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五十四·灭顶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跟关外也断了消息?

    薛长史的眉头皱的更紧了,整个人周遭都好似被冰冻住了,僵硬冰冷得吓人,看着老三的眼神头一次半点善意都没有了,冷冷的笑了一声:“让你们看着人,给了你们多少人手?又给了你们多少银两?现在你们告诉我,人丢了。人丢了也不要紧,可是现在你们还说,跟关外的联系也断了?!那要你们有何用?!”

    薛长史猛地坐在了椅子上,顺手抄起了旁边的端砚,一下子就砸在了地上,看着面前的老三,整个人的表情都变得狰狞了起来:“没法子了?!没法子了?!你现在跟我说没法子了又有什么用处?人不要了不要紧,还有补救的法子,你可知道关外的消息一断会有什么后果?他们那些人可是蛮人,蛮人可不会跟你讲什么情分,你断了联系,他们哪里还会帮你?!”

    老三被砸的头破血流,却不敢抱怨,知道他生气,也不敢再推脱责任,只是垂下头认错:“先生,的确是我的错,可是您不知道,那边是真的看管的极为严格,这在之前可是从未有过的事,官府那边追的紧,进出城门都已经是极为危险的事,我们又因为丢了谢良成泄露了行踪,而一直被追查.......这才跟那边断了联系......”

    外头更黑了,屋子里没有点灯就显得很是阴暗,薛长史坐在椅子上半天没有说话,瞪了老三一眼才嘲讽的笑了一声:“送出去那么多银子,竟然都打了水漂,那批人,简直吞人都不吐骨头.......”

    知道他说的是大同的守将他们,老三也跟着叹了口气:“可不是,我们偷偷摸摸还想着找上门,可是人家根本就不认不说,当天晚上就带着人找上门来了,要不是我们早有准备,知道事情不好,肯定就被人家一锅端了。”

    他很是不解,见薛长史伸手让他起来,就急忙站了起来,擦了擦脸上的血迹走到薛长史面前,很是困惑的问他:“先生,是不是上头出了什么事?按理来说,咱们的关系可是经营的很好很全的,若是京城那边仍旧有人撑着,怎么至于大同的守将嚣张成这样?”

    这也是为什么他一路奔驰回来的原因。

    薛长史说起这事儿心情就更加不好,坐在椅子上苦笑了一声跟老三说了实话:“你当我为什么你一回来就问你是不是出了事?还不是因为京城那边也出了事,陆大人那边,已经许久没有消息了。”

    什么叫做许久没有消息?

    老三本能的觉得不好,捂着受伤的额头痛的半死,却还是强忍着道:“这怎么可能呢?我们的消息都是走水路,极快的,基本上一旬能最少有两封书信,遇上加急的事,便是一月四封五封也是做得到的......怎么会忽然断了联系呢?”

    陆元荣是当初萧家的人,他能考上进士,还是萧家的资助,虽然萧家出了事,可是他们却并没有受什么影响。

    后来薛长史在从临江王那里逃出来之后,就奉上了极为丰厚的酬劳,跟陆元荣重新取得了联系。

    他们做事这么顺利,在京城那边也能掌握卫家和沈琛的动向,也是陆元荣的功劳。正是因为陆元荣在,谢家的消息才送不进京城卫家手里,因为早就被劫走了。

    荆西的知府也已经收买,京城又有内应,薛长史自认为这个局纵然不是十全十美,也已经是没什么纰漏的了,谁知道偏偏就出了错。

    两个人正相对疑惑,外头就乱起来,书童急匆匆的拨开门进来,一进来就看向了薛长史,面色极为难看的说:“先生,巡抚衙门来了人,说是奉旨将知府大人押上京城受审......”

    知府!

    薛长史的脸色一下子难看到了极点,看着他简直不能置信。

    老三也一下子就蹦起来,怒道:“胡说八道!”

    虽然早已经觉察出了事情不对,可是他当然知道如果荆西知府被抓了说明了什么------要是京城那边一切顺利的话,谢家跟卫家现在应该已经完了,他们也应该收到了消息。

    而荆西知府,更不该会被押送进京。

    如果他被押送进京受审的话......想起那个可能,老三脸上的血色一下子退的干干净净,看着进来的书童震惊的问:“是什么原因,打听过了没有?!”

    他们在知府衙门里有不少人,有什么事,都能很快知道消息。

    “说是,说是......涉嫌贪腐......”书童脸上惨无人色,看看薛长史又看看老三:“他们动作极快,而且很难接近,府里的人都不知道事情到底怎么回事,知府就被抓了。”

    知府向来替他们搜集谢家的情报,而且帮他们迷惑谢家,现在抓了知府,他要是一扛不住,那什么事都完了。

    为什么?

    陆元荣还在京城,他怎么会容许这件事发生,怎么会让那些人动荆西知府呢?他们应该知道,荆西知府知道多少事的。

    除非,除非是.......

    老三颤了颤,看着面前的薛长史,骂了一句便道:“先生,得做最坏的打算了,恐怕,恐怕这回是真的要遭灾了......还是灭顶之灾啊!”

    要不是陆元荣那边出了事,为什么他们会一连这么多天收不到任何消息,不知道谢三老爷进京了以后到底怎么样了,郑王府的那些计谋又奏效了没有?

    荆西知府又为什么会出事?

    这世上从来没有那么多巧合。

    薛长史是真的没站稳,腿一软便跌在了椅子里,只觉得脑海里嗡的一声炸响了。

    要是真的出了事,陆元荣倒霉了,荆西知府也被抓进去了,谢良成又不见了,那么就说明,他们的计划全部败露了,而陆元荣能支撑多久呢?荆西知府又能支撑多久?

    他冷硬着面孔,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一句话:“快!快吩咐下去,离开荆西......”

    原本打算在荆西看着谢家是怎么倒霉的,可是现在,哪里还能看着谢家倒霉,他们自己的灭顶之灾就眼看着在眼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