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五十三·不对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天渐渐的黑了,天边的夕阳隐在云后,露出一点余晖,染红了云彩。

    荆西已经渐渐的开始进入夏季,就算是已经到了傍晚临近夜晚,也仍旧热的厉害,四处的树叶纹丝不动,无一丝风,猫儿狗儿都伸长着舌头,无精打采的发蔫儿。

    走到门口,一个脸上带着刀疤的男人伸脚自然而然的踹了一脚台阶旁边的流浪狗,面色匆匆的上了台阶敲门进了院门。

    院子里刚洒了水,虽然也仍旧热,却比外头要好的多了,男人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熟悉的绕过了回廊到了坐在假山旁边的书房,立即跟书童开口:“进去告诉长史一声,就说老三回来了。”

    书童打扮的人却人高马大,显得有些怪异,一见着他便先笑了:“是!您稍等,我立即便去通报,长史正等着您呢,这几天几次问起您了。”

    男人点头,等到里头传出了薛长史的声音,就收拾了身上,立即进了屋子,一进屋子,他便急着给薛长史跪下了:“长史,出事了!”

    薛长史面色不大好看,见了他原本刚有一丝笑意,一听说出事了,那丝笑意便全数隐去了,整个人立即变得阴沉异常,看着面前的男人,盯着他看的他不安的喊了一声长史,才不动声色的扬了扬下巴:“起来罢,先起来说话,到底怎么回事?”

    他顿了顿,就皱眉:“老三,你素来稳重,若不是出了什么天大的事,不至于如此神情,到底是怎么了?”

    原本事情还算进展的很顺利,他设计先把谢良成给捉了起来,也已经跟鞑靼人商量好了,就等着寻一个恰当的时间,把谢良成推出去,当成跟鞑靼勾结的主谋,通过谢家把卫家跟郑王府,那些算计过楚景行,也让他九死一生的人通通都给弄死。

    让他们也尝一尝,曾经他所受过的痛苦。

    可是事情偏偏就出了偏差。

    他有些烦躁的皱起眉头,催促着老三快说:“到底出了什么事,你快说?不会是大同那边出事了吧?”

    老三是负责看守谢良成和跟鞑靼人联系的,他匆匆忙忙的赶回来,怎么看怎么觉得不对劲。

    一听见薛长史这么问,老三的面色也变得更差了,一张脸简直黑成了包公,却不敢耽误,立即就应了是,顶着压力咳嗽几声才道:“先生,您不知道,有人盯上了我们......”

    他们在大同原本的确是藏的好好的,可是自从徐阁老的外孙女洪和在大同被找到之后,事情就起了变化。

    原本洪和被找到也是在意料之中的事情,也是他们特意安排的,可是唯一没料到的是,在洪和被找到了之后,大同的守卫却森严了很多。

    原先因为生意被他们收买了的那些守将,已经完全翻脸不认人了不说,更高层的诸如大同守将和巡城御史他们,都好似在城里找什么人似地。

    他们一开始倒也没有太当回事,毕竟是阁老的外孙女儿丢了嘛,牵涉到了许多人,那些人为了讨上头欢心,尽心尽力,严厉管制一阵子也是可能的。

    可是渐渐的他们就察觉出不对了-----那些人好像是在找什么人。

    除了徐阁老的外孙女之外,他们还在继续找别的人,而且之前收了他们不少银子的那些守将,也没有一个敢再透露口风的。

    他们东躲西藏,就是为了躲避官府和那些隐在暗处不明身份的人的追捕,可是最后却还是失败了。

    老三的声音低沉的厉害,简单的把事情的经过说了,就忍不住道:“肯定是有人察觉到了什么,只是为什么他们会这么快就找到我们?我们在大同的消息,是很隐秘的.....谢良成身份要紧,又得让官府最后看到一面活着的他,我们不能杀了他,一直都很小心,而且跟安排掳走洪和的那批人也完全在面上没有半点关系,也不知道,究竟是怎么暴露了行踪的......”

    薛长史的面色越来越阴沉,脸色难看至极:“谢良成丢了?”

    老三的性格他知道,一出了事就喜欢絮絮叨叨,说些有的没的来推卸责任。

    肯定是出事了。

    老三话音一顿,喉咙里像是梗了一块石头,觑着薛长史的脸色越来越差,显然是动了大怒,便不由自主的吞了一口口水,闭上眼睛摇了摇头:“先生,是真的丢了......”

    薛长史一下子几乎没站稳,少见的对着老三疾言厉色的喝骂了几声:“平素里我说你虽然油嘴滑舌,可是总是靠得住的!可是你瞧瞧,你都做了些什么,你对得起我,你对得起殿下?!”

    这些话说的就太重了,老三跪在地上不敢动,又觉得有些委屈。

    他已经尽力的隐藏行踪了,可是大同那块儿地方原本就不大,当地人还鬼精,他们能藏到哪里去?

    藏来藏去,官府一出手,加上那些原本就不好应付的人,他们就露了行迹了。

    而且他在发现了被人跟踪之后,就已经做出了反应,想要先杀了谢良成,毕竟谢良成死了总比活着的好。

    死了的人不会开口,活着被人找到,那就真的有了大麻烦。

    可是还没等到他动手,就已经没了机会------当天晚上,他们所租住的民宅就起了火,浓烟密布之下,他们的人急的四散救火,而等到反应过来了之后,火虽然扑熄了,可是谢良成人却不见了。

    “不见了你们就不会去找?!”薛长史急的喉咙里发涩,又痛又难受,强忍着喉咙里的那股不舒服:“你知不知道丢了谢良成,我们就危险了!让他跑了,岂不是就让卫家跟沈琛都知道了是我们绑了人,是我们在设计他们?!”

    老三静默不语,好一会儿才道:“我们找了,可是......可是官府查的严,我们没有法子,总不能大张旗鼓的去找......暗地里查了好些天,却还是一点踪迹都没有,我们又跟关外那边也断了消息,实在没法子了,我才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