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九十四·恶意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临江王看了她一眼,喝了口茶放下茶盏:“也没什么,来问问你,你自己在这里的田庄别庄等东西处置好了没有。”

    他顿了顿,没等临江王妃回话,又问她:“阿吾给你来信了?”

    这些事都瞒不过他的眼睛的,临江王妃如实的点了点头,带了一抹局促的叹了口气:“到底还是因为之前的事伤了情分,阿吾不肯信我,以为我跟阿琛的事情有关.......是我之前的过错,才让自己儿子都不肯信任。”

    先示弱,才又道:“我写了信给阿琛,不管怎么说,之前总是我这个做长辈的太苛刻了,他肯不肯原谅我是其次,可是我自己该做的事却是要做到的。”

    临江王不置可否。

    其实他也不相信一个人能一下子改变这么多,能把根深蒂固的那些成见都撇除。

    要知道,如果临江王妃真的能看得开的话,那楚景行的事根本就不会发生,这之后的一连串事就更不会发生。

    临江王妃温柔的替临江王将果盘推了推,又苦笑了一声:“到了这个年纪,还得低声下气的哄着儿子,也不知道是我前世不修还是这一世行事太过刚硬的报应。我已经同阿吾说清楚了,我没那个本事,在庙里清修那段日子,连家信都收不着,屋子里蚊子都没一只,找谁替我办事啊?更别提能预知千里外的事了,他也把我这个母亲想的太无所不能了。”

    话说开了,反而不惹嫌疑了,临江王倒有些不知道说什么,深深的看了她一眼,啜了一口茶终究还是微笑点头:“阿吾是怎么说的?”

    临江王妃已经摸清楚了面前这个男人的脾性和喜恶,叹了口气学着楚景吾的样子道:“他说,既然没有,那便更好了,母亲千万别做出让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来,儿子顿首。”

    嫡次子向来是心头肉,临江王笑起来了,想着楚景吾的语气和那副神态忍不住摇了摇头:“他还是这么副性子。”

    话说开了,临江王便又道:“王妃庄子上若是还有没处置好的事,也赶早罢,京里又来信了,怕是要提前动身,至多再拖上三四天,不能再拖了。”

    先前可没有说要这么紧急的,临江王也想迟些进京好捡个现成的去。

    临江王妃有些惊讶的瞪大了眼睛:“是不是京中又出了什么事?”

    临江王沉默了一瞬,才叹气道:“六皇子又出了些事,圣上恐怕是急了。”

    京城里暗线和沈琛寄信过来,说是在他临出发前往山东之际,六皇子却又病了,这场病来的又急又凶,太医院的太医们用尽全力才保住了六皇子的性命。

    而后查出来,六皇子之所以生病,是因为风邪入侵,以至于高热不止。

    本来六皇子就已经因为之前彭德妃下的那场毒而去了半条命,这一次这一场算计,几乎就又要了他的半条命。

    隆庆帝如今就算是想多活几年替六皇子撑住场面,恐怕也撑不住了。

    他如今有两个儿子,可是一个形同已经被废了,另一个也只剩下了半条命,竟然等同于没有。

    他怎么能不急?

    临江王妃吓了一跳,这回是真真切切的被吓住了,睁大了眼睛看着临江王,忐忑的问:“是怎么回事?六皇子现如今千尊万贵的养着,林淑妃也是个稳当人儿,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呢?”

    关键的是,出了这样的事,隆庆帝不会想着干脆把他们也都给毁灭了罢?

    楚景吾可还在京城呢?

    要是只牵连了沈琛那还算得上是大好事,可是如果连她儿子都倒霉,那就真是灾难了。

    临江王知道她担心什么,看了她一眼,见她惊得面色苍白,攥着茶杯的手指都泛白了,便放低了声音道:“你放心吧,已经查出来了,是永和公主所为。”

    永和公主?

    临江王妃一怔,而后很快就又反应了过来。

    她当然知道永和公主之前跟沈琛的纠葛,闻言便忍不住想要大笑起来。

    沈琛自认为聪明,把永和公主逼到了绝境,把她逼着嫁给一个鳏夫,却没料到把人给逼急了,现在反倒是被反咬了一口。

    真是好戏啊,她开始有些后悔没有能看见这一场戏码了。

    可是想起永和公主这个人的性格,她又忍不住有些害怕------在外人看来沈琛跟楚景吾就是疑惑的,算计人肯定是要一起算计的。

    否则的话,沈琛倒了霉,楚景吾难道能不伸手拉一把?

    她就是怕自己的傻儿子到头来又被沈琛牵连,去给沈琛挡刀子,那才是真正不能忍的。

    想到这里,她便忍不住皱了皱眉头:“深宫里头那么多的条条框框的,永和公主自从方皇后的事情过后已经不甚得宠,加上要嫁的关中侯又是个这样混不吝的人儿,怎么还能掀起这么大的风浪?会不会是有人在背后撺掇指使?”

    临江王也有同样的隐忧。

    可是他转念一想,却又觉得自己或许有些杞人忧天------成王败了,楚王也倒了,晋王也没了,剩下的郑王那是个没有丝毫野心的,只求自己跟家人能好好过日子,还有谁能跟他做对,故意把事情做的这么绝?

    他想不通,皱着眉头摇了摇头:“到如今还未察觉出什么来,永和公主事发之后便已经自行服毒自尽,她是不可能再开口的了,到底有没有人,大概如今也只有天知道了。”

    临江王妃终于明白为什么临江王如此的草木皆兵了,难怪他第一时间就相信了楚景吾说的,有人故意陷害的话,原来是早就已经知道了宫里发生了这样的事,所以把两件事联想到了一起,话说回来也是,谁能不怕?

    光是想一想,这背后可能会面临的灾难性的后果便足以令人吓得肝胆欲裂了,只是不知道永和公主这一次闹过了之后,隆庆帝会怎么想,会不会把责任都归咎在沈琛身上?

    如果归咎在了沈琛身上,难免又得带累临江王府的众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