的时候,邹青也是一直陪在他身边的,因此他对邹青格外的信任。

    邹青却心里有数,主子终归是主子,情分再深也得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什么,不能做逾矩的事儿,因此他见蒋松文这么一说,立即便躬身应是:“您放心。我回头就去办。”

    “办的妥当些。”蒋松文揉了揉自己的眉头,觉得烦躁:“现在楚景吾能来找我,就说明其他的人也已经有所察觉,虽然暂时肯定是想不到我身上来,可是沈琛那只狐狸,只怕略微猜一猜就会知道关中侯身上肯定有猫腻,那个家伙是个三姓家奴,谁给银子就是爹的人物,什么话都敢往外说的,你下手利落些。”

    邹青听这话就知道蒋松文是已经极不耐烦了,他自己心里也对这个关中侯觉得作呕,就没见过这样不讲究的人。

    而且关中侯要银子的数目一次比一次大,要的次数也一次比一次多,最近竟然还敢催逼着他们去还云秀坊的债-----他梳拢了一个云秀坊的花魁,数目竟有一万三千两之多。

    也不知道他是不是把云秀坊培养的五个顶级的姑娘都给睡了一遍,才能弄出这么大一笔账单来。

    江家倒不是缺钱。

    可是就算是有金山银山,也禁不住人这么败坏,关中侯如今胃口越来越大,眼看着就快要狮子大张口了,绝不能再留。

    邹青脑海里飞速的掠过这些念头,面上却只是瞬息的事情,立即就答应了,将这件事说完了,就又跟蒋松文说:“老爷,您是不是把这些事告诉老大人一声?就怕老大人他措手不及啊,到时候也不好给我们兜揽......”

    他们做这些事,都是瞒着蒋子宁的。

    蒋松文挑了挑眉,不是很在意的摆了摆手:“不必了,老爷子年纪虽然大了,可是并不糊涂,他难道不知道宫里那些关系我才能调的动?不知道工部的事情都不可能逃过我的眼睛?既然知道,可是老爷子却没吭声,那就说明老爷子还兜得住,既然老爷子都没说什么,我们还怕什么?”

    他自己的父亲他最清楚不过了,是个能屈能伸的人,固然他是在首辅的位子上很擅于做事,可是同时他也的确是很喜欢往怀里扒拉东西。

    老家修建的老宅简直富丽堂皇可以比肩圣上的行宫了,而老家那一片不计其数的地,也通通都是他们家的。

    这些东西来自哪里?

    难道不是都盘剥的百姓们?

    他们父子都早有默契了,谁都别说谁。

    邹青听他这么说,心便彻底放下了。

    说到底他还是有些害怕的,毕竟这些时候要动手对付的都不是什么普通人,稍不注意那就是要掉脑袋的,蒋松文到底不是什么大官儿,蒋家能作主的还得是蒋子宁。

    既然蒋子宁心里都有数而且没阻止他们,他心里也就彻底放心了,没什么好再顾忌的。

    既然没什么顾忌的了,他便领了命令下去做事。

    蒋松文看了他一眼,低声吩咐道:“不要让我失望,那边的进度也加紧催促。”

    他赌不起失败,沈琛一旦反扑,那真是要命了。

    邹青飞快的答应了,又飞快的出去安排。

    他正急着四处找关中侯,关中侯却主动找上门来了,带着些得意洋洋,也带着些倨傲的昂着下巴嗤笑了一声:“怎么,答应我的条件了?”

    还完了云秀坊的一万三千两银子之后,他又狮子大开口的跟邹青要了五万两银子。

    他说起银子的数目的时候,好似那些银子都只是石头。

    可他从前可分明是抠的厉害的。

    邹青阴沉着脸看着他,好一会儿才皮笑肉不笑的道:“侯爷这胃口,可真是越来越大啊。”

    关中侯就有些不耐烦了,听出了邹青话里的推脱之意,他牵了牵嘴角,笑的很是小人得志:“怎么了?不答应啊?”

    邹青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了敲,带着些为难:“这段日子,侯爷前前后后,从我们这里也拿走了将近十万两了.....我以为侯爷知道适可而止四个字如何写。”

    这话说的就有些不客气了,关中侯的脸色慢慢的变了,看着面前的邹青冷笑一声:“得了,当着明人不说暗话,你们这银子到底是给还是不给,就直说了吧。”他说完,看着邹青,笑的志得意满:“你们可想清楚了,你们要是不给,多的是人想送银子给我花。”

    邹青的眼皮便是一跳,可是他立即就按捺下来了,收起手指若有所思的看着他问:“哦?不知道是谁想排着队给您送银子呢?”

    关中侯这回学的聪明些了,皱着眉头看着他,狐疑的摇了摇头:“这些你不必知道,你只要知道,你要是不给我银子,可多得是人想给我送,就说罢,这银子是给还是不给?为了你们,我连公主都不娶了,可知道我损失了多少?十万二十万银子怎么够?!”

    这口气可真是够不小的。

    邹青心里对于他这样贪得无厌越发的厌烦,想起蒋松文的交代,面上丝毫不露的笑了:“给啊,我们怎么会不给呢?”

    关中侯就有些得意,给银子才是最正常的,毕竟这么大的把柄再他手里握着呢,邹青要是不给银子,他就多的是法子整死他们。

    要知道,沈琛那家伙可不是个好相与的,敢算计他,就得做好被他弄死的准备。

    蒋松文固然是厉害,可是沈琛难道就是个好欺负的?

    真正对上了,蒋松文绝对是吃亏的那一方。

    他觉得自己说对了,猜中了邹青他们的心思,抓住了把柄,就更加的趾高气扬,说话也不管不顾,更不给他们反悔的余地了,张口便说:“这样吧,我一次又一次的张嘴要钱也实在不是个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