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七十八·灭口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楚景吾吐了吐舌头,觉得还是不跟沈琛说这些了。

    这个二哥就是个死心眼,认定了林三少是兄弟,就相信他不会做出对他不利的事情。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他才跟二哥这么亲近。

    想通了这一点,他也就纵着马跟沈琛并肩而行:“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二哥你跟人家感情深,是我瞎想了,这总行了吧?”

    沈琛没有理会他,到了郑王府便将马交给了门房,一路进了花厅。

    后院他是不好进去的,毕竟如今只有王妃在,跟卫家的情况不同,就在外头的花厅里等。

    不一时汪嬷嬷便出来了,见了是他便立即笑了起来:“是侯爷来了?我们姑娘正忙着照顾小世子,请您稍等。”

    沈琛笑了笑,正要说话,里头就传来了声音,他抬眼一看,就瞧见卫安竟怀里抱着一个小娃娃出来了。

    楚景吾原本背着手正在看花厅里挂着的一副八骏马图,听见响动转头一瞧,也忍不住愣了愣。

    “这就是小世子?”等到反应过来,他就比沈琛快了一步,凑到卫安跟前,伸出手逗了逗睁着眼睛吐泡泡的小家伙,满面笑容的道:“都说他生的艰难,可是我现在瞧着,多健壮啊。”

    他说健壮倒也没有说错。

    虽然从娘胎里出来的时候艰难了些,可是因为卫老太太遣了花嬷嬷等人过来亲自照料饮食,又有老大夫特意在旁尽量用温和的方子食补,小世子长得可爱极了,浑身上下肉嘟嘟的,手臂如同藕节一般,圆滚滚肉乎乎,叫人见了都忍不住要捏一下。

    卫安难得的也整个人都是柔和的,笑着点头:“可不是,沉得很......”

    玉清在旁边咳嗽了一声,有些无奈的提醒她:“姑娘,老太太和奶娘她们都说,不能当着小孩子的面说这样的话......不然从此以后就不爱吃东西了......”

    卫安有些赧然,她虽然上辈子生过孩子,却并没带过孩子,很多东西都不知道。

    现在听玉清提醒,耳根有些发红。

    沈琛见状便笑了,连眼睛里都是笑意,伸出手去替她分担:“我也来抱一抱,看看究竟沉不沉。”

    他伸手接过来,动作轻而小心,一面忍不住道:“还真是有些沉手.....这个小胖子......”

    才刚说过不能当着孩子的面说胖这个字,这可就又说上了。

    汪嬷嬷忍不住摇头,这些年轻人,就是没个忌讳。

    卫安伸手在孩子的脸上轻轻捏了捏,才去看沈琛:“嬷嬷说他长得快,小衣裳都得针线上的人重新做了。”

    沈琛从腰间拽下自己的玉佩来,轻轻放在孩子的襁褓里,闻言便忍不住笑:“这才好,快快长大罢,要保护姐姐。”

    他给的玉佩贵重非凡,是极品的羊脂玉,一丝杂质都不带,在阳光下泛着通透的润泽,旁边的奶娘忍不住就有些吃惊的去看卫安。

    虽然说是未来的姐夫,可是给小孩子这样的见面礼,也太贵重了。

    卫安却不以为意,笑着替孩子将玉佩交给等着的奶娘,站在沈琛旁边道:“你怎么来了?今天不是说要去兵部吗?”

    他要去山东平叛,得去兵部述职,事情还很多。

    沈琛嗯了一声:“是要过去,不过改了时间,明天去,我就过来瞧瞧。”

    楚景吾见沈琛给了见面礼,就也跟着拿出一只纯金雕刻的镂空圆形香囊来,挠了挠头道:“我之前没个准备,这个就拿着玩罢。”

    他还没有成亲,加上府里没个女性长辈,之前送过礼就已经很难得了,现在却又给东西,是说明亲近的意思。

    卫安笑了笑,也一并交给奶娘,让奶娘小心的把孩子带下去了,才问沈琛:“你是过来问薛长史的事吗?”

    沈琛嗯了一声,自然的跟着卫安在她身边坐下了:“他有没有说出什么新鲜的?”

    “没有。”卫安面上的笑意淡了些,却又并不稀奇似地,看了他一眼,认真的道:“他见到我,嘲讽了我几句,就要寻死。”

    沈琛就皱起眉头。

    卫安早就已经在雪松的示意之下,把薛长史的命根子拿捏住了,他现在在意的无非就是他的那个宝贝孙子。

    可是薛长史竟不受这要挟。

    人在绝境了,竟还能不为后辈着想?

    除非,还有人拿他更加在意的事在要挟他,否则的话,他对于他这么疼爱的孙子,怎么可能狠得下心?

    薛长史咬紧牙关什么都不肯吐露,反而就更加坐实了怀疑。

    背后肯定是还有什么东西是他所顾忌的,他才会连自己的孙子都不顾。

    想到这里,他回头不着痕迹的借着余光看了楚景吾一眼,在心里微微叹气。

    如果这件事仍旧跟王妃有关,他是势必不能再容忍了-----要是再忍下去,不知什么时候,卫安的性命恐怕就没有了。

    他自认为没有做什么对不住临江王妃的事,可是她却总把她的不幸都归结在他身上。

    他没有多少个心爱的人供临江王妃这样折腾,临江王妃若是再不收手,要他顾念往日情分,也太难了。

    楚景吾并没有察觉,正跟卫安说:“他想死,就偏不让他死,让人看着他,不许他睡不给他喝水,看他能撑到几时。”

    这种读书人他从前不知道对付过多少个,知道他们的确是骨头硬,可是骨头硬是一回事,严刑拷打他们或许能扛得住,这种不吃不睡却没几个人扛得住的,再硬的骨头撑到后来也不得不服软了。

    卫安摇了摇头:“不必了,问不出什么有用的来了,我就让义兄处置他了。”

    谢良成?

    楚景吾哦了一声有些惊奇:“谢良成这么快就回京城来了吗?他没事吧?”

    落在薛长史等人手里,不死恐怕也得脱层皮,毕竟薛长史跟卫家有深仇大恨,还把责任都记在了卫安头上,跟卫安情同兄妹的谢良成自然就成了他们最好泄愤的对象了,这被拐走这么久了,也不知道被折腾成了什么样。

    卫安的脸色就一点一点冷了下来,看了他一眼,才道:“昨天才到京城,刚请了大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