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一百章·幸存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郑王府已经一连闭门谢客许多天了。

    从前因为郑王府的男主人不在,虽然也曾经闭门谢客过一阵子,可是等到生了儿子,为了冲淡对郑王下落的担忧,也是因为按照风俗,还是设过一次宴席。

    现在却不同了,郑王府整个都好像是一只闭着眼睛打盹儿的狮子,彻底失去了生机,外头人从门口走过,都觉得里头或许都是鲜血要漫出来。

    谁不知道就在前些天,卫家刚刚出事,这边郑王府郡主出门的时候,就被火药给炸伤了,若不是她的未婚夫沈琛相救及时,那郡主这条命可就没了。

    经过这件事,原本就低调的郑王府更加死气沉沉了。

    加上最近京城甚嚣尘上,说是郑王已经死了的流言,如今的郑王府俨然已经没有什么值得开心的事了。

    底下伺候的人都埋着头,生怕一抬头就听见外头又传来坏消息似地。

    当初内奸抓走的时候,就已经让郑王府的一众人人人自危了,现在又出了郡主受伤的事,底下的人做事就更加害怕。

    丁香小心翼翼的掀了帘子进了卫安的屋子,一眼便瞧见沈琛正坐在床沿,急忙给沈琛行了个礼,才轻声道:“王妃吩咐,让我们给郡主送燕窝过来。”

    沈琛点了点头,面色实在算不上好,见丁香并没走的意思,便道:“多谢王妃费心了,等到安安醒过来,便让她过去请安。”

    丁香应了声,见床上半点动静都没有,就叹了口气,重新掀了帘子出来。

    蓝禾跟玉清两个人蔫蔫的坐在廊下绣花,见她出来,也没有起身送的意思。

    卫安是她们的主心骨,卫安一受伤,她们也跟着没了精气神,往日的周全做派都没了,丁香抿了抿唇,说了几句安慰的话才退走。

    等她一走,蓝禾对着玉清使了个眼色,见玉清点头,便自己掀了帘子进屋,对沈琛道:“侯爷,差不多该换药了。”

    沈琛点了点头,笑了一声朝着帘子里探头去看:“怎么样,是不是闷坏了?躺着装病的滋味不大好受罢?”

    他笑的温柔的很,动作更加温柔,掀开帘子亲手把卫安扶起来,替她缕了缕额间的碎发,才啧了一声:“像个.....”

    卫安瞪了他一眼,有些没好气:“像什么?”

    在屋子里躺了许多天了,王府的人都知道她是被之前的那次炸药给炸的很伤,就算是卫家来了人,他们曾经说过伤不重,大家也都觉得这只不过是安慰卫家的话。

    而既然重伤,那自然就没什么好打扮的了,毕竟人都昏迷了,还需要打扮什么。

    沈琛见她眼睛瞪得圆圆的,只觉得可爱,伸手在她额头上戳了一下:“你这个小没良心的,忘记了谁救的你?还这样对着我张牙舞爪的。”

    蓝禾忍不住便笑了一声,又对卫安道:“可不是,郡主怎的这样对侯爷?侯爷为了救您,手臂受伤,这且得留疤呢,您也对他好些。”

    这些日子,沈琛是怎么对卫安的,蓝禾玉清和这些底下伺候的人都看在眼里,都替卫安觉得高兴,也总是向着沈琛说话。

    卫安闻言便有些赧然,而后眼里又闪过一丝狠厉,才伸手接过了蓝禾递过来的药膏,替沈琛将袖子卷起来,才轻轻的将药膏替他抹上去。

    伤口通红的,像是揭开了皮就能看见底下的肉,卫安却并没有觉得这伤口可怖,只觉得心疼又愧疚:“若不是为了救我,也就不必受这样的苦了。”

    当时沈琛整个人扑在她身上,几乎把她整个人都给裹起来了,那些火药散在他背上手臂上,他伤的极重。

    可是他却一声不吭,只是抱着她往府里冲,躲开那些还在爆炸的火药,和那些趁机想要浑水摸鱼杀了他们的那些人。

    最后他也没有说他受伤的事,若不是后来汉帛哭着来找她,她还以为沈琛真的没事。

    “这算什么?”沈琛压根没当回事,见她漂亮的眼睛里似乎含了泪光,便笑起来:“你看着伤的重罢了,其实根本就没什么,从前受过比这重的伤多的是,我也没有当回事过。何况你是我的未婚妻,心上人,我若是不救你,难道看着你受伤吗?伤在你身上,那可比伤在自己身上要痛的多了。”

    他是说真的,接到线报的那一刻,他只觉得人都懵了,什么也顾不上,唯一的念头便是要尽快的去救人。

    卫安要是有什么事,他那个时候只有一个念头-----他大概也活不下去了。

    现在卫安分毫无伤,对于他来说,便已经是最值得开心的事,其他的什么事都不要紧了。

    卫安被他说的就更要哭,她这个人总觉得别人对她太好就是负担,可是沈琛的好却总是来的这样理所当然又安心,从来不会觉得有什么压力。

    好不容易才忍住了哽咽,她低声问沈琛:“查出是什么人所为了吗?”

    这些人明摆着就是冲着要他们的命来的,动手又快又准,而且还能摸透她出门的时间以及站位,然后还得安排火药往郑王府门前过,确保它能爆炸。

    这能耐,不说手眼通天罢,可是在京城也算得上是独一份了。

    按理来说,能做到这一点的人实在是凤毛麟角屈指可数才是。

    蓝禾在旁边替他们接过了纱布和药膏放在旁边,看着卫安有些茫然:“郡主,伤的明明是侯爷,为什么咱们要对外说是您受了伤昏迷不醒?”

    蓝禾跟玉清也受了伤,幸亏纹绣和素萍她们两个扑的快也救的快,否则的话,她们两个小姑娘就算是没有跟其他那些离得近的一样炸成肉块,最后肯定也得重伤了。

    卫安看着蓝禾脖子那一块的伤疤便觉得刺眼,抿了抿唇,轻声问她:“给你的药膏你按时涂了没有?小姑娘家家的,留下疤痕就麻烦了,你自己心里也要上心,不能含糊的。”

    说起这话来的时候,卫安活脱脱的就像是另一个卫老太太,蓝禾怕她伤心,急忙申辩:“一直用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