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八十一·儿戏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气渐渐的有些凉了,一路从荆西来京,薛长史一路上担惊受怕,等到京城,被卫安审过了之后,就已经去了半条命。而后卫安威胁他要他孙子的性命之后,他便更是已经绝望。

    人一旦万念俱灰,死便不是那么难的事了。

    谢良成进了门,看着缩在角落里的薛长史,掀了袍子喊了他一声。

    这声音既淡且轻,听在薛长史耳朵里,却无异于是一声惊雷,他惊得跳了起来,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看见谢良成的时候,面上全无血色,连眼睛里最后的一点余光也都熄灭了,一霎那就像是个已经死去了多时的人。

    早就从老三的嘴里知道谢良成跑了,也早就从卫安的话里知道了谢良成还活着的消息,可是他怎么也没料到,谢良成还真的能从大同跑到京城来。

    要知道,山东那边也是乱的很的,他这里是完了,可是山东那边却还多的是人手,他们竟然也没能拦得住谢良成!

    他花费这么多力气,为的就是让卫安跟沈琛体会体会被人算计的无能为力感,可是现在谢良成还平安无事的活着,那卫安还生个什么气?

    他还报复的哪门子?!

    谢良成面上浮现一丝快意的微笑,嘴角含着一抹嘲讽的问他:“怎么?长史大人贵人事忙,认不出我来了?”

    当初装成商人的时候,薛长史为了怕老三他们露出破绽,是亲自出面的,捧着三十万两银票站在谢良成面前,请他答应走镖。

    谢良成对他的面容记忆犹新。

    薛长史同样也对这个年轻人印象深刻。

    他看了谢良成一眼,冷冷的噙着一抹嘲笑摇头:“成者为王败者寇,这没什么好说的。要杀要剐,任凭你们处置。”

    他闭上眼睛,冷冷的再不发一言,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

    卫安不是个好对付的,他之前为了应付卫安的审问,早已经心力交瘁,差点儿扛不住,眼前的这个谢良成,当初他在荆西的时候就已经跟他交过手,布置了整整大半年才算是把他给算计成了。

    从那个时候起,他就已经知道,谢良成也是个极难对付的人,若是不能杀死他,往后恐怕就会招致更恐怖的报复。

    现在看见谢良成,他就知道,什么都不必再说了,他已经完了。

    谢良成看了他一眼,似乎已经知道他在想什么,微微笑了笑便双手撑在椅把上,弯着腰却仍旧一脸的轻松自在:“长史这话说的,为什么一直喊打喊杀呢?”

    薛长史没有回话,仍旧闭着眼睛。

    谢良成是被他算计了才落得在大同辗转那么久,现在还能活着,如果不是因为还想利用自己套话,哪里会忍耐着性子来跟他说这么多话?说到底,还是跟卫安同样的目的。

    而偏偏,他是不能再说下去的。

    哪怕真的很心疼孙子,可是他也知道,有些话说不得,命门握在别人手里,根本就没得选择。

    他不说话,谢良成却也不甚在意,站起身来走到他跟前忽而撸起袖子,轻声问他:“长史久在晋王身边,想必很清楚有些手段的厉害罢?您瞧瞧,老三在我身上可没少用这些手段啊。”

    他的语调缓慢又不疾不徐,可是听在人耳朵里却让人无端心里更加发慌。

    薛长史当然知道老三的手段,老三从广昌出来的路上吃尽了苦头,简直对卫安他们深恶痛绝,而对谢良成就更不可能手软。

    他吞咽了一口口水,没有动作。

    “我曾经听说,前朝有个极厉害的屠夫,他后来被官府拉去做了行刑的刽子手,手艺了得,晋王身边有个犯官叫做李春燕的,不知道您认识不认识?”谢良成满意的看着薛长史的手攥住了椅子把手,轻轻又牵了牵嘴角:“他死的是最近十年最惨的犯官了,您记不记得,他身上的肉,是一片一片被削下来的。”

    薛长史冷笑了一声。

    “挺巧的,这个屠夫的儿子就在我手底下做事。听他说,他父亲的手艺,他学了个十成十,您要不要试试?”谢良成唔了一声便又皱眉摇头,看着薛长史叹气:“是我说错了,不是您,您这个人老练成精,当然没什么能威胁得了您的,该试试别的......您那个小孙子,听说才七岁罢?”

    薛长史就立即瞪大了眼睛。

    哪怕他已经做好了失去这个孙子的准备,可是听见谢良成的这些威胁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赤裸裸的打了个冷颤。

    他能受得了这些人让他孙子死,可是听见他们要对他的孙子用私刑的时候,却的确是无法忍受,忍不住讥讽:“你们连稚子也要下手,称得上什么名门望族?!”

    谢良成便目不转睛的看着薛长史:“奇了怪了,要说名门望族,薛长史您也是书香世家出来的,可我也没看见您有半点书香世家人有的仁慈。怎么,你能费尽心机的设计这么多圈套等我们钻,我们要报复了,便就不该了吗?”

    他的面容陡然变得冷淡,连眼里都是杀意:“我这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想必不必我说,你也很清楚。什么小孩子不小孩子,在我眼里,只有敌人和朋友之分。我知道你不怕死,也知道你肯定还有比你孙子更重要的把柄握在别人手里,所以有些话不能说也不敢说,可是......我也同样不甘心就这样被人算计,白受了这么多苦,受了这么多伤,总得找些东西来做补偿,您说是不是?”

    薛长史知道这个年轻人不是在玩笑,是在说真的,脸上的神情便变得更加苍白。

    他在心里挣扎了半天,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只觉得无比挣扎和痛苦,许久之后才看着谢良成,一字一顿的问他:“你到底想要知道些什么?”

    果然是聪明人,谢良成挑了挑眉:“郑王的下落,能不能说?”

    薛长史垂下了头,只觉得喉咙里像是被火燎伤了,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这当然也是不能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