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九十六·艰险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当初若是长乐公主死的时候,把这个烦人精一起带走的话,哪里会生出这后面的许多事来?她心里这么嘲讽,面上却还是很担忧的模样:“永和公主因爱生恨,只怕会影响圣上对阿琛的看法,而圣上一旦对阿琛有了怨言的话,那我们......”

    她面色白了白,见临江王沉默不语,也仍旧坦白的道:“只怕这回圣上加急召我们回京,也不是什么好事。”

    临江王的确是害怕会是这个结果。

    可是天子有令,而且下了几道加急的诏书,若是不回去,难免让天下人觉得临江王府不尊皇命,就得不偿失了。

    何况隆庆帝也未必会迁怒他们。

    他叹了口气:“属官们已经议论了许久,一致觉得此时我若再不回京,只怕是错失良机,事到如今,不管前头到底是刀山火海还是锦绣前程,都要拼一拼了。”

    临江王妃便低下头来,斟酌了一会儿点头道:“也好,王爷辛劳一生,宏伟志向眼看着就在眼前,若是错失了机会该是如何扼腕叹息的事,不管怎么样,是该闯一闯。”

    她想起这些便皱起眉头来:“也不知道谙儿的事,到底是不是外头的人刻意引诱算计,若真的是这样的话,那我们王府恐怕是被人盯上了,只怕现在已经有弹劾咱们的折子送上去了。”

    瑜侧妃和楚景谙想要把这件事盖章成为别人算计陷害,这也没有关系。

    算计是算计,陷害是陷害。

    可是这时机不大对啊,正是王府紧急的时候,他中了别人的算计,哪怕是品行没有坏,可是那又怎样呢?

    架不住人蠢啊。

    而蠢人,自来就不是一个帝王会打算给予重任的目标了。

    她就要让瑜侧妃和楚景谙偷鸡不着蚀把米。

    临江王的面色果然顺着她的话阴沉了下来,停顿了好一会儿,他并没有再说其他,只是让临江王妃好好休养,免得到时候上京的路舟车劳顿,最后失了调养在途中病倒。

    临江王妃笑着答应了,转身等他出去了便让秦嬷嬷把清霜叫进来,冷淡的问她:“怎么回事?这个时候,你不是该在学东西吗?怎么会冲撞了王爷?”

    秦嬷嬷的面色也不大好看。

    养着清霜是为了让她日后勾引谁很沉,离间卫安跟沈琛的关系的,如果她把心思动到了王爷头上,那就真的是引狼入室了。

    而且也坏了临江王妃的算计。

    这可是很要命的。

    清霜揪紧了自己的衣裳下摆,楚楚可怜得如同一只兔子,满眼通红的望了临江王妃一眼,便急忙跪在了地上:“王妃.....今天功课忘记拿了,谁知我折回来拿了东西,就听见您跟秦嬷嬷在说话,恰好王爷进来,不许人通报.......”她哆嗦了一下,却还是尽量清楚的把事情说清楚了:“我听着您的话不是能让王爷听见的,情急之下......只好回身去房里端了盆水来......”

    临江王妃的面色便渐渐的放晴了,眼里闪现出一些欣赏和欣慰来。

    以为清霜是个蠢笨的,没有想到却是个这么机灵而且能随机应变的人,这可真是个意外之喜,这么聪明却又知道藏拙,适当的时候露出一些底牌的女人,可最是难对付了。

    卫安固然是天之娇女,郑王的掌上明珠,可是对待男人的手段,她恐怕并没什么,现在是一时新鲜,两个人怎么看对方都是顺眼的,可是等到以后,沈琛面对着这么个强势至极的媳妇儿,能不厌烦?

    等他稍稍厌烦的那一天,再加上有清霜这样的手段,两个人想要重修旧好怕是再也不可能了。

    她满意的看了清霜一眼,半点也没有被欺瞒的恼怒-----人只要有所求,有贪欲,就是好掌控的。

    清霜恰好有,而且贪欲还不少。

    她眯了眯眼睛,温和的让清霜起来:“好孩子,真是难为了你这么机警,我要多谢你。”

    清霜诚惶诚恐,半点也没有被夸赞的喜悦,像是受了惊的兔子往后退了一步:“王妃谬赞了.....我是一心想王妃好的。”

    临江王嗯了一声,抬抬手打发了她出去,就看着秦嬷嬷道:“好好看着,这是个不省心的。我们要用,却也不能尽信。”

    秦嬷嬷知道,忍不住便啧了一声:“这个小丫头,原本以为跟她姐姐那样,是个全无城府的,可是现在看来,竟是个扮羊的狼,啧啧啧,连咱们都骗过了,这等心机手段,恐怕普通人招架不住啊。”

    这样才好啊,临江王妃因为得了一个宝贝而心情大好,哈哈大笑了几声,觉得看秦嬷嬷都不知顺眼了多少。

    秦嬷嬷知道她开心,便也将清霜心机重的事情不当回事了,笑着跟她再说了几件别庄转手的事,才道:“王妃,王爷又去那边了。”

    临江王妃现在没空管这些,临江王现在之所以不生气,是因为顾念大局为重,等到楚景谙再做几件让他失望的事,新账旧账就会一起算了。

    她不是做不到,只是同样也要顾忌着京城。

    临江王虽然不说,可是她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永和公主前阵子安静成那样,分明就是认命了,忽然就闹出这样一桩事来,怎么看怎么透露着奇怪。

    分明是里头有猫腻。

    想到还有一只庞然大物或许蹲在身后静静的窥视,等着他们捏断她们的脖子,她就觉得不寒而栗。

    她被自己的分析吓得出了一身的冷汗,许久许久都没能冷静下来,坐在原地半响,等到墙上的自鸣钟敲响了八下,才缓缓的回过神来,眼里露出了一点疲惫。

    算了,等一等罢。

    什么都放一放,若是背后真的还有人等着找他们的麻烦,这个时候她再窝里斗,无异于自寻死路,而她刚从那么艰难的庙里都撑过来了,至少到现在为止,她决计还是不想死的。

    有荣华富贵可以享受,为什么偏得不知好歹的去过那苦日子?从前是她傻,可她现在却已经不是那个傻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