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八十五·挑拨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晚间的时候秦嬷嬷就回来了,一脸的风尘仆仆中有遮掩不住的担忧,见了临江王妃却还是半点没有含糊的跪下交差:“王妃,都已经安排好了,我家那口子原本说要进来给您磕头辞行的,可是被我给拦住了。现在这时候,能静悄悄的走就是了,惊动了人反而不好......”

    临江王妃原本也就不在意什么磕头不磕头的这些虚的,她嗯了一声,见秦嬷嬷除了担忧之外面上还露出了笑意,就问她:“怎么,是不是那事儿闹出来了?”

    屋子里的帘子垂下来,挡住了最后一丝微弱的光线,秦嬷嬷见没有点灯,就亲自将灯都点上了,将玻璃灯罩罩上,才吹灭了火折子,转过头来看着临江王妃摇头:“这倒还没,毕竟抚州离得有些远,哪怕再快,一天也是要的。恐怕明天才能闹得出来了,不过......”她笑了笑,朝临江王妃走近了几步,轻声道:“不过,瑜侧妃病了。”

    临江王妃就挑了挑眉:“哦?”

    “听说是中了暑气,头疼作呕,闹了一天了。”秦嬷嬷啧啧了两声,有些幸灾乐祸:“大夫都请进来了,西边乱的很,可是不知道怎么的,咱们三少爷竟半点动静也没有,并没进来瞧瞧。从前瑜侧妃但凡是有个头疼脑热的,三少爷可都紧张得很,时时刻刻都陪着的,现在闹的这样厉害都没动静,是咱们的计策奏效了。”

    她有些得意。

    瑜侧妃和楚景谙给了她们不少苦头吃,现在他们终于也反而被算计了,她心里就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临江王妃反而没那么在意,她眼神慵懒而冷淡的顺着窗户往西边那片一瞥,就冷笑着摇了摇头。

    现在才还哪儿到哪儿?

    “病了?”她看着衣衫袖子上的折枝花纹,见秦嬷嬷喜上眉梢,便泼了她一盆冷水:“那边是什么人?易二身边可多的是新鲜玩意儿,不是说还曾经送过西洋的什么玉露膏给她?听说涂了这个在夏天便能不生汗,清香怡人。她怎么会因为热而中暑?恐怕是心里不痛快罢了。”

    秦嬷嬷明白了她的意思,便有些迟疑:“王妃是说,她是故意装病,来让三少爷服软的?”

    虽然瑜侧妃想要给楚景谙一个教训,可是毕竟是亲生儿子嘛,这些天都一直在闹别扭,她心里哪里会真的不在意。

    病一场,是如今最好的台阶了,两边都顺着这个台阶下了便没事了。

    可是这个台阶哪里是那么好下的。

    临江王妃笑了笑,伸手召过秦嬷嬷来吩咐她:“去吧,让人通知三少爷一声。”

    “这.....怎么说?”秦嬷嬷皱了皱眉头不明白:“瑜侧妃那里肯定已经让人出去过了啊。”

    “也不必说什么,只告诉长亭就是了。”临江王妃敛容肃色:“长亭的姐姐嫁了长寿的哥哥,长寿和长寿哥哥都出事,他心里想必不是没有怨言。你就出去,跟长亭说几句,长亭应当就明白了。”

    身边人的话,楚景谙怎么可能不信。

    等到楚景谙知道瑜侧妃是装病之后,恐怕会更加觉得厌烦,觉得瑜侧妃要绑架他的喜好,绑架他的人生。

    男人嘛,长大了以后就最不喜欢被人控制的。

    瑜侧妃的手伸的越长,楚景谙就越是厌烦。

    秦嬷嬷知道临江王妃的意思了,转身要出去,想到什么又急忙转过头来:“可王妃,瑜侧妃她是个谨慎人儿,若是她真的病了呢?”

    那岂不是白忙了,而且让长亭倒霉吗?

    那以后要在收买楚景谙身边的人,可就难了。

    “他会知道吗?”临江王妃嗤笑了一声:“人总是只愿意相信自己相信的东西,在他眼里,瑜侧妃可无所不能。他认定瑜侧妃是装病,又怎么会真的去在意这些?”

    秦嬷嬷受教,答应了一声,立即便转身出去了。

    临江王妃让吟霜进来伺候了晚饭,便听说临江王已经往西边去看瑜侧妃了。

    她并不觉得奇怪,临江王如今对瑜侧妃的确是有几分感情在的,会去也是正常。

    吟霜见她面上半点表情也没有,想了想,便借着替她扇风的机会旁敲侧击:“王妃,这都快要回京了,王爷却没来咱们这里几次......”

    她们这些做下人的,难免要担心自己的前程,尤其是她是新被选进来的,临江王妃房里除了几个嬷嬷,其他的便都是新的伺候的丫头,若是跟错了人,可就什么都没了。=

    临江王妃用余光扫了她一眼,心里知道这些丫头们想的都是什么,她毕竟是从庙里清修回来的,那边瑜侧妃又得宠,底下的人人心不稳也是有的,虽然之前已经有清霜和秦嬷嬷替她给了这些下人一个下马威。

    可是她最近信任的是清霜跟秦嬷嬷,这些毕竟都是跟她沾亲带故的老人,要么便是老人的女儿,另外的人,想头多些,这是难免的。

    她温和的露出一个笑摇了摇头:“这有什么?我跟王爷是夫妻,夫妻本是一体,他开心,我自然就开心了。”

    她知道吟霜想要表达忠心,便又道:“何况,这里始终是正院,王爷总会来的。”

    吟霜有些明白了,见临江王妃含着微笑看过来,忽然醍醐灌顶-----王妃是知道了她的忠心了,这是在告诉她不必担心,王爷不可能冷落正院呢!

    她打了个激灵,急忙点头:“是,我明白了,王妃您放心,我们一定做好手里的差事......”她跟清霜差不多时候进来的,可是清霜的日子过的可比她要好的多,这些日子以来,清霜什么都不必做,却得尽了王妃的喜欢。

    临江王妃待她极好,对她简直跟对女儿似地,让这府里的多少人都看的红了眼睛。

    她自认为没有比清霜差的地方,当然得努力的往上走,否则的话,岂不是连那个傻丫头都不如?

    临江王妃笑着摆了摆手,仍旧用温和的语气吩咐她:“出去罢,叫清霜进来伺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