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六十一·折磨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们想怎么样?”他已经知道事情不对,尽管心里害怕,可是他早就知道卫安的能耐,所以尽管这么快就被抓住,他也仍旧还能保持镇定。

    外头闷热,可是这不知在何处的密室里头却阴风阵阵,地上又潮湿的厉害,到处都是乱窜的老鼠和不知名的虫子,他缩了缩脚,看着何斌和雪松,寸步不让的昂着脖子:“要杀便杀,别妄想我会说什么!”

    他看着面前的何斌跟雪松,忽而又志得意满的笑了:“怎么?是要逼供,让我给你们主子脱罪吗?”

    论理来说,如果卫安跟沈琛真的破了他的局的话,来抓他们的就是官府的人了,可是现在官府的人却并没动作,反而是卫安跟沈琛不远千里的派人来了这荆西抓他们。

    难道是,他的计谋成功了,在京城卫安跟沈琛束手无策,所以从哪里得了线索,因此要把他们弄回去当证人么?

    可是这样也不对劲------如果京城那边成功了,知府也不会被抓了。

    他想的有些头痛,却笃定卫安还有需要用他们的地方,一时有恃无恐。

    见楚景行见的多了,雪松很了解他们的为人,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跟着楚景行跟的久了,薛长史他们这些人也都变得不伦不类起来。

    他冷笑着看了他一眼,原本没怎么想开口的,却忽然开口了,他笑完了,才看着他如同在看一个戏台上的丑角,问他:“你以为我们要你说什么?逼供?逼什么供?像你们这些这么自以为是的人,会说人话吗?”

    薛长史便涨红了脸,他平生最受不得被人羞辱。

    当初就算是到了绝境,被人羞辱,他也冒着会被发现身份的险境,愤而怒起,将那些人给杀了。

    那还只是普通人。

    而面前的,却是货真价实的仇人的心腹,他冷笑着咬牙切齿:“少得意,你们会不得好死!”

    不得好死四个字,总是被他们这么轻飘飘的拿来威胁人,什么人的性命在他们眼里都不是性命,除了他们自己。

    雪松根本不为这个动怒,他甚至连看也不再看他,拦住了何斌,低声道:“不得好死?我们会不会不得好死你怕是看不见了,可是你那些兄弟,却真正的会不得好死。而他们会这样,都得拜你所赐。”

    他观察着薛长史的表情,见他似乎不可置信,就看着他:“暗地里杀人,折磨人,不是只有你们会,也不是只有你们做的出来。”

    薛长史就有些怕了,他现在摸不清楚卫安他们的底细,不知道他们究竟打算做到哪一步,就出言试探:“缺了我们,你们那位郡主和郑王爷的罪名洗的干净吗?我知道你们的意思,想从我嘴里榨出些话来.......”

    何斌抱着胳膊,觉得眼前的这个人实在惹人厌恶,不像个正经的读书人,反倒跟街上那些拐子牙子没什么两样,嘴脸都是一样的,不管什么时候,都只把人命当成生意,当成跟人谈判的筹码。

    他跟雪松不一样,懒得跟这样的蛀虫废话,笑了一声引得薛长史看过来,就道:“你怕是想多了,罪名?什么罪名?郑王爷好端端的,虽然在山东失去了消息,可是圣上已经下令让山东官府尽力寻找了,而我们郡主,那更不必说,刚跟平西侯定下了婚约,婚期临近,礼部正奉旨准备婚礼,何来什么罪名不罪名的说法?”

    薛长史冷笑着不肯相信:“如果真的没有,那千里迢迢的来荆西找我们?这么大动干戈,来平西侯的心腹都出动了,啧啧啧,那可真是大手笔啊。”

    图什么呢?

    来荆西一趟,人力物力不说,银子花费不说,京城的耳目不说,光是荆西这边打点干净,不让消息传出去,就得费去多少力气?

    要说什么都不图,怎么可能?

    何斌就不屑的露出一个冷笑:“你能为了一个楚景行就费尽心机的布下这么多局,我们便不能奔赴千里来捉拿始作俑者?少自作聪明了,你那点小心思就别再拿出来丢人现眼了,你也别以为我们是为了让你回去脱罪,用不着你,因为我们压根就没有落进圈套里过。你们这样的人,就是阴沟里的臭虫,我们找你们,当然是要把你们弄到太阳底下晒一晒,看看你们这张披着的人皮,是不是爬满了数不清的虱子!”

    薛长史被他骂的有些懵,想要后退才发现自己已经被绑住了。

    他还不是很怕雪松,却不知道为何,很怕时不时有个笑意的何斌。

    何斌这么冷言冷语的一通讥讽,他便觉得不好,警惕的盯着他问:“你到底想干什么?!”

    到底想干什么?

    何斌冷淡的看了他一眼:“我听你的手下老三说,你们做这么多事,都是为了报仇?都是为了当个忠仆,为了你们那个旧主子楚景行报仇?”

    薛长史不说话,心里却掀起了滔天巨浪。

    怎么回事?!别人还就算了,可是老三却是个极为精明也极为忠心的人,怎么连他也说了?

    如果老三说了,那么,京城那边除了陆元荣的关系呢?

    那么......还有那些绝不能让卫安和沈琛知道的秘密呢?

    难道他们也说了?!他一时心乱如麻,瞪大了眼睛看着何斌:“你少诈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不知道?

    何斌哦了一声,轻声道:“我知道,你们这些人是一起从晋王之乱里逃出来的,听说你们受尽了苦难,听说你们一路上相依为命?”

    薛长史咬着牙不说话了。

    他已经发现,何斌就像是一只正准备戏耍老鼠的猫,正跟他玩文字游戏。

    他不愿意陪着他发疯,再这么回答下去,他很可能会顺着何斌的思路走,被他引着说出许多不该说的话来。

    不能上他们的当。

    何斌啧了一声,拍了拍手掌,悠闲自得的望着薛长史笑起来了:“怎么,怎么不说话了?怕我是在引你说话啊,怕露馅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