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六十三·灰烬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薛长史真的怕了。

    可是他连低头的机会都没有,自让他看完玉佩之后,何斌跟何胜就不再曾跟他说过一句话,直到他被敲昏了带上了船,睁开眼睛一路昏沉沉的终于清醒过来之后,他已经进了通州境界了。

    一路上他回想了许多过去的事,从跟随楚景行开始,他便似乎一直都在试图跟卫安跟沈琛对抗,做的事基本上都是跟沈琛和卫安做对。

    他一直都在做这件事,可是回想起来,他跟卫安和沈琛到底有什么仇怨呢?

    说到底,其实他所做的一切都没什么意义。

    他费尽了心机,把一生都耗尽了,可是到头来,并没成功。

    这个仇若是报了,还不会这样难受,哪怕真的遭到报复,他也认了,可是现在,他拼尽全力的一击没能把他们怎么样,道士把自己跟家人都赔了进去.......

    窗外的景色不断变换,他却并没有心情欣赏,提心吊胆的担心着自己的下场,也担心着自己的孩子们-----卫安就算了,可是沈琛他却是真真实实的跟过的,跟在楚景行身后这么多年了,他当然知道沈琛是个什么样的人。

    平时不惹他还好,可是一旦要是真的碰到他的底线,他向来是比谁都狠的。

    可是怕也来不及了,他连想自尽都不成-----何斌何胜看他看的严丝合缝,几乎不错眼的轮番盯着他。

    他心里就更加沉重-----卫安手底下有这样言听计从指哪打哪的手下,怪不得事事都能事半功倍。

    可是他心里仍旧有些不明白。

    卫安说到底不过是个小女孩,为什么她能有这等御人的能力?

    得了这个卫安当妻子,沈琛那里就更加是铜墙铁壁了,加上楚景吾又是个胳膊肘往外拐的,王妃以后可怎么办?

    她跟王爷原本就是相敬如宾,没什么感情,有了瑜侧妃之后,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便更是差,而再有了沈琛,两个人的情分就快要磨没了。

    到了现在,经过了这么多事,再有楚景行的死横亘在二人中间,是真正一点情分也没有了。

    又没有王爷的支持,儿子还是向着敌人的,偏偏敌人还能耐的很,想起这些,薛长史心里就忍不住要长叹一口气,替王妃觉得心累。

    想要对付他们,谈何容易?

    远在九江的临江王妃忽然打了个哈欠。

    旁边伺候的大丫头急忙叉了腰呵斥那些嬷嬷办事不力:“一个个的,平日里颐指气使的,吃的脑满肠肥,却连伺候人都不会!若不是王妃好性儿......”

    底下的下人跪了一大片,头也不敢抬的直直的盯着地面不敢吭声。

    他们知道这回临江王妃发落他们的缘故,不是因为她们伺候的不好,当然也不是因为她们犯了什么差错,而是因为,当初王妃出府去清修的时候,她们都没跟在身边,而后又仍旧在府里当差,这是临江王妃在借故敲打她们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没人说话,大丫头清霜就冷笑了一声,意有所指的指桑骂槐:“你们这帮人,平日里逢迎拍马,什么都来得,偏偏伺候人不会了,都忘了自己的本分,忘了自己姓甚名谁了!娘娘仁慈,你们便把自己都当回事了......”

    众人在心里都偷偷的说了声晦气-----从没听说过去了庙里清修的王妃还能重新回府的,她们当然都各人自己去寻门路,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这原本就是天经地义之事,根本没什么好说的。

    王妃得势的时候,她们便跟着王妃,后来王妃走了,她们总不能也不做差事了-----毕竟瑜侧妃开始当家了,她们若是还守着旧主,那不是等着被排挤被清理吗?

    可是谁料得到呢,这位王妃去清修不过小半年,现在却又杀回来了。

    她这一回来不要紧,王爷却仍旧让她接过瑜侧妃管理中馈的责任,这样一来,府里这些伺候的人却都一个个的开始提心吊胆起来了,生怕王妃不知什么时候就会发作。

    谁知道王妃果然发作了,而且一回来就生这样大的气,连管事娘子们也都给毫不留情的奚落了。

    知道这是王妃在给下马威,大家便愈发的低声下气,什么都不敢说。

    好一会儿,临江王妃才在上头笑了一声,让清霜住了嘴:“好了,不过就是些小事,也值得你这样去排喧她们?”

    清爽是葛嬷嬷的女儿,当初年纪小并没进府,这回从庙里回来之后,临江王妃自己主动开口让她进府来的。

    总是心腹的女儿,虽然未必懂多少规矩,可是难得要紧的是,她忠心。

    临江王妃现在可最知道忠心的好处了,一万个心眼子的帮手,都敌不过一个忠心的。

    她开了口,清霜就眯缝着眼睛冷哼了一声看着她们:“王妃不知道,就是您这样好说话,她们才越发的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一个个的眼睛长在了头顶上,瞎了眼睛,分不清楚凤凰和野鸡了,一个个的上赶着去逢迎......”

    她骂了一通,见底下的人越发的屏气敛息,才顺着王妃的话下了台阶,呵斥了一通让她们去各自当差,才让她们散了。

    等到她们都散去了,临江王妃就微笑着朝清霜伸出了手,扶着清霜站了起来才道:“他们说的没错,人往高处走嘛,当初都当我回不来了,谁知道我竟回来了,也怪不得她们这样。原本就是人之常情,没什么好苛责的。至于替我出气立威,现在也已经够了,你如今是我身边的亲近人,她们心里自然有一杆秤,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若是有回来替我办事的心思的,自然就知道了,若是没有的,等到日后,也总有法子收拾她们。”

    清霜仍旧有些不忿,扶着她去南窗边坐下,看着外头的假山就说道:“都趁着您不在翻了天了,您不知道,当初没有跟您去庙里的,一个个都被瑜侧妃揪出来了.......”

    当初临江王妃临走的时候,是把很多心腹留下来了,专门把持着王府那些要务上的位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