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乐文小说网,本站永久无弹窗广告。
 错缺断章、加书: 站内短信
   查看积分等级规则
乐文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春闺密事 > 四十八·计谋
一秒记住【乐文小说网 www.lewen.la】,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不过这些人,原本也就该得一些教训了,省的他们以为这世上的事他们都能作主,所有人的生死都能随意任由他们操控。

    薛长史他们做的这些事,就算是死一万次,也不冤枉了。

    林三少知道卫安的性格,知道她这回恐怕是不会放过薛长史,一定会断绝后患的了,便好奇的看着她问她:“怎么样?是不是打算大杀四方了?”

    他这样冷峻的一个人,说出这句话的时候却难得的有了些俏皮,一霎那间便犹如冰霜消融,玉清跟蓝禾在卫安身后看的都有些愣住。

    说起来,除了沈琛,她们可没见过比林三少还更英俊的人了,而林三少从前是从来都不笑的,现在一笑起来,才知道他竟好像也不下于沈琛。

    卫安也被他的笑容感染,难得的也开起了玩笑:“说的好似我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一样,我要杀,也得有机会。”

    “机会这种东西,自然不是自己撞上门来的。”林三少不以为然的笑了笑,继续追问:“你这个性子我也不是不知道,不说郑王现在跟谢良成仍旧没有消息,就算是你已经确定他们无恙了,肯定也不可能放过他们。何况他们差点儿害的王妃和小世子一尸两命。”

    “三少还真是很了解我的性子。”卫安忍不住便笑,也不再遮遮掩掩的,很是实在的点了点头:“我烦了,他这么肆无忌惮,说背后没人撑腰没人会信,而能给他撑腰的,我算来算去,除了临江王府的那位王妃或者是侧妃没有别人,而不管是他们中的哪一个,我现在都得让她们知道,手伸的太长的后果。”

    林三少再给她倒了杯茶,跟她说了几句最近永和公主下降关中侯的事,才又道:“关中侯现在可在京城很是得意啊,听说公主尚未下降,他就闹腾的厉害,花街柳巷无处不去,沈琛在宫里很有些麻烦。”

    关中侯跟永和公主一闹腾,沈琛那里就跟着操心,要是他们的婚事出了问题,永和公主那就又是一个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会炸起来的火药弹。

    卫安没有提这件事,她冲林三少径直道:“三少,要请您帮个忙了。”

    总算是说到了这次约他见面的重点,林三少嗯了一声,放下茶盅饶有兴味的让卫安说下去:“有什么能帮得上忙的,你直说便是了。”

    卫安便伸手递上了一个荷包。

    林三少有些疑惑的伸手接过来,发现这荷包精致崭新,掂量了一会儿,有些好奇的看着她:“这是送给我的?”

    卫安就笑着摇了摇头:“荷包哪里能随便送,这东西,是请您想法子,交给圣上的。”

    林三少哦了一声,看了她一眼,再把荷包倒过来,看清楚里面的东西之后,就忍不住震惊至极的又把东西重新塞回了荷包。

    这荷包里的东西是一只造型精巧的水晶印鉴。

    这印鉴漂亮的让人挪不开眼,可是林三少却知道,这是能要人性命的东西------因为这东西没几个人能有,这东西,他曾经在隆庆帝身边见过,那是隆庆帝最喜爱的,尚未登基之前的印章。

    可是,鲜少有人知道,这印章是一对的。

    当初先帝把这尚未刻字的印章赐给的是最有希望得登大位的周王,而后来,周王自然没什么好下场。

    再后来,这水晶印鉴不知怎的就到了隆庆帝手里。

    大家都在背地里议论,说周王的暴毙其实是隆庆帝跟冯家密谋陷害所为,而隆庆帝也自此把这缺了一枚的印鉴收了起来。

    至于印鉴是为什么缺了一只,有人传言,是周王幸存的后人偷偷带走了,还传说若是印鉴再现世的时候,就是周王后人揭露隆庆帝嘴脸的时候。

    当然,这是隆庆帝登基之初就已经杀了不少人才止住的谣言了。

    可是这件事终归成了隆庆帝的心病,隆庆帝见不得黄水晶的印鉴,更见不得这种样式的印鉴。

    谁要是把这个印鉴呈上去,在隆庆帝看来,就是故意的在嘲讽他谋害兄弟,是在旧事重提,而对于隆庆帝来说,这是绝不能容忍被人触碰的逆鳞。

    卫安竟然知道这一点,而且会有这个东西!

    林三少握紧荷包,神情有些凝重的看了她一眼,有些疑惑:“是老太太的意思吗?”

    可纵然是老太太,也没有地方去得到这只印鉴才对......

    卫安垂下头,她比别人多活了很多年,自然也就知道一些不被人知的隐秘,上一世彭采臣得势之后,就曾经替成化帝写过一封檄文,就是讨伐隆庆帝的,指责隆庆帝谋害兄弟,没有手足之情,丧尽天良。

    所以卫安对于此事知道的很清楚,而那个印章,她曾经亲眼见过,它就摆在了彭采臣的书桌上,被视作一件普通的摆设。

    水晶并不难得,难得的是式样和底下的字体位子,碰巧了,卫安通通都知道。

    薛长史屡次指鹿为马算计人,她思来想去,要一劳永逸,要把他们彻底灭掉,没有余地,这个法子最合适不过了。

    没人该知道一个帝王不堪的过往,谁都不行。

    谁碰了,谁就得死。

    这是亘古不变的定律。

    过了片刻,她才抬起头看着林三少微微一笑:“这您就不必管了,您只需要告诉圣上,您收到了一只印鉴,可是随同荷包一同送上来的,却是空无一字的白纸.....就够了。”

    林三少端详那个荷包一阵,几乎是立即就明白了卫安的用意-----这荷包所用的针线和布料......

    他恍然大悟:“你想把薛长史打成彭德妃的同党?”

    凡是跟这件事有关的,一律会被隆庆帝认为是彭德妃一党的漏网之鱼,更会把这个荷包和这个印鉴,视作是他们不服和反抗。

    卫安嗯了一声,丝毫没有迟疑:“这荷包所用的布料是江西一年只产三斤的夏布,而其中所用的金丝银线,也是德妃娘娘才有的难得的从蜀中进贡来的。而从哪里收到这个荷包的,相信您知道该怎么说的。”