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五十六·圈套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薛长史在这些人里头向来说一不二,他既然下了命令让人收拾东西,轻车简从不能耽误,底下的人便迅速照做,连宅子都来不及让人处置,就很快的把东西都收拾好了,马匹行李都一应迅速的准备停当。

    老三在其中进进出出,确认没有留下什么被别人辨认身份的东西了,便进去通报薛长史:“东西都收拾好了,人也都集全了,就是......就是还有从京城报信回来的,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会回来。”

    到时候回来了要是奔赴这里而没见到人,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顾不上了。”薛长史皱着眉头,只觉得有一股很不详的预兆在心里升起,浑身都不舒服,看着老三就道:“要是等他们回来,什么都完了。他们都是聪明人,总会知道的。”

    只是肯定不能活着了。

    身份肯定是暴露了,也无所谓再被抓住些人,只要他们自己这些核心还没事,一切就都还有重来的资本,要是他们都没了,那才是真的没了。

    老三也知道这个道理,露出个难过的表情,却仍旧很快就恢复了过来:“好,我扶着您上马车吧?”

    薛长史现在身体很差,刚吐了血,肯定是不能骑马的,而且这么多人骑马出城也太惹眼,那些人都不是傻子,看他们动用这么多人骑马出城,不好搪塞。

    要是坐马车,就能说是大户人家的员外病了,得出城去静养,城门那边也不会太过为难。

    毕竟知府刚刚被抓,大家肯定都人心惶惶,顾不得那么周全。

    至于京城来抓人进京的,也不可能现在就能审出那么多,知道他们的身份和藏身的地方------那知府他们打过很多回交道了,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知府处处圆滑,是个很惜命的人。

    这么惜命的人,是不会做出什么不划算的事情来的,他肯定得留着他们的身份之类的东西当作最后活命的筹码,好去京城的时候再拿来跟卫家沈琛他们当条件,现在他们是不会说的。

    这个空出来的时间就是他们最后的机会,一定要好好利用。

    薛长史在马车上飞快的把所有的事情都在脑海里回想了一遍,越想越觉得不对------卫安这个人狡猾,而沈琛又不止是狡猾了。

    他们两个碰在一起,都心狠手辣偏偏又聪明理智至极,肯定能猜得到他们现在就躲在荆西,观察着也监视着谢家。

    那么,他们为什么还会让这些人大剌剌的来了荆西,并且把知府被抓的消息散发的沸沸扬扬到处都是呢?

    他们难道是故意的?!

    可是为什么要让他们跑?

    他猛然意识到了不对,立即出声喊住了车夫,看着不知所以一脸茫然迎上来的老三,咬牙切齿的说:“不!不能出城!不能出城!”

    老三被他这样子吓到了,看着他有些不明所以:“先生,我们都眼看着快要到城门口了,您怎么忽然说不能出城?不是您说的吗,得尽快离开......”

    可是薛长史的面色却越来越差,等到了后来简直快要面无人色,他被吓了一跳,更加说不出话来,停住了话头等着他看了过来,才吃惊的问:“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先生?”

    薛长史的手抖得厉害,撩开帘子看了一眼外头黑漆漆的天色,苦笑了一声才道:“是出事了,出了大事了,我们人数多少?”

    “四十三。”老三脱口而出:“一个不少。”

    “是啊,四十多个人呢。”薛长史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看着他,目不转睛的道:“你想想,这么多人要出城,会怎么样?”

    老三挠了挠头:“您是怕动静太大?我们悄悄地走,这又是深夜......”

    “深夜?若非做贼,谁这么晚还会紧急出城?还得加塞银子?”薛长史看着老三的面色也一下子变了,似乎领会到了什么,才一字一顿的道:“我们上当了,我们被卫安刻意放出来的消息给惊得失去了判断能力,被她逼得铤而走险失了分寸,做出了天大的蠢事!”

    他一下子狠狠地捶在了旁边的窗户上,整个人狰狞异常:“我们是被突如其来的消息给打晕了,她又刻意让那些人把动静闹大,明明我们这个时候正是该尽力隐藏----就算是她猜出了我们在荆西,可是荆西这么大,他们要找到我们也不是容易的事,一定会细细的查访,一时半刻根本不可能找得到。她是算计好了,知道把事情闹大才会让我们自己暴露-----我们急着要走,不正好主动暴露身份了吗?!”

    好深的心机!

    他自负一直以来极为会谋算人心,却也没有卫安这种千里之外料敌先机的本事,这个狡猾的小丫头!

    老三被吓得说不出话来:“先生,您别吓我,或许是您多想了呢.......”

    “不!这个时候我们肯定已经惊动她的人了,再要是到城门那里,就只是死路一条,趁我反应的快,我们先想法子......”薛长史面色凝重:“荆西此处,不甚清明,我记得.....城里最乱的地方是.....”

    荆西城里大的很,又分做四五个区域,他们挑的地方离城门不远,是谢家族人聚集的地方,就是为了方便探听虚实。

    现在他们就已经出了谢氏一族的地盘,即将到城门口。

    老三立即就接过了话头:“最乱的地方,莫过于城东那一片了,那一片当初是知府大人的小舅子的斗兽场,后来渐渐就变成了吃喝嫖赌的神仙地,那里鱼龙混杂,多的是外乡人,就算是我们不会说荆西当地话,也不会显得异常。”

    薛长史一锤定音:“就去那里,不要全部去,分开来走,十个人十个人左右的过去,现在我若是没有料错的话,应当四处都是找我们的人,我们得小心再小心。一批一批的走,化整为零,这样才有活路。”

    老三很快就明白过来他的意思了,知道现在也唯有用这个办法,答应了一声,半点不敢耽误的去盯着他们先分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