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五十章·明朗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她镇定了片刻,终于想通卫安说的杀招是在哪里了,说真的,若她不是卫家的人,几乎要为卫安的这个招数而拍手叫好了。

    心思深沉,偏偏又擅长揣摩人心,把隆庆帝的死穴摸得极为准确,知道从哪里下手能让隆庆帝震怒,而利用他的力量来焚毁一切挡在前头的障碍。

    她平复下心情来,却还是觉得心噗通噗通的跳的厉害:“安安,你怎么能确定这件事不会牵连到我们?”

    “因为我们已经被设计过一次了啊。”卫安笑了笑,知道卫老太太担心,把话就说的很透彻:“之前郑王府的那些安插的内奸,还有那封密信......这些都让圣上很清楚的知道了,我们处于什么位。我们只是被设计的角色啊,哪里还有余力安排陷阱给别人?”

    卫安的声音极冷,听上去就能察觉到她的冷漠:“祖母,圣上不会允许自己被别人设计的,尤其是在他看来,这些人还掌握了他的不堪的那些隐秘,而且竟然还打算这些隐秘拿来当作陷害人的手段......这才是真正犯了他的忌讳的事。”

    卫老太太略想一瞬就明白了,眉头舒展了许多,却还是深深的叹了口气:“安安啊,你也真是,龙的尾巴哪里是那么好摸的,你呀!”

    卫安站在卫老太太身后,替她轻柔适中的按捏脖子:“祖母,我们能做的事情不多,就像您说的,被别人一直踩着脸往上走,的确是很令人恼怒的。”

    哪里能一直忍着呢。

    卫老太太笑了笑,从肩上握住了卫安的手:“你说的也是,不过到底是怎么样,是个什么后果,咱们现在也不知道了.....等罢。”

    这么大的事,卫老太太却也只是问了一两句就放过去了,卫安知道这是因为卫老太太对她极度信任的缘故,眼睛有些酸疼,很久没有说话。

    风平浪静的过了一上午,下午的时候就听说出事了,隆庆帝下令,让锦衣卫抄了陆元荣的家。

    陆元荣是新被提拔的户部侍郎,大家都说,他往后很有机会,再进一步,成户部的上书。

    而这样的人物,明明在之前还深受皇恩,现在却直接被拉进了诏狱,众人这些日子看惯了抄家灭族,实在是被这些事吓怕了,一听说了陆家出事,一个个的都忍不住私底下的奔走打听起消息来。

    跟他有亲戚关系的,怕被连累。

    跟他是同窗的,怕他是犯了什么差错,连自己也被不知不觉的牵扯了进去。

    可是这件事直接由锦衣卫负责,甚至都并不曾经过内阁,没有一点儿消息露出来,众人于是越发的噤若寒蝉。

    而陆家的事,竟然只是一个开始。

    晚间的时候,锦衣卫又陆续抄了好几户人家,京城登时比从前更加安静。

    大家都知道,隆庆帝是又发怒了。

    而这件事,大家却都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

    与此同时,三司会审谢家一事也更加加快了进程。

    钱士云和陈御史连夜得了命令,任由锦衣卫将平安镖局的镖师带走,两个人都不由面面相觑。

    等到带队的林三少消失在大堂,钱士云才忍不住皱了皱眉:“谢家的人还罢了,只是一口咬定自家儿子也丢了,不知道是何人在栽赃陷害......可是那些平安镖局的镖师却.....却胡乱攀扯,一时说这件事是受制于谢家,一时说跟鞑靼人勾结的还有卫家跟王府,还说郑王府还跟山东叛乱有关系,是幕后的主使......现在圣上提审那些镖师,也不知道卫家和郑王府此次......”

    陈御史没有说话。

    他是知道卫安的打算的,自己也参与了推波助澜的事,很明白这回的事恐怕也跟卫安脱不了关系。

    只是他也同样不知道这回隆庆帝提审了镖师们到底是福是祸,之后卫家又到底是彻底覆灭,还是从此崛起。

    他顿了顿,才呼出了一口气:“雷霆雨露,俱是君恩,这些事,也不是我们能插手的......”

    京城的天气一连阴沉了好些天,因为天气阴沉,让人连同心情也一道变得阴沉起来。隆庆帝身体原本便不好,这些天更是不知道怎么了,一个劲儿的找人的麻烦,整个人就如同是一个炮仗,几乎一点就着......

    京城的朝臣没有不缩着尾巴做人的。

    而阴沉沉了好些天之后,终于炸响了第一道雷-----隆庆帝下令把那些攻讦卫家和郑王府最厉害的几个御史都下了狱抄了家,骂他们骂的极狠。

    这下子,大家就都算是摸到了风向。

    而过不多久,陆元荣在诏狱里也暴毙了。

    陆元荣一死,他从前结交过的那些人也都暴露出来------锦衣卫查了出来,陆家跟当初的山西的荆西知府有姻亲关系,山西那边走私铁器极为厉害,而所得的那些银两,一半是给了山西官府,而另外一大半,却是直接给了陆元荣。

    陆元荣又用这些银两来打点官场,继续给山西那边的人提供保护伞。

    而跟鞑靼那边的关系,近些年来因为两方关系紧张,渐渐的变得不通了,他们为了保持这种关系,就越发的铤而走险,甚至开始答应给鞑靼那边的贵胄提供大周的贵族少女。

    他们在全国都开始了这样的生意。

    而为了掩饰,自然需要别人来挡在前面,在做镖局生意的谢家就成了天然的挡箭牌。

    他们先是一步步的利用谢家的平安镖局,让谢家承运这些镖,而后就渐渐的利用知府跟谢家的关系,而知府的人脉和官位,开始在谢家安插进自己的人。

    在想法子把他们的公子绑了之后,他们还利用谢良成的印鉴,让那些还尚未收到消息的分局的镖局,继续招新人,并且利用印鉴吩咐这些分局接镖,又把镖运送到关外.....

    这样一来,就算是出事,那也是谢家的责任,怎么也不会查到别人的头上,就更差不到陆家他们的身上了。

    而糟糕的是,这件事却很快就暴露了,而且一得罪的竟然就是徐家的人,其他的人或许还能糊弄,可是徐家毕竟可是阁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