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零六·处置

一百零六·处置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卫安遇袭的事情肯定也跟这件事脱不了关系,可是到底是谁在暗中布局,非得要置他们于死地呢?

    卫家得罪的那些人屈指可数,连带着明家的事,该清算的都清算了,该死也都死了,诸如彭家易家那些人,已经完全没有力气翻起风浪来。

    谁还能指使得动永和公主呢?

    卫老太太皱眉深思。

    平安侯夫人见她不说话,便也跟着停了话头,喝了一口卫老太太这里备着的茉莉花茶,忍不住夸赞道:“老太太这里的花茶总是格外的好喝,一到嘴里便唇齿留香......”

    卫老太太醒过神来,笑了笑便道:“这还是安安给的法子,在茉莉花茶里加上一些蜂蜜,不要用过热的水来泡,若是在夏日里,还能加上冰块,喝着格外熨帖。”

    “真是,亏郡主怎么想的出来?”平安侯夫人带着三分真心七分夸张的道:“我素来不喜甜的,每每听见蜜水两个字便皱眉头,可是这样加在一起,带着茶的清香和蜜的甜味,却半点都不觉得腻味,反而越发的增添了滋味,齿颊留香.....”

    卫老太太笑着摇了摇头:“这不值当什么,你若是喜欢,待会儿回去的时候,便带些包上,我让花嬷嬷写张方子给你,这用的蜜也有讲究,恰好我们庄子上进献了一批,你便一道带些回去罢。”

    “那岂不是偏了您的好东西了?”平安侯夫人笑说了一句,并不推辞,见卫老太太已经放松下来,就又接了之前的话说了下去:“淑妃娘娘是个顶聪明的人,老太太,我冒着得罪侯爷的风险说一句,可惜了。”

    沈琛当然也是好的,满京城就找不出第二个比他长得还俊俏的男孩子出来了,不仅俊俏,武功又了得,成算更是一等一的,平乱这样的大事,隆庆帝都能交给他,对他的信任可见一斑。

    可是相比较林三少起来,总是有些不足。

    平安侯夫人觉得有些替林三少惋惜了。

    毕竟没嫁过人的女孩子们有些道理总是不能想明白,她们沉迷于爱情里头,对于心上人便是十分的上心,顾忌不到其他方面。

    跟她们这些已经是过来人的女人们完全不一样,她们才明白,这喜欢不喜欢的不能当饭吃。

    婆媳婆媳,要是婆婆不好,那么男人再好,迟早有一天也是要闹出祸事来的。

    不过这天下就少有看媳妇儿顺眼的婆婆。

    沈琛就更不必说,临江王妃连他都看不顺眼,何况是看她的媳妇儿?

    跟沈琛在一块儿,少不得得受临江王妃的磋磨。

    林三少却不一样了,他唯有一个姐姐是真心亲近的,庆和伯和庆和伯夫人根本不能奈何他,现如今庆和伯夫人就只是个摆设了,根本连说句话的资格都并没有。

    要是嫁给了林三少,林淑妃是个眼明心亮又心疼弟弟的,上头又没婆母压着,这日子得多好过啊?

    可惜这些年轻女孩子不懂。

    卫老太太明白她的意思,这些事她都是同卫安分析过的,可是她们觉得好未必就真的好,过日子的是卫安,只要她甘心过这样的日子,谁都不能说什么。

    何况她信沈琛不是护不住卫安的人,也信卫安不是过不好日子的人。

    她摇了摇头:“儿孙自有儿孙福,这些事不必再说了。”

    平安侯夫人也只是点到为止,见卫老太太不愿意再深入多说,很识时务的便住了嘴,问卫老太太:“这回的事,甚是惊险。依我看来,永和公主陷害卫家,无非仍旧是惦记着侯爷罢了。”

    一句话就说到了点子上,卫老太太喝了口茶笑着摇了摇头:“怕不是仍旧惦记侯爷,女人的心思都是这样,爱之欲其生,恨之欲其死,沈琛明摆着拒绝了她,还设计将一个鳏夫塞给了她,但凡是女子,怕都受不了这样的侮辱,心上人明晃晃的算是厌恶透了她了,我猜她是抱着得不到便毁掉的心思。”

    卫老太太心里便有谱了。

    平安侯夫人再喝了一口茶,抿了抿唇道:“就算是这样,可是小姑娘家家的行事动不动便这样伤敌八百自伤一千的做法实在是叫人不敢苟同。人生的路长着呢,世事哪里有尽如人意的?她未必还能杀尽天下不合她心意的人不成?”

    可不就是这个道理,这些小女孩们真是经历的挫折太少了,不过一个男人的心意而已,就看的比天都重了。

    事实上,她们根本就不明白,活下去便还有许多值得开心的事。

    只是,永和公主是没这个机会了。

    平安侯夫人有些幸灾乐祸的跟卫老太太说起隆庆帝的反应:“淑妃娘娘设计叫永和公主露了马脚之后,圣上便大怒,他没料到永和公主竟这样狠毒,连亲弟弟也要下手,当即便要将永和公主赐死。”

    可是现在京城里本来就是多事之秋,一个好好的正要出嫁的公主,忽然就被赐死了,这传出去免不得会多出不知多少流言来。

    皇家秘事哪里是外头人可以听的,隆庆帝为了自己的脸面,也不可能把这种姐姐为了一个男人就戕害弟弟嫁祸情敌的事情宣扬出去。

    永和公主的命就暂时留住了。

    可是留住了也留不久了,平安侯夫人咳嗽了一声告诉卫老太太?:“已经重病了,看样子,活不了几天了。”

    平安侯管着宫中禁卫,他说过的,最近永和公主宫外的侍卫多布置了几乎一半,严防人出入,每天出入的除了太医,便只有固定的两个送饭食的太监。

    这些太医不是去治病的,而是去催命的,务必要永和公主去的悄无声息,让人生不出疑心来。

    卫老太太支着头,嘴角噙着一抹凌厉的笑意,在她看来,永和公主若是真的就干脆的死了,反而是坏事,这种没有真正吃过什么苦受过什么挫折的人,做了这样的事,害了这么多人,怎么能这么简单的死?

    当然是要由太医慢慢慢慢的,让她一点点病入膏肓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